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50章 你想说什么?
    这个男人就坐在自己对面,安小兔根本不敢抬头,可即使不用抬头,她也能感觉道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她的心跳有点儿快,连拿筷子的手都几乎控制不住要颤抖。

    他真的只是单纯来接儿子的吗?

    可是以自己四年前对他的了解,如果他只是来接儿子的话,不可能答应跟他们一起吃饭的。

    可是他……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在他心里,他的妻子已经死了,自己是一个企图冒充他妻子的女人。

    “今晚的饭煮得有点儿少,我去煮个面。”安小兔突然说话,说完便放下碗筷,起身朝厨房快步走去。

    小安年瞪了一眼他爸比,无声地哼了一下:爸比要是不来的话,妈咪就不用再煮东西了。

    唐聿城眼眸微眯一下,回以儿子一个冰寒危险的目光,仿佛在说:回去再收拾你。

    然后他也跟着放下碗筷,起身朝厨房走去。

    翊笙眼底掠过一丝暗芒,脸上却不动声色,没有任何反应。

    小安年担心他爸比会欺负他妈咪,也放下筷子,想要跟上去看看,结果被翊笙严肃一喝,“坐着,乖乖吃饭。”

    不得已,小安年只好作罢了。

    厨房内

    安小兔刚快速地洗好过,就看到某个男人走了进来。

    厨房的空间不算很大,这个男人一进来,让空间变得更加狭小了。

    她的心脏狂跳,不明白他为什么跟进来。

    “有、有什么事吗?”她嗓音抑不住颤抖问道。

    唐聿城站在她面前,抿紧了薄唇,锐利而冰冷的眼眸打量着她。

    前两天他派人调查了这个女人和客厅外面那个男人,但是并没有查到太多的事,只查能得到他们从国外坐飞机到c市这段时间的。

    至于他们之前在国外的事,就再也查不到了。

    那个男人叫‘翊笙’,职业正好是翊笙,并且,他从凌霜那里得知,那个叫翊笙的男人,四年前医治过他的妻子。

    而这个女人,资料显示她叫‘安小兔’,至于这是否是她的真实名字和身份,他就无法确定了。

    毕竟现在有些手段的人,要伪造一个新身份,是很容易的。

    “你之前说你是安年的母亲。”他语气冰冷地说道。

    明知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陌生又冷漠的态度还是让安小兔觉得难受,她呼吸一顿。

    “你想说什么?”她故作淡定地说。

    四年的时间,她成长了不少,一下子就听出他今天并非是单纯来接儿子的,可能还有某种目的。

    “你说你是安年的母亲,我要求你跟安年做个dna亲子鉴定。”他的目光一直紧盯着她的小脸,不放过任何一丝表情。

    “可以。”安小兔只是愣了一下,便同意了。

    这个方法不仅能证明她是儿子的亲生母亲,更能证明自己是他的妻子。

    即使他忘了所有的事,她仍然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就算是要重新开始的方式,也没有关系。

    唐

    聿城见她并没有因自己提出的要求而i表现任何慌乱,反而是坦荡自信,不畏惧任何质疑和考验。

    他忍不住想:如果她真的是儿子的母亲,他的妻子,他觉得自己是可以接受的。

    “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他又问道。

    他不信任的质问让安小兔听了一肚子火,忍不住反击道,“等确定了我是安年的妈咪之后,再来问这个问题吧,唐先生!”

    虽说他什么事都不记得了,而自己和翊笙又住同一个屋檐下,他会这样问也是正常的。

    可她还是忍不住因为他的不信任而感到生气。

    “嗯。”他抿唇,冷淡地应了声。

    “还有事吗?”安小兔委婉地下逐客令。

    她还不太能从容面对这个将自己遗忘的男人。

    唐聿城当然听得出她在赶人,没再说什么,一言不乏地转身走出了厨房。

    小安年吃了一碗饭便放下碗筷了,小跑进厨房,递给安小兔一张纸条:妈咪,我要吃一碗面,要鸡蛋,牛肉,还有番茄。

    他以前不喜欢吃面的,不过他妈咪做的面条特别好吃。

    “好,宝贝儿去问一下你翊笙叔叔要不要吃面。”儿子喜欢自己做的吃食,这让安小兔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小安年点了下头,又小跑出去了。

    过了一小会儿,小家伙又回来了,递给她一张纸条:安年、爸比、医生叔叔都要一碗。

    安小兔微怔一下,没想到那个男人也要,回过神来说道,“妈咪知道了,宝贝儿在外面坐一会儿,很快就好了;还有……”

    她摸了下小家伙的肚子,继续道,“不管吃饱了还是没吃饱,都不要用跑的哦,对胃不好,记住没有?”

    小安年受教地点了一下头,见没什么事了,这回不用跑的了,从容地走出厨房。

    安小兔煮好了面之后,便帮儿子盛了一碗端出来。

    “我的呢?”翊笙坐在椅子上,一副大爷姿态问她道。

    “自己去盛。”安小兔无语地白了他一眼,以为他还是几岁的小孩子啊,要人帮盛好。

    唐聿城看着两人的互动,脸色微沉,紧抿着唇,起身走进了厨房。

    像是故意的,他换了一个平时用来吃面的大碗,盛了满满一大碗面,要不是装不下了,他还想把锅里剩下的面给装完。

    “安安,我明明让小家伙跟你说我也要一碗面的,你怎么只给我煮半碗。”翊笙端着小半碗面走出来,指槐骂桑说道。

    而且这半碗面还全都是面条,连一根青菜,活着一片肉都没有,简直素得不能再素了。

    安小兔瞄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权贵男人,无比从容优雅地吃着一大碗面,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弄不懂这个男人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把翊笙那一份也给霸占了。

    感觉到对面投来的视线,他抬起眸子和她对视一眼。

    缓缓吐出两个字,“一碗。”

    “……”安小兔赶忙收回了目光,丢给翊笙一个无奈的眼神。

    他们确实都让儿子传话说只要一碗面,可是并没有明确说是大碗还是小碗,所以……只能说某个男人太腹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