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你怎么不说话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上车。”唐聿城冷声命令道。

    小兔还伤着,必须马上赶回去医治。

    “等、等一下。”老婆子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看了看几人,最终对着她认为比较好说话的唐墨擎夜说道,“那个……咳咳我们帮姑娘垫的医药费……对你们来说应该不算多,就一千六而已。”

    他们开着这么大的车子,再看穿着,必定是大富大贵的人,应该不会连她老太婆一千多块压箱底钱都要坑的吧。

    “婆婆您稍等……”唐墨擎夜说完,迅速转身走进车厢内,随便拿了一张八位数的银行卡,说道,“这位婆婆。这张银行卡里有一千八百万,你先拿着,我们赶着送我小兔嫂子去医院,改天再登门感谢。”

    “能、能不能给现金,这银行卡我们不会用,我只要回帮姑娘垫的那份钱就可以了。”老婆子被他说的数额给吓了一跳,但又担心有诈,要是卡里没钱,他们又走了,自己上哪儿找人去。

    还是看的到摸得到的现金比较实在。

    “二哥……我身上没现金。”唐墨擎夜为难地看向自己的兄长。

    现金那么累赘,他消费都是直接刷卡,或者手机支付的。

    他话音刚落,唐聿城转身从车厢内拿了一叠现金,有一万多,丢给他,“把事情处理妥当再回来。”

    这些现金是为小兔备用的,以往陪她逛街,她总爱买些花不了几个钱的小玩意,或者买些小吃食,有些小商店不能刷卡,也不能电子支付,他的车上便时刻准备着现金了。

    “二哥!二哥!喂……”唐墨擎夜这边正忙着把钱塞给老婆子,接着就听到车子的引擎声,等他回过头一看,发现他二哥一家三口以及凌霜开车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不已。

    他二哥竟然无情地丢下他走了。

    唐墨擎夜心底顿时握了无数棵大草,无比郁闷。

    ……

    加长林肯车厢内

    凌霜开着车,安小兔躺在车上看着唐聿城怎么也哄不停哭闹的儿子,她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将儿子交给自己。

    “小兔,你好好休息着,这小家伙交给我来照顾就好了。”唐聿城放柔了声音安抚道。

    看着她无比虚弱的模样,他怎么也舍不得让儿子折腾她。

    安小兔红着眼眶,挣扎着要坐起来,她没办法看着儿子一直哭,而且她已经三天没看到儿子了,想念都泛滥成灾了。

    “你躺着别动!”唐聿城声音微沉警告,一手按住她的肩膀。

    听着儿子哭,安小兔也跟着哭了起来,越哭越凶,气恼这个男人霸道又不讲人情,不让她碰儿子。

    “我没有凶你,真的,别哭。”唐聿城吓得手足无措,心疼死了。

    见她依然伸着手,坚持要抱儿子,他犹豫了一会儿,不得不妥协说道,“我扶你起来,就抱一会儿。”

    他说完,暂时把儿子放在一旁,然后动作轻柔地将她扶起来,在她背后放了两个靠枕,确认她坐稳了,才将儿子放到她手上。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虽然左手受伤了,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抱孩子。

    小家伙闻着无比熟悉的气味,很快便停歇了,小脸在她胸前蹭了蹭,紧接着就迫不及待地吮起了安小兔胸前的衣服,仿佛及时喝不到母乳,吮着她的气味也满足了。

    安小兔看得非常心酸难受,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忍不住滚落下来。

    儿子到底饿了多久了,还有她不在的这几天都吃了什么?怎么会瘦得这么厉害。

    她艰难地抬起受伤的手要把衣服撩起来,喂儿子;不过守在旁边的男人动作比她更快,边替她把衣服撩起来,边冷声警告,“别动,有什么事要做的,跟我说就可以了。”

    小家伙一吃到真正的母乳,就愈发用力地吮了起来,好像饿了八百年似的,怎么吃都不够,攥着她衣服的小手因用力而有些泛白,怎么也舍不得松开。

    安静下来,唐聿城这才后知后觉注意到好像自从见到她直至现在,她都没有说过话。

    “小兔,你怎么不说话?”他坐在她身旁,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另一只大掌则托着小家伙的身子,好让她轻松一些。

    安小兔身体一僵,缓缓垂下了眼帘,浓长的睫毛遮挡住她的眼眸,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过了几秒,她伸手摸了下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唐聿城立刻会意,迅速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递到她手里。

    她在手机里打了一串文字,递给他看,‘我发不出声音,可能是当时被烟熏伤了嗓子,不知是暂时的还是……’

    她看到过一些例子,有些人在火灾中被烟熏伤了声带,有些人治疗个几天就慢慢恢复了,也有些人声带坏了,永远都发不了声。

    她知道自己的嗓子伤了,但不知道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小兔别怕,不会有事的,等到了医院,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很快就能说话了。”唐聿城轻抚着她消瘦苍白的脸颊,温声说道。

    只要她能活着就好,他就满足了。

    他不是医生,虽然还不清楚她的身体状况怎样;退一步来说,即使她以后都不能说话,她还是他最喜欢的兔子,这是不会改变的。

    安小兔靠在他温暖宽厚的怀里,垂眸看着抱在怀里用力吃奶的小家伙。

    然后她又用手机打了一句话,‘儿子这几天都吃什么的?’

    “他起初什么都不吃,都来发现他只吃用米熬成米糊的白粥,这几天就喂他白粥了。”他回答道。

    医生说什么都不放的白粥,营养根本不够,而且儿子还差几天才满三个月,这么小,根本不适合用别的东西代替主食。

    长期下去的话,可能会因为营养不良而身体出现问题。

    可儿子别的东西碰都不碰一下,就只喝白粥,还吃得少,他很无力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安小兔猜想儿子肯定是饿得不行了,才肯吃别的东西的,吃的话,应该也没吃多少,才会瘦得这么厉害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愈发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