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19章 安娉婷入狱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墨擎夜很是受宠若惊,对兄长说道,“二哥,给我抱一下小侄子。”

    也不等唐聿城开口,是否同意,他就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过来。

    “你这样抱他,会感觉不舒服的。”唐聿城冷声纠正他抱儿子的姿势。

    “哦。”

    唐墨擎夜虚心受教,见小侄子第一次没有排斥自己,心里特别有成就感,比谈妥了竞争比较大比较艰难的合约案还有开心。

    小家伙的心思根本不在唐墨擎夜身上,一双小眼睛一直盯着沙发山的小煤球看,还伸手要去抓。

    唐墨擎夜立刻讨好地把小煤球拎到他面前,而唐聿城有些不悦地警告,“别让他接触小煤球,以免等会儿把细菌吃进肚子里了。”

    “二哥,小煤球很干净的,性子也很温顺,我隔一两天就带它去宠物店洗澡,并且定时打疫苗,也很安全的,你放心吧。”小侄子第一次如此乖巧让他抱,让唐墨擎夜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给他,更别说是小侄子玩一下小煤球了。

    “要是让小煤球伤了他一根寒毛,我打死你。”唐聿城撂下狠话。

    小煤球毕竟是畜生,万一弄疼了它,突然发狂把儿子给弄伤了……

    “行,要是小煤球碰掉小侄子一根汗毛,你就打死我。”唐墨擎夜也坚定地保证。

    安小兔在一旁听着两兄弟的对话,心忖:他们兄弟解决事情的方式都这么简单粗暴又血腥的吗?

    然后,没过多久。

    唐墨擎夜用小煤球诱惑小安年的事被唐老爷子知道了,为了抱一下小曾孙,唐老爷子吃过晚饭后,就把小煤球抱在怀里,跟着让安小兔把小安年抱过来。

    小家伙仿佛对小煤球一见如故似的,看到小煤球被唐老爷子抱着,他朝老爷子伸出小小的短短的双手,表示要抱抱。

    唐老爷子以前抱过几次这个小曾孙,不过小家伙还是第一次不哭不闹的,认真地玩着小煤球,没有再张嘴去咬小煤球而咬得一嘴猫毛了,这让老爷子开心地笑得合不拢嘴了。

    于是乎,因为这件事,小煤球再唐家的地位变得尊贵起来了。

    所有人都把它当小祖宗般供着,吃好喝好。

    ……

    隔天

    安小兔跟唐聿城带着儿子去了一趟她父母家,并且询问了一下安老要不要过来吃饭。

    在车上,唐聿城声音微冷地对她说道,“安娉婷入狱了,听说被判了几年。”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安小兔顿时有些愣住了。

    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太多,要是他不说,她根本没想起安娉婷这号人。

    “安娉婷虽然跟司空少堂有来往,不过并没有涉及到毒品,就被判这么重的刑?”她有些惊讶地问。

    她不是学法律的,也没有研究过这些刑法,只是单纯觉得这样判,好像有点儿重了。

    “不止这个,还有些其他罪名。”唐聿城目光注视着前方道路,回答得有些含糊。

    安小兔想了一会儿,才问,“安娉婷被判几年刑,也和你有关系?”

    “是。”唐聿城很大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方爽快地承认了,“谁让她以往一直欺负你,我现在才追究而已,她被判得一点都不冤,也罪有应得。”

    让安娉婷在监狱里好好反省几年,已经很便宜她了。

    “我知道了。那我等会儿见着了爷爷,就当作什么事都不知道,也绝口不提安娉婷这个人。”她轻轻颔首说道。

    “我以为你要怪我,让安娉婷被判重了呢。”他淡淡地勾了下唇角。

    “我才没有那么圣母。”她皱了皱鼻子,轻哼说道,“她以前时不时就折腾点儿幺蛾子,弄得我心烦,几年内看不到她,我觉得挺好的。”

    她可没忘记安娉婷和司空少堂联手,制造的枪击事件呢,要不是当时有凌霜护着,她和儿子非死即伤。

    俗话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她一点儿都不可怜安娉婷。

    “对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安小兔又问,“这些日子怎么没看到凌霜?”

    从她被救,回到他身边之后,一直到现在,都没见过凌霜的身影,也没听到有关与凌霜的消息。

    “吩咐她去做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去了。”他回答道。

    “去做什么事了?”她问。

    “以后你就知道了。”他神秘地说。

    安小兔佯怒哼了一声,“快说。”

    “小兔,现在真的还不能说。”他打定了主意不告诉她。

    安小兔满目幽怨望着他,像是职责他是负心汉般,语气可怜兮兮说道,“聿城,你变了,你居然对我有秘密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什么事都跟我说的。”

    “咳咳……”唐聿城莫名的有点儿心虚,但是那件事真的不宜现在告诉她,于是他把车子缓缓停在路边,转过头看了她几秒,说道,“小兔,不知你今天有没有发现……”

    “发现什么?”安小兔的好奇心立刻被他勾了起来。

    “就是我发现你今天特别好看,你没发现吗?”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小脸看。

    安小兔被他这样一直盯着,渐渐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一股羞涩感爬上心头。

    过了莫约半分钟,她不自在地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赶紧开车。”

    “是,老婆大人。”唐聿城抬手朝她敬了个礼,重新启动车子。

    回到父母家的时候。

    安母看着女儿手上的伤口,还是忍不住心疼得落泪了,毕竟女儿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心头肉,女儿以前都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能不心疼吗?

    安父见不得妻子的眼泪,把母女俩赶进厨房准备午餐,他则和唐聿城还有小外孙坐在客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气氛也不会尴尬。

    没过多久,安老也来到了,看到小曾外孙,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从唐聿城手里抱过孩子,坐在旁边逗起了小家伙来。

    小曾外孙肯让他亲近,却不肯让唐家那老头抱,这是令安老最值得较嗷和得瑟的地方。

    时不时还会和小曾外孙拍照发朋友圈,在让小兔转发,故意气一气唐家那个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