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56章 求你救我一次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第二天

    安小兔睡醒后,已经快上午十点了,儿子则睁着眼睛,安分乖巧地躺在她身边,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吮着白嫩圆润的小脚丫子。

    “哈哈宝贝儿你厉害了,可以只给自足了,以后不需要我这个奶妈了。”安小兔忍不住边笑着说道,伸手把他的小脚丫从他嘴里拉出来,再把小脚丫上的口水擦干净。

    见儿子嘴一瘪,要哭。

    安小兔立刻将他抱起,喂奶。

    就在这时,放在旁边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来电人是她爷爷。

    “喂,爷爷,怎么了?”接通了后,安小兔便率先开口浅笑问道。

    不想,电话那头响起的是安娉婷殷勤讨好的娇柔声音,“小兔妹妹,是我。”

    听出是安娉婷,安小兔赶忙把手机拿开,重重新看了看来电显示,没错啊,是爷爷的号码,怎么是安娉婷打来的。

    想到昨天薛碧蓉打电话来,把自己骗出去的事……

    “请问有什么事么?”安小兔脸色冷了下来,警惕而疏远地问。

    “小兔妹妹,我是来给您道歉的。”安娉婷一副诚恳的语气,坦实说道,“昨天是我让我妈把你哄出去的,我为这事郑重地向你道歉;我真的不知道司空琉依让我把你骗出部队,是要对你下毒手,要是知道的话,我就不会帮她了……真的非常对不起。”

    安小兔没想到原来薛碧蓉打电话给自己,是受了安娉婷怂恿的。

    “你只是打电话来跟我说对不起的么?”她冷声问道。

    按照以往所发生的事来看,她不认为安娉婷会突然良心发现,主动打电话来给自己认错、道歉。

    而且安娉婷语气充满了殷勤和讨好,连‘小兔妹妹’都叫出口了。

    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小兔妹妹,我……”安娉婷突然哭泣了起来,卖可怜说道,“我妈已经为昨天把你骗出部队的事,而付出代价了,昨晚唐二爷来到安家,拿枪打伤了我妈的手臂,我妈的手臂差点儿就废了。如今唐二爷还要我付出代价……呜呜~小兔妹妹,昨天的事反正你又没有受伤,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一次好不好?我下回再也不敢了。”

    原来那个男人昨晚所说的‘出去办些事’,是去了安家。

    还有,安娉婷这话是什么意思?

    安小兔眼睛微眯一下,眸子里闪过一抹冷意,什么叫‘昨天的事反正她又没有受伤’,难道非得自己受伤了,才有资格追究那件事么?

    安娉婷口口声声求自己高抬贵手放她一回,可她却丝毫感受不到安娉婷是真的知道错了,感受不到安娉婷有丝毫悔恨之意。

    纯粹是怕聿城找她麻烦,才来向自己求饶的。

    “抱歉,我现在的职责是在家带儿子,外面的事全权交给聿城来处理,他想怎么做,是他的权利和自由,我不想插手干涉,影响到他的决定。”安小兔语气冷漠地拒绝。

    听到她拒绝,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娉婷更加慌了,“小兔妹妹,你跟你家唐二爷说一声不要再追究这件事就可以了,很简单的,一句话的事,求你了……俗话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是唐二爷追究这件事的话,会影响到安氏集团的,安家的根基的爷爷的心血,小兔妹妹你真的忍心看到爷爷的心血受到影响么?而且我和你都是安家人,小兔妹妹求你看在我是你堂姐的份上,救我一次,小兔妹妹。”

    安小兔被她的话给惹得气笑了。

    她安娉婷在害自己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安氏集团是爷爷心血?不想想自己也是安家人,自己和她是堂姐妹?

    如今追究起责任来了,安娉婷倒是很懂得将这些关系都搬出来了。

    真实可笑!

    “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会干到涉聿城所做的任何决定的。”安小兔再次冰冷的拒绝,又说道,“安娉婷,我的保镖为了保护我而受伤了,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是,我和孩子是都没受伤,但是我不想让保护我的保镖白白受伤了,这个公道,由聿城讨回来吧。”

    “还有,你以前三番几次害我,我都看在爷爷的份上,没有深究到底,但是这一次……你该为你自己所做的事承担起后果来。”

    她这回饶过了安娉婷,不知下一次,安娉婷又会想出什么阴谋来对付自己。

    人的仁慈和善良是有限度的。

    她以前不计较太多,不代表她永远都不会计较。

    她也相信聿城在处理这件事情上,会给爷爷留个面子,但不会对安娉婷留情。

    听到安小兔依然冷血无情拒绝了自己,安娉婷眼底掠过一抹浓烈的怨恨。

    不过她说话时并没有表现出来,继续哭着说,“小兔妹妹,保护主子本来就是保镖的职责,既然那保镖是保护小兔妹妹受伤的,我等下打一笔钱到你账户上,你帮我转交给那个保镖,就当是补偿给那保镖的医疗费和买补品养身的,好不好?你帮我一次……我下回不敢了。”

    “安娉婷!”安小兔听得一肚子火,愤怒说道,“保镖也是人,也是有父母生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那保镖保护我有功,我们唐家自会奖赏她,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了?”

    就安娉婷这完全不认为自己错了的态度,她就觉得这件事聿城一定要追究到底。

    不仅是为自己,还是为了凌霜的。

    安家

    安娉婷还要想说些什么,手里的手机一下子被夺走了,她赶忙抬起头一看,看到夺走自己手机的安老,她顿时无比心虚。

    “娉婷,你竟然偷偷用我的手机给小兔打电话?”安老看着显示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屏幕,愤怒说道。

    安娉婷哭得凄惨说道,“爷爷、我不想坐牢,我真的知道错了……既然您开不了口向小兔妹妹替我求情,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我真的怕了。”

    她早上就想打电话给安小兔,结果自己的号码被拉黑了。

    后来她又换用家里的座机、她母亲、父亲的手机,发现全被安小兔拉黑了;不得已,她只能趁爷爷的手机充电时,偷偷试着给安小兔打电话,没想到就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