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你敢!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你敢!”即使知道她是开玩笑的,他还是脸色一沉,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在她耳边温软低语道,“你想听,我就给你说一辈子,而你,一辈子都不许离开我。”

    安小兔靠在他怀里,郑重地点了点头。

    唐聿城其实还有很多话想问她,不过她目前不能说话,手又受着伤,用打字的方式来跟自己交流比较不方便,也就没再说话了。

    大概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唐聿城看儿子还在吃,就有些淡定了。

    以往十来分钟,儿子就吃得差不多了,可现在,儿子似乎完全没有松口的迹象。

    这小混蛋,吸血呢。

    又过了一会儿,唐聿城起身走进浴室,帮安小兔挤好牙膏,接好漱口水后又回到病房里了。

    “我看他吃得应该差不多了,你去刷牙洗脸,吃早餐。”他不容拒绝命令道。

    话落,从她手里将儿子抱起来,帮她把衣服放下来。

    小家伙一离开母亲的怀里,就立刻哭了起来,完全不像以往那样只肯粘着唐聿城。

    安小兔听到儿子哭,就走不动路了,坐在床上看着他手中的儿子,没有动作。

    “这小混蛋要是一直哭,你是不是就不用吃东西了?去吃早餐,不用管他。”他一副不可商量的语气,无比强势地命令她。

    暴君!

    她又看了眼儿子,才先开被子走下床,快步走近浴室,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刷完牙洗好脸,然后重新抱回儿子。

    不知唐聿城是不是掐准了时间,她刚刷完牙,他就走进来了,手上并没有抱着儿子。

    安小兔还没猜到他想干嘛,就见他走到了自己身旁,拿了条浴巾,像披围裙一样披在她前面,跟着他用温水把她的脸弄湿,她才隐约猜到他要干嘛。

    “你手手上了,我帮你洗脸。”他一边解释,挤了一点洗面奶搓出了泡沫后,抹到她的脸上,动作不算熟练,但轻柔。

    安小兔很想问儿子呢?他怎么没看着儿子。

    不过她现在又说不了话,只能暂时将疑惑压在心底,任由他摆布了。

    等他帮自己洗好了脸,回到病房时,看到儿子躺在床上嗷嗷大哭,模样十分可怜又让人心疼。

    她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赶忙走过去。

    唐聿城的动作比她更快,迅速将儿子抱起来,“你吃早餐。”

    听着儿子不停歇的哭声,安小兔哪有心情吃早餐,她伸出右手示意他把儿子给自己抱。

    “你先坐下。”

    唐聿城很不喜欢她的心思全在儿子身上,不喜欢她眼里都是儿子。

    不过他也知道儿子一直哭闹的话,她根本没办法吃早餐,说不定等会儿也跟着哭起来。

    安小兔听话地在床边坐下,下一秒,唐聿城便将儿子放到她手上。

    然后他将早餐有些凉的早餐拿去加热,再拿回来。

    看着她又在喂某只好像怎么也吃不饱的小混蛋,唐聿城蹙了下眉头,最终什么也没说。

    因为她手受伤了,另一只手又抱着儿子,他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只好亲自动手喂她吃早餐了。

    安小兔一开始有些不自在,不过慢慢就习惯了。

    吃过早餐没多久,唐、安两方父母纷纷来到了医院。

    看到女儿还好好活着,安母当时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在知道她手臂受了伤,嗓子也暂时不能说话,安母的心就更加疼了。

    安母也不管女儿能不能说话,她就自顾地说了一大堆,有安慰女儿别怕,受的伤都会好的,也有叮嘱她平时多家注意,不要碰疼了伤口,说着说着又说道了她小时候的事,然后又偶尔提到她小时候跟聿城的事。

    安小兔很想问母亲,自己小时候和唐聿城的事的,因为她对关于小时候和这个男人的事是毫无记忆的,可是她又说不了话,等用手机打好问题之后,母亲又转移到别的问题上了。

    最终她也就没能问成。

    安母一直在病房里待到中午,才依依不舍地和其他人去吃午饭。

    ‘怎么没看到雅白?’等到两方父母都离开之后,安小兔才有空打字问唐聿城。

    “医生说她这几天睡得不好,精神也不太好,可能昨晚听说你回来之后,心里踏实了,睡得安稳了,也就睡久了些吧。”唐聿城风轻云淡地说道。

    目前还不敢让她知道三弟和雅白的事,万一她又以为是三弟欺负了雅白。

    安小兔听完了后,了然点头。

    没有再说、或者再问什么。

    唐聿城见她低头看着她自己烧伤的手臂,一大片伤口显得有些狰狞,无法从她的小脸上看出,她此时在想什么。

    “别担心,不会留疤的。”他温声安抚道。

    等她的伤好了,再请医术精湛顶尖的医生,帮她去除手臂上的疤痕。

    ‘只是伤了一只手臂和声带暂时损伤,暂时无法说话而已,我很庆幸我还活着。’安小兔打了一句给他看。

    “给我说说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好不好?你是怎么从那艘大火燃烧的船上逃生的。”他的嗓音带着一丝颤抖和后怕。

    即使她回到自己身边了,可每次只要想到司空琉依发给自己的那个视频,他还是忍不住害怕不已。

    害怕她的归来,只是一场幻影,害怕自己其实在做梦,害怕梦醒之后,她久不见了。

    她无言地点了下头,然后用手机将当时的事打出来,‘当时我把雅白换回来之后,司空……司空少堂就让我去洗澡,后来吃了晚餐,我才知道他想侵犯我,不过被我一脚给踢伤了他的命根子,然后他就恼羞成怒掐着我的脖子,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到整艘船都烧了起来,司空少堂和他的手下早就不见踪影了,我被烟雾呛呼吸不过来,那时还以为死定了呢?后来想到你跟儿子,想着我不能就这样死了。然后就扯了块地毯披在身上,冲出火海后,掉到海里没多久,再度失去意识了……’

    唐聿城看完这一大段字,脸色阴沉得吓人。

    虽然字句间的描述很平淡,没有用什么修饰词,可他却能感受到当时的情形有多危险。

    如果她醒来迟了……又或者没被那个老爷子路过救了……

    无论是任何一个可能,他或许就再也见不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