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80章 我把医生带回来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晚上,c市偏僻的海岸边。

    岸边停停靠着一艘陈旧的小型渔船,离海岸不远的高处建着一间不大红砖小屋。

    老旧的红砖小屋空间虽然不大,屋内摆设也具有一定的年代感,连台电视都没有,唯一的算得上是电器产品应该就是柜台上的充电式手电筒了,看得出来这屋子的主人生活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是很贫困的。

    不过屋子却收拾得干净整洁,可以看出这个屋子的主人对生活的态度还是挺认真的。

    屋子里

    一名长相憨厚朴实,看起来快七十岁的老爷子指着昏迷躺在床上的女子,对自己妻子商量道,“老婆子,要不……我们把这姑娘送去医院吧?”

    他平时是不出海的,今天是周末,他才出海打算捕些鱼虾,拿到附近的水产市场去卖,换取生活费。

    没想到今天下午,一晃神就把船开远了,然后发现海上有一艘船烧了起来,火光冲天,跟着他把渔船开近了些,却不见船上有任何人,猜想这火这么大,船上的人可能是弃船而逃了。

    等他把渔船掉头的时候,看到海上漂浮着一个女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捞上来,发现还有气,就立刻给救回来了。

    “医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黑心医院向来都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医院离这里这么远,叫个救护车都要几百块,再去医院治疗的话,又要一大笔钱,我们哪拿得出一笔钱来送这姑娘去医院?”老婆子皱了下眉头,有些无奈又有些不赞同说道。

    他们老两口无儿无女,如今都快七十岁了。

    前些年老伴儿生了一场重病,为了给老伴儿治病,出了那艘陈旧渔船,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了。

    如今他们老两口窝在这个小小的红砖房里,每个月都靠着一千块出头的低保生活,平时自己会出去捡些破烂补贴家用,老伴则周末出去打点鱼,平时的吃食也多以海鲜类为主,生活还算过得去。

    因为没有什么余钱,平时连大点儿病都不敢生,要是感冒什么的,就去药店买些感冒药什么的吃吃,根本不敢去医院。

    老爷子听到妻子这么说,顿时面露苦色。

    沉默了一会儿,才为难地说,“可是这姑娘手臂上的伤,还有她脖子上的……”

    “要不……”老婆子想了好一会儿,想到存了一年多的才存到的那点儿压箱底钱,咬了咬牙说道,“医院我们又去不起,你去前面村子的诊所把谭老医生请来给看看吧。现在只能这样了,等这姑娘醒了之后,她肯定会联系她家里人来把她接回去医治的”

    老婆子没空去想那女子脖子上的掐痕是怎么回事,只是单纯地想这姑娘可能是遇险被哪个丧心病狂的人给掐的,不过既然人还有气,主要的伤应该就是手臂的伤了,应该不会死的。

    “好好,那我去前面村子请谭老医生来。”老爷子应完,立刻转身离开走出了家门。

    说是前面的村子,但走路慢地话也要一个小时,脚程快的话也有三四十分钟。

    红砖小屋里,老婆子看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着脸色苍白昏躺在床上的女子,衣服还湿哒哒的,她沉思了一下,转身打开用来装衣服的木箱子,翻找出一套颜色比较浅,但并不合身的衣服,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给那女子换上。

    换完之后,老婆子也累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地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休息。

    看了看那套被她帮换下来的衣服,老婆子觉得这衣服挺漂亮的,就是袖子被烧烂了,怪可惜的,不过应该还能穿。

    等休息好了,老婆子拿着那套换下来的湿衣服打算拿去洗干净,仔细了摸摸,又发现这衣服面料特别好,然后她又回过头,端详着床上的女子那张苍白的容颜。

    心想:这姑娘长得真好看,幸亏只是伤了手臂,没有伤到脸,不然就毁了。

    看着这姑娘就像从小娇生惯养的,家里应该条件不错;自己如今拿出了压箱底的棺材本救这姑娘,等到时她家人来接她,自己花了多少钱救这姑娘的,再向她家里人如实要回来便是了。

    这样一想,老婆子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毕竟那是她跟她家老头子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以后的棺材本,做好事她是乐意做的,但也不能把自己的生活赔进去啊。

    老婆子把衣服洗干净,晾好之后,才想起还没做饭。

    回房间查看了下躺床上昏迷的女子,探了探气,都正常之后,她才走去厨房做饭。

    不到一个小时,老婆子做了两个菜,一个青菜,加一个豆腐鱼汤;还不见老伴儿带医生回来,她有些担心大晚上的,会不会在路上出什么事了。

    把菜放在锅里保温着,老婆子便搬来个凳子坐在门口等。

    又左等右盼了大概半个小时,听到摩托车的声音,老婆子心一喜,知道自家老伴把医生给带来了。

    不到一分钟,小型三轮摩托车在红砖屋子前停下。

    “老婆子,我带谭老医生回来了。”老爷子边说着,从三轮车上走下来。

    那名谭老医生大约五十岁左右,从容地从三轮车驾驶座下来,拎着药箱跟着走进屋。

    老婆子赶忙给谭老医生领路,还不忘回头佯怒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你是不是到村子里逛了一圈,才去请谭老医生的。”

    并非真的生气,只是担心自家老伴会不会在路上遇到什么事而已。

    “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哪敢瞎晃耽搁?我去到诊所的时候,谭老医生正在吃晚饭,总不能吃着饭就把人给拉来吧?我是等谭老医生吃了晚饭才问隔壁的人借了辆三轮车赶回来的。”老爷子赶忙替自己喊冤,解释说道。

    进了房间,老婆子赶忙搬了张凳子放在床边,好让医生能坐着看诊,“谭老医生,你快帮忙看看这姑娘情况怎样,还有她手臂受伤了。”

    老中医的谭老医生看诊二三十年,十分熟练地诊脉,跟着再利落地替昏迷的女子检查身体状况。

    发现她脖子上那怵目惊心的红紫痕迹,一眼就看得出来是被掐造成的,顿时皱起了眉头,心底思绪百转千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