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04章 我要你答应他的要求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听着他无所谓的语气,全凭自己做主的态度,司空少堂的心情好了些。

    虽然自己无法完全掌控翊笙,不过有些事他始终是偏向自己的。

    他觉得有时候两人就是单纯的合作关系,他给钱翊笙,翊笙则做好分内的事,其余的全凭心情;不过有时翊笙又像是自己的手下,会向自己低头示好、讨好。

    司空少堂还停享受这种模式的,有点儿像角色扮演。

    “你只需要单纯地医治安小兔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不需要刻意,当然,我也不会让你死的,我的医生。”司空少堂命令道。

    “我知道了。”翊笙挂了电话之后,唇角勾起一丝微笑。

    他说过,事情会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的。

    ……

    医院

    唐聿城看着手中信息少得可怜的资料,蹙起了眉头,这是他让人快速调查到的翊笙的资料。

    翊笙、28岁,单身。

    翊笙是在小兔当时失踪后的第二天,出现在渔村的。

    关于翊笙的身世背景,有两个说辞:一个是翊笙自己亲口对诊所那谭老翊笙说的,说他是医学世家后代,毕业旅游经过渔村,看着诊所在找人,合眼缘就应聘了。

    另一个说辞是他通过一些官方渠道调到的资料,资料显示翊笙是孤儿,同时也是一名医学天才,在医学领域上有着极高的天赋,曾就读于世界之名医科大学,毕业后并没有接受任何高薪聘请到医院上班,从此行踪不定。

    淡泊名利,做事全凭心情,喜自由,不受约束,这是对翊笙的行事作风诠释。

    关于翊笙的身世,唐聿城是比较后面那个说法的。

    虽然翊笙身上有可疑之处,不过唐聿城完全不担心他会对小兔不利,否则翊笙当初就不会出手医治小兔了。

    再者,他打心底里直觉翊笙不会做出伤害小兔的事。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莫名的坚信。

    第二天

    唐聿城吃过早餐没多久,就接到翊笙的电话,说是同意他的请i去,帮忙医治安小兔手臂上的伤,并且已经从渔村出发,前往医院了。

    病房里,安小兔看着某个男人一脸愉悦地从外面走进来。

    很想打趣地调侃他一下是不是捡到钱了,这么开心,不过由于还无法说话,这让她很郁闷。

    安小兔庆幸地觉得幸亏只是暂时无法发声,要是一辈子都说不了话的话,她估计要疯了。

    ‘这么开心,怎么?捡到钱了?’她用手机打了几个字给他看。

    “不是。”他轻摇了摇头,弯身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我找了个医术比较好的医生来给你治疗,那样你的伤会好得快些。”

    安小兔的眼神由呆愣、变成惊讶、最终是满满的感动,不知该说些什么。

    紧接着,怕她又回红了眼眶,他在她耳边低语了句,“等你好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

    安小兔心底的感动顿时烟消云散,没好气地打了他一掌。

    “让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你不要动这只手,要我说多少次你猜记得住?忘了自己的手还受着伤吗?”唐聿城顿时有些生气地说。

    “谁让你气我。”安小兔微仰起脸,挑衅地哼了声。

    唐聿城眼底略黯沉了几分,动作迅速低头吻上她的唇瓣,大掌固定她的下巴,不让她逃开。

    送到嘴边的美味点心,没有不吃的道理。

    没想到他会突然吻下来,安小兔惊得倏地瞠大眼睛,因为右手抱着儿子,而受伤的左手手掌被他紧握着,完全没办法挣扎。

    这样仰着头被他吻着,久了,脖子就酸得让她怀疑脖子是不是要断了。

    感觉快要因窒息而晕过去了,这个男人才眷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

    她扭动着酸累的脖子,忍不住抬手想揉一揉。

    “别动!”唐聿城抓住她的左手,“我帮你揉揉。”

    安小兔没好气地瞪着眼前这个罪魁祸首,还不是他干的好事。

    “再瞪我,眼睛酸的话,我可没办法帮你揉。”吃过点心的某男人心情很好地说,顺势在她脸颊又偷了个香。

    安小兔没好气地笑了一下。

    以前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有做流氓的潜质,如今才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深藏不露的流氓;以前不显山露水,如今原形毕露了。

    ‘聿城,雅白真的没事么?’安小兔突然问道。

    听说雅白跟她同一间医院,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可是她都住院两天了,由于自己身体状况还不是很好,聿城不许自己离开病房;可雅白也没有来看过自己,一次都没有,连电话,短信都没有。

    这样她忍不住怀疑雅白真的找到了吗?亦或者雅白真的毫发无损么?

    看了她的问题,唐聿城蹙了下眉,说道,“雅白的身体没事,至于她为什么没过来看你,我也不知道原因,你不放心的话,等会儿我带你过去。”

    安小兔低头看了眼躺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儿子,‘我想现在去吧。’

    之前聿城让她在病房带着,她以为雅白会来的,可是雅白没有;现在聿城同意带自己去看雅白,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想确认雅白是不是真的没事。

    “好。”唐聿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儿子给我来抱。”

    刚把儿子从安小兔手里抱过来,小家伙立刻就惊醒了,看见是唐聿城,张嘴就哭了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边哭着,小小的手臂伸向安小兔。

    安小兔赶忙让他把孩子还给自己。

    “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问医院要个轮椅来。”唐聿城不得已只好把孩子放回到她手中。

    她的手臂受着伤,不方便双手抱孩子,平时都是坐在床上,一手抱着儿子,并用大腿支撑着,或者儿子睡着的时候,就放在她身边躺着。

    猜想可能是因为小兔之前失踪了几天,儿子又没吃到母乳而饿了几天,以致儿子被吓到了,很没安全感。

    想到儿子以前只粘自己的,现在自己抱一下都不行,二十四小时粘着小兔,唐聿城就无比郁闷,心里又有些失落。

    每次想到小兔受着伤,儿子还粘着她,折腾她,自己就忍不住想把小家伙吊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