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2章 去接她回来
    唐聿城接过她递来的东西,目光定定地看了她几秒,他的眼神太过于深沉莫测,让人看不到也猜不透他此刻在想什么。

    “安年,走了。”收回目光,他将dna鉴定样体收好之后,伸出手牵过儿子。

    安小兔将父子俩送出了屋子,站在门口看着一大一小的背影,眼眶涌上一丝泪意,鼻尖也跟着酸了起来。

    小安年跟着父亲走了几步,然后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安小兔。

    “晚安,宝贝儿。”安小兔朝他挥了挥笑,忍着眼泪笑说道。

    小安年挣脱他父亲的大掌,小跑了回来,匆匆地写了一句话递给她:妈咪,晚安!

    然后把安小兔拉蹲下,吻了一下脸颊。

    “妈咪等你周末来哦。”安小兔也在他脸颊吻了一下,像是说着只有彼此知道的秘密般,在小家伙耳边低声说道。

    小安年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又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才依依不舍地走回到父亲身边,坐上他父亲的车离开了。

    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安年瞪了一眼正开着车的男人,然后拿出平板打字,递给他看:哼!妈咪说最爱的人是我,爸比你不许我跟妈咪住,妈咪说以后再也不喜欢你了。

    “唐安年,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立刻把你丢下去?”唐聿城冷声警告道。

    小安年无声地哼了一下,不再说话了。

    他要趁妈咪还没回家之前,跟妈咪培养好感情,一致对抗爸比。

    回到家后。

    唐聿城从儿子身上取了dna样体,然后连夜亲自地将两份dna样体送到c市军区医院做鉴定,要求c市军区医院以最快的速度鉴定出结果。

    ……

    第二天,早上

    唐聿城吃过早餐,正准备去上班,就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dna亲子鉴定出来了。

    他心情顿时有些忐忑,但还是在电话里就问了医生鉴定结果,她和儿子的染色体准确率高达99.90%以上,证明两人是母子,母子关系成立。

    所以,那个女人是儿子的母亲,他的妻子?唐聿城听到答案的那一瞬间,心底的那股复杂情绪有些难以形容,然后立刻动身前去医院拿dna亲子鉴定了。

    拿到鉴定之后,他又反复看了几遍鉴定证明。

    想到那个女人是儿子的母亲,唐聿城的心情慢慢地有些雀跃,还有些……期待?

    但是以想到她和那个男人还住在同一栋公寓里,他的脸色倏地沉了下来。

    既然她是他的妻子,他就绝不允许她再继续和那个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想着,雷厉风行的唐聿城立即给部队打了个电话,请了半天假,跟着启动车子往安小兔的住处开去了。

    ……

    安小兔吃过早餐没多久,正在屋外面散步。

    突然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名车出现,且正朝这边开来,她的情绪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那个男人这个时候来是要干嘛?

    就在她晃神间,车子已经稳稳地在她几步之外的距离

    停下了。

    跟着,她看到那个高大绝美的男人身穿一套熨烫得很平整、没有一丝周折的军装,从容地从车上走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袋,朝自己走来。

    她顿时猜到了他的来意,猜测他手里的应该是dna鉴定证明。

    “你和安年的dna亲子鉴定结果。”他将文件袋递到她面前,声音冰冷,没有一丝起伏说道。

    果然是。

    安小兔接了过来,从容地打开文件袋,将dna亲子鉴定证明拿了出来,直接看重点,看到‘母子关系成立’这几个字,即使她之前就知道安年是她生的,看了接过之后,她的心更加安定了。

    他终于相信自己是安年的妈咪了吧。

    “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我回去。”他又冷声命令道。

    “现在?”安小兔猛地回过神来,吃惊地问道。

    “不然呢?你是我妻子,我还没死,你觉得我能容忍你跟别的男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他语气冰冷地说。

    即使她跟那个男人没什么,他也不允许她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他强势的要求让安小兔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和恐慌。

    想到那件事,她紧张地拒绝道,“我……可是我还不能走。”

    她的拒绝让唐聿城忍不住感到愤怒,控制不住说出尖锐的话,“为什么还不能走?是舍不得那个男人?”

    “不是。”安小兔立刻否认,不想他误会自己跟翊笙,“我跟翊笙只是医生跟患者的关系,我还不能离开,是我身体的原因,还要再调养一段时间。”

    “跟我回去了一样能调养。”

    唐聿城觉得这根本不能成为她不肯离开的理由。

    “不能。”安小兔摇了摇头,但又并不打算让他知道真正的原因,“总之,我还不能回去。”

    那个秘密,她不想他知道,这辈子都不想他知道。

    “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那个男人?其实什么身体需要调养都是借口。”唐聿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愤怒地说道:

    “请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安年的母亲,我的妻子;就算你不用顾虑我的感受和立场,但起码你想一下安年的感受,替安年着想一下,安年的情绪很敏感,如果让别人知道他的妈咪并没有跟他和他父亲住在一起,而是跟别的男人住一个屋檐下,他或许不会表现出来,或者跟人抱怨什么,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受伤。”

    想到小小年纪就那么乖巧懂事的儿子,安小兔的心就忍不住抽痛,觉得非常亏欠和对不起儿子。

    “可是……可是我现在真的还不能离开,再过半年才可以。”她红了眼眶,隐忍说道。

    她何尝不想回去?她每时每刻都想回到他们父子身边,可是她不能,她都咬牙坚持四年了,还差最后半年……

    看着她眼眶蓄满泪水的模样,唐聿城无法硬下心肠再逼迫她。

    于是他说道,“你说那个男人是你的医生?去把他叫出来,我要亲自问他,你的身体状况以及你何时能回去。”

    那个男人要是敢说她还需要半年才能回去的话,他立刻毙了那个庸医,再给她找过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