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15章 我是不是在做梦?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聿城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是毒贩,也就没有调动军方的人,而是出动了暗鬼门的人,以及一个杀手。

    而安小兔则在前一天晚上,由唐墨擎夜护送回了北斯城。

    将那些毒贩全部缉拿了之后,唐聿城又立刻办了一些将毒贩押回北斯城的官方手续,知道包机将那还活着的三十几个毒贩押回北斯城,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早已回到北斯城的安小兔,待在部队里焦急不安地等待着那个男人回来。

    这天中午,哄了儿子睡觉之后,安小兔就在房间的落地窗前坐下,目光看向外面。

    从这里望出去,正好能看到不远处的道路,唐聿城若是回来的话,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车子了。

    唐聿城回到部队,踏入家门的时候,容婶见了他,立刻惊喜地欢迎。

    跟着主动跟他说二少夫人和小少爷正在房间里午睡。

    唐聿城已经有三四天没见到那个让他想念得厉害的小女人,以及那个爱折腾人的小家伙了。

    快步走上了楼,推开房门。

    迅速扫了一圈房间四周,发现儿子睡在床上,而那个小女人则趴在落地窗前的桌面上睡着了。

    原本冷硬的脸庞柔和了下来,深邃清冷的眸子里闪烁着柔情,放轻了脚步向她走去。

    “小兔。”他低声喊了一句,见她没有反应,才动作轻柔地将她抱起来,打算放到床上去,让她睡得舒服些。

    不想刚将她横抱起来,怀里的小女人就缓缓睁开眼睛了。

    “聿城?”安小兔嗓音带着浓浓睡意,不太确定地喊了一声,因刚睁开眼,视线还有些模糊,理智也还未清醒。

    “嗯,我回来了。”唐聿城看着她半睡半醒的模样,实在可爱得紧。

    “你回来了。”安小兔摸了摸他的脸庞,有温度的,又愣了愣。

    “怎么了?”唐聿城将她放在床上,有些好笑地问。

    “我……”安小兔有些惊喜又有些激动,但突然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一觉醒来他就回来了。

    下一秒,她双手一把环上他的脖子,低下头,略用力咬了一下他的脖子。

    “嗯?怎么不痛?我果然还是在做梦。”安小兔突然有些失望的说。

    唐聿城被她迷糊又呆萌的行为逗笑了,学着她,低头对着她那白嫩的脖子略用力咬了一口,试图把她给咬清醒了。

    “嘶……”

    安小兔倒抽一口凉气,缩回搂住他脖子的手,摸着被唐聿城咬的地方。

    “疼么?”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

    “有些疼。”她回答得有点儿委屈。

    “会疼,那证明不是在做梦。”他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兔子,我回来了。”

    话落,安小兔愣了好几秒。

    等回过神来,她激动地再次抱住他,“我好想你,我听你说今天回来了,然后我等到睡着了都不见你回来。”

    “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把那些毒贩交接给主要负责审讯的部门,花了些时间。”他解释道。

    她的话,让他心底涌起一股暖意。

    她在家等他归来,这种感觉,很美妙。

    过了一小会儿。

    安小兔才和他拉开些距离,有些犹豫地喊了声,“聿城……”

    “嗯?怎么了?”他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不解。

    “翊医生……真的和司空少堂有牵扯吗?”安小兔有些紧张地问。

    她用的是‘有牵扯’这个词,而不是‘是否是司空少堂的人’,证明她打心里不相信这样的事实。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他是司空少堂的人。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吗?我们要回北斯城,邀请他跟回来的时候,他说得等三四天,又说不建议你中断治疗,最终我们留了下来。”

    “可是我们回来的时候,就遭遇到那些毒贩在偏僻的高速公路地段伏击,而那些人,都是跟司空少堂有关系的;幸好我留了个心眼,在前一天晚上安排了你回北斯城,又做好了准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还有,翊笙又以拜别老友为由,拒绝跟我们同行,最后他伤了跟踪他的暗卫,潜逃了。”

    虽然有就做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他亲口说这些事,安小兔的心情还是抑不住变得沉重。

    她总觉得翊笙是好人,在帮自己治疗手臂的这段期间,能感觉到翊笙是毫无保留地帮她医治的。

    很难相信翊笙是司空少堂的人。

    “那……那……可是如果他是司空少堂的人,以前是不少有机会对我下毒手的,可是他都没有……”安小兔试图替翊笙辩解。

    唐聿城很不喜欢她帮着别的男人说话,尤其那个男人还帮着司空少堂想要她命的。

    不过她说的这番推测,他也曾想过。

    “或许他是不想冒这个险,如果他敢在医院对你不利,你只要喊一声,守在外面的暗卫会立刻冲进来,到时他即使得手了,也逃不了。”唐聿城蹙着眉,脸色凝重说道。

    他会请翊笙来给小兔治疗,就是因为完全感觉不到翊笙对小兔怀有一丝杀意,除了在高速公路上被那些人拦截之外,翊笙确实没有亲手做过实质性伤害小兔的事。

    “可是……那时候你们还没有找到我之前,翊笙也救过我,他要是司空少堂的人,不杀了我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救我。”安小兔低声与他分析道。

    “小兔,我在外面忙了几天,暂时不讨论工作上的事了,可好?”唐聿城放软了态度,转移话题说道。

    那男人不过医治过她几天而已,有些生气她一直帮着翊笙说话,更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让他和小兔产生什么矛盾。

    安小兔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急忙关心道,“聿城你累不累?要不要睡一觉?”

    “这小家伙睡了多久?”他看了眼儿子,问道。

    “啊?”安小兔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回头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眼时间,“睡了一个来小时了,应该过会儿就醒了。”

    “算了,我去洗个澡再睡一觉。”唐聿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打消了心底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