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91章 终于醒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嗯。听那老头子说那病人的情况有些严重,还以为是什么棘手的病情。”翊笙故意端出有一丝失落的表情,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心脏却因司空琉依的质问而跳动微快,怕他生疑而派人去查看虚实,到时安小兔恐怕就暴露了。

    “你给我低调点儿。”司空琉依警告的语气冰沉了几分。

    他知道翊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钻研医术,也清楚翊笙会跟那诊所的老头去看病,是想看看是不是又有新的医学上的挑战了。

    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翊笙的那手惊人医术,绝对不能显露出来,以免引起怀疑,继而引火上身。

    “我知道了。”翊笙淡淡地应了声,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起来。

    知道自己的行为没有引起司空琉依的怀疑,暗松了一口气。

    见司空琉依还没有要离开的念头,他又冷淡地问,“还有事?”

    “没事就不能待在这里吗?”司空琉依风情万种地撩了下长发,举手投足之间透漏着某种暗示。

    虽然暂时被禁欲了,不过撩一下这冰块,也挺爽的。

    “没事的话就请回,我要休息了。”翊笙眼眸不抬一下,态度始终都那么冷淡。

    “请便。我又没有不让你休息,你这张床大,我在这里也行的吧,反正都是男人,没什么可避讳的。”司空琉依耸了耸肩,给他挪了个位置。

    他目前最想睡的两个男人,第一个是唐聿城。第二个就是他的专属医生,眼前这个高冷禁欲的男人了。

    “我去诊所了。你自己小心一点,这两天杀手会陆陆续续抵达c市。”翊笙将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随手放在桌上,利落转身离开了屋子。

    司空琉依微眯起眼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底掠过一丝寒芒。

    ……

    黄昏时分

    老婆子走进房间里准备盛米煮饭,发现躺在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了。

    她一阵惊喜,放下煮饭的锅,走到床边开心地说道,“姑娘,你终于醒了。”

    “……”安小兔快速扫了眼简陋的室内环境,张了张嘴想问这是哪里,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

    干燥的喉咙让她不适地咳嗽了几声,试着说话,然而还是发不出声音来。

    老婆子见她张了嘴却没有声音,以为是昏迷太久了,快速从老式的保温壶里倒了一杯温水,“姑娘,你先喝被水再说话。”

    安小兔挣扎着想坐起来,不小心牵动到受伤的手臂,疼得她‘嘶’地咬牙倒吸一口冷兮,顿时冷汗淋漓。

    “姑娘,你身体还虚弱,先躺着吧,天快黑了,你明天再让你家人来接你也不迟。”老婆子以为她急着离开,可她气色又那么差,搞不好等会儿又晕了过去。

    安小兔躺在床上喘着气,转过头看了下自己受伤的手臂,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儿把她魂都给吓飞了。

    她左手一整条手臂外侧都被烧伤了,伤口看着非常恐怖。

    不过很快安小兔调整了心态,她没死,只是烧伤了一条手臂而已。

    她无法在这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里多待一刻,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儿子……她不在的这些天,儿子吃饭问题怎么办?

    那个男人该急疯了吧。

    还有雅白,是否平安了。

    想到这些问题,安小兔一刻也躺不住,再次挣扎着要起身。

    老婆子见她起身艰难,便上前扶她一把,好让她能坐起来。

    安小兔想问眼前这位老人自己昏迷多久了,这里是哪里,有没有电话之类的,可是由于无法发声,什么都问不了。

    这让她恐慌了一会儿,但后来又猜测无法发声可能是当时船上火太大,暂时被烟熏坏嗓子了。

    她清楚自己的身体很虚弱,连独立坐着都很费力,身上没有钱也没有通讯工具,更别说要回c市或者北斯城了。

    她抬手拉了拉老婆子的衣服,做握笔写字的动作,想问她有没有笔和纸。

    老婆子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她想干嘛,心想:这姑娘原来是哑巴啊。

    “姑娘你等等,我去给你拿纸和笔。”说完,刚转身走出房间,就看到丈夫回来了,于是老婆子欣喜说道,“老头子,那姑娘醒了,早上那年轻医生真厉害。”

    “醒了?”老爷子一听,双眼顿时亮了起来。

    说完后就要走进房间查看,不过被及时拉住了,老婆子压低了声音说,“那姑娘好像不会说话的,我这要给她拿笔和纸去。”

    稍后,老婆子找到了平时丈夫记账用的本子,拿进了房间,老爷子则跟在后面进去了。

    安小兔看到那位老爷子,并没有太惊讶,猜想应该是这位老婆婆的丈夫吧。

    老婆子是不认识字的,不过老爷子识字。

    安小兔在本子上问了一些问题,得知自己还在c市,已经昏迷三天了;当想借手机打电话的时候,却得知两位老人根本没有手机,如果要借手机的打电话,得走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到前面的渔村问谭老医生借。

    跟着她又问了从这里到c市市中心,坐车大概要一个半小时。

    “姑娘,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昨天有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来找你,我都没敢让他们知道你在这里。”老婆子有些心有语句地说。

    凶神恶的?安小兔闻言,脸色凝重了几分,难道是司空琉依的人?

    猜想有这个可能,安小兔觉得自己更不能在这里继续呆着去,万一那些人去而复返,不仅自己又落入虎口,还会连累到眼前这两位救命恩人。

    沉思了好半晌,她想了一个自认为万全之策的法子。

    将手上的戒指摘下来,交到老爷子手里,写了一段话,大意是请求他将这戒指拿到c市的kr·c国际珠宝分店,就跟店里的人说要将这戒指当掉。

    之后又教了老爷子一些到时应对的说辞,并且再三请求他赶去c市。

    她不敢直接打电话给聿城,怕万一被司空琉依监听了通话内容,赶在聿城前面,再次将自己捉住,到时就死定了。

    老爷子看她这么坚持,又一直哀求自己,想着这姑娘昏迷了这么久,她家里人肯定很心急。

    看天色还早,咬咬牙,就答应帮跑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