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99章 再哭我就吻你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萧雅白宣泄着心里的情绪,哭得根本停不下来,也任由着唐墨擎夜帮她擦眼泪。

    看她一直哭着,唐墨擎夜忍不住心疼,威胁说道,“喂!不许哭了,你再哭我就吻你了。”

    “我就哭,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出去。”她一双水汪汪的泪眼瞪着他,语气有些蛮横说道。

    说完,还当着他的面哭得更加起劲了。

    她觉得哭得越用力,心里才能越好受一些。

    唐墨擎夜见她故意跟自己唱反调,长臂一伸,扣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入怀里,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低头封住她的唇,灵活的舌,长驱直入,侵入她的领地……

    萧雅白愣了几秒,蓄着泪水的大眼有些呆愣地望着眼前贴近自己的男人的俊美脸庞,回过神后她并没有反抗或者挣扎推开他,而是任由他肆意地吻着自己。

    她的乖顺让唐墨擎夜受到极大的鼓励,行为又放肆了几分。

    不过在最后关头,他刹住了。

    他很想要她,身体和心理上都想得她发疼,可他不会在她情绪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

    以前女人对他而言只是发泄生理需要的工具,可萧雅白对他而言是特别的,他不想再做出任何会伤害她一丝一毫的事。

    唐墨擎夜是刹车了,以免擦枪走火,不过萧雅白却没有停止,主动吻上他的唇,吻技生涩,却把他弄得差点儿失控了。

    “不能再继续了。”他咬着牙,脸庞偏向一旁,避开她柔软的唇瓣。

    可萧雅白却不依,有些冰凉的小手大胆地探入他的衬衫里面,触碰到他体温高得烫手的肌肤。

    唐墨擎夜拼命压抑着,差点儿没把牙齿给咬碎了。

    “我想……要……”她眼神有些迷离,脸颊绯红迷人。

    听到这温软的三个字,唐墨擎夜感觉脑海中最后那根紧绷的线快要给绷断了。

    “你会后悔的。”他艰难地拒绝。

    “擎夜……”

    她嗓音软软的,就像小猫儿爪子的小肉垫踩在他心尖上,感觉酥酥麻麻的,特别舒服。

    唐墨擎夜觉得自己还能把持得住的话,那他就不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了。

    他重新掌握主权,对她发起攻占……

    这夜对他来说有些短暂,不过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和她,以后有的是时间。

    ……

    第二天

    另一间病房,安小兔醒来时,看见儿子已经醒了,正吮着她的衣服,衣服被小家伙的口水弄湿了一大片。

    她眼眶有些发热,以前感触不深,自从分开三天之后,醒来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儿子,是世间最幸福的事了。

    调整了一下姿势,侧身躺着,未受伤的右手将小家伙轻柔搂入怀里。

    感觉到动静,小家伙抬起头看了她几秒,跟着扬起嘴角笑了起来,黑宝石般的大眼睛里尽是笑意,灿若星辰。

    ‘小妖孽!’安小兔温柔笑着,在心底暗道了句,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颊。

    小家伙伸手扯着她胸前的衣服,前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张嘴就哭了起来。

    安小兔因为声带上着,没办法说话哄儿子,只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能赶忙将衣服撩起来,用母乳安抚他。

    小家伙之前睡得不好,昨晚一觉到天亮,半夜里并没有吃东西,早就饿狠了,一看到母乳,就特别用力地吃了起来。

    只是到外面客厅拿早餐的唐聿城,看到安小兔已经醒了,正在喂儿子,他蹙了一下眉,朝母子俩走了过来。

    “醒了,感觉身体怎样?”他将早餐放在桌子上,问完才愣了一下,想起她暂时无法说话。

    她有些苍白的小脸扬起一抹浅笑,摇了摇头,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打了句话,‘我没事。帮忙把儿子抱起来,我坐着喂他会舒服。’

    “嗯。”他应完,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再把病床调高。

    小家伙一离开母亲怀里,吃不到母乳,就立刻放声大哭了起来。

    安小兔赶忙伸手,示意他将儿子抱给自己。

    “这小混蛋怎么这么能哭。”唐聿城有些郁闷地皱起眉头,不得不将孩子放到她手里。

    比女孩儿还能哭,一点儿都不懂得体谅一下他妈咪。

    安小兔瞪了他一眼,等安抚了小家伙后,才没好气地打了一句话,‘他是小混蛋,可你别忘了你是他爸比,那你就是大混蛋了。’

    “你是混蛋的老婆。”唐聿城很顺口地回了一句。

    “……”安小兔,无言以对。

    “要不我先抱着儿子,你去刷牙洗脸,等会儿可以一边喂儿子,一边吃早餐。”他提议道。

    舍不得让她饿着喂孩子。

    ‘我先把儿子喂饱了,等会儿再吃早餐也行,不然他又哭了。’她又摇着头,用手机打字跟他交流。

    她可舍不得儿子哭,儿子一哭,她就心疼不已。

    他看了下眼角还挂着泪水的儿子,妥协说道,“那行吧,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想去亲口告诉萧雅白,已经把小兔找回来了。

    走廊上,萧雅白的病房门口守着一个报表。

    那保镖见了他,立刻恭敬地问候道,“二爷早,三少爷在里面。”

    “……”唐聿城抿紧了唇,猜想既然他三弟在里面,那萧雅白应该夜知道小兔的事了。

    那保镖以为自己挡了他的路而在生气,于是解释道,“三少爷昨晚就进去了,还没出来。”

    意在告诉他,这时候不方便进去,希望理解。

    “知道了。”保镖都说得这么白了,他若是还不清楚昨晚里面会发生什么事,就太蠢了。

    转身离开,回了安小兔的病房。

    安小兔正喂着儿子,见他回来,抬起眸子定定地望着他。

    “想告诉雅白,你已经找到的事,不过三弟已经告诉她了。”他走了过来,淡淡解释道。

    她闻言,点了下头。

    ‘对了,司空琉依是男的。’她打了一句话,将手机递给他看。

    她以前怎么也想不到司空琉依竟然是男人,恐怕连聿城也没有想到吧。

    毕竟从外表来看,司空琉依具备女人的一切,肤白貌美大长腿,没有喉结,声音还娇滴滴的。

    想到司空琉依那随意切换的男女声音,还有不小心偏见的男性特征,她就全身恶寒,感觉恶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