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48章 我要知道当年的事
    唐聿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冷声低吼道,“唐墨擎夜,你是不是想死了?想死的话,我可以连夜飞回北斯城,送你一程。”

    唐墨擎夜吓得心肝颤了几颤,这世上他谁都不怕,就怕他二哥。

    见他二哥执意要问小兔嫂子的死因,他沉思了一会儿,试探地问,“二哥,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事了?”

    “不是。”唐聿城一口否决,又不耐烦地说,“少废话,赶紧说你嫂子是怎么死的。”

    “是。”唐墨擎夜清了清嗓子,才说道,“小兔嫂子是在四年前,被二哥曾经要剿灭的一个大毒枭所杀的,而那个大毒枭也在二哥那次执行的任务中,死于二哥枪下了。”

    他说的可都是实话,司空少堂的确是二哥要剿灭的大毒枭。

    “你没说谎?”唐聿城质疑道。

    毕竟他三弟刚才还死活不肯说出他妻子的死因,如今一被威胁就立刻说出来了,让人很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唐墨擎夜立刻说道,“二哥,这事可以查的,那个大毒枭叫司空少堂,当年还轰动全国呢,不信的话你用人脉查一下四年前的缉毒档案,就能确认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或者你问凌霜,当年小兔嫂子被司空少堂绑架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你忘记了以前的事之后,我们之所以没告诉你小兔嫂子的死因,是因为当年你对小兔嫂子的死感到非常内疚和自责,我们也不想再勾起你的痛苦,才一直瞒着你的。”

    当年的事,暗鬼门的暗卫死了不少。

    而凌霜,在当年小兔嫂子死了之后,二哥就放了凌霜自由,拥有了新身份的凌霜,加上他二哥的人脉,如今可是北斯城警界有名的霸王花。

    唐聿城的短暂记忆里,并没有一丝关于凌霜的记忆,而大毒枭司空少堂的事,也都不记得了。

    他虽然忘了很多事,不过关于缉毒的一些常识他还是知道的;比如官方缉毒人员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一旦让毒贩知道,那些毒贩专挑软柿子捏,对其家属、亲朋好友下毒手。

    他三弟说他的妻子是死在毒枭手中的,且不管他三弟的话是真是假,他会亲自去查证的。

    收回了神,他又问,“你嫂子的墓地在哪里?”

    记事本上面只简单地记录了他妻子死因不详,然而关于埋葬在哪里的,却并没有记录。

    “二哥当年不许我们给小兔嫂子立墓碑。”唐墨擎夜小心翼翼地说。

    当年小兔嫂子都被炸药炸得尸骨无存了,可是他二哥一直不肯先对现实,执意认为小兔嫂子还活着。

    那时他们提议给小兔嫂子立个墓,结果二哥当场失控翻脸,还在全家人面前扬言谁要是敢说小兔嫂子死了,二哥就立刻废了谁。

    从此,他们就再也不敢提起小兔嫂子了。

    “为什么不允许?那她的尸体现在在哪里?”唐聿城紧接着又追问道。

    “反正二哥就是不许我们给小兔

    嫂子立墓碑,至于原因是什么,二哥当时并没有告诉我们,我也不知道。”唐墨擎夜认真地忽悠道。

    他二哥能不能别再问下去了啊。

    “唐墨擎夜,你再忽悠我试试?”唐聿城嗓音倏地一冷,语气充满了危险。

    “二哥……”唐墨擎夜哭丧着脸喊了一句,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但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只能如实说道,“小兔嫂子当年死得有些惨烈,尸骨无存,而二哥却执意认为小兔嫂子还活着,所以……”

    他二哥今晚是怎么了?怎么一直打破砂锅问到底追问他,关于小兔嫂子以前的事。

    唐聿城又沉默了几秒,才命令道,“立刻,把你小兔嫂子的照片发过来给我。”

    “二哥,你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什么事了?”唐墨擎夜追问道。

    越想越觉得可疑。

    但是他并不希望他二哥想起以前的事,当年小兔嫂子的死,要不是因为有小侄子的话,行尸走肉的他二哥可能也跟着小兔嫂子去了。

    如今他二哥记不得很多事了,也只是能记住短期内的,等时间久一点儿就会忘了。

    可是即使如此,他也不希望二哥记起以前的事,再想起小兔嫂子,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

    “不是。”唐聿城否认了之后,便挂掉电话了。

    没过多久,信息提示声响起,他点开信息一看,确实是儿子小抱枕上的女子,也是长头发的,照片里的女子笑不露齿,很漂亮又很可爱;看着未满20岁的模样,不过他知道他们结婚的时候,妻子已经23岁了,在24岁时生下儿子,儿子出生后不到一岁,她就死了。

    收好手机,他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三年前到c市才开始记录记忆本,得知当年自己来c市的时候,除了儿子和钱,什么都没有带,这屋子的所有物品,包括管家和佣人,都是重新购买和聘请的。

    知道再也不能从这栋别墅里找到以往四年前的任何东西,包括关于记录他妻子的任何东西,唐聿城打了几个电话,让人去核实一下他妻子的死因。

    等事情都吩咐完之后,唐聿城坐在办公椅上,看着自己的右手手背,想起今天中午背那个女人拍了一掌,可是他却没有任何过敏反应。

    他们说他跟妻子的感情很好,安年也是他妻子生的,那么足以证明他虽然对其他的所有女人过敏,但却不包括他的妻子,他是可以和妻子亲密接触的。

    而中午那个女人也……

    三弟说他妻子当年尸骨无存,没有找到尸体,不能证明他妻子已经死了。

    如果他妻子当年并没有死,而那个女人又和他的妻子长得非常像,自己对她完全不会过敏;可如果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那为什么没有回唐家?甚至这四年来连个音信也没有传回来。

    还有那个和她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那个男人,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

    唐聿城脑海里蹦出一大堆问题,之后, 他再打电话让人去查清她和那个医生的真实身份,以及两人是什么关系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