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51章 并非巧合,而是蓄谋好的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感觉到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唐聿城心脏一窒,猜是上午的事吓到她了。

    “别怕,只是噩梦而已,没事了。”唐聿城侧过脸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因为双手要护着儿子,没办法腾出手来将她抱在怀里。

    “嗯。”安小兔闭上眼睛,沉沉地应了声。

    没再说话,安静地感受着他的体温,他那令人安心气息,安抚自己后怕而不安的心。

    过了一小会儿,似乎感觉到有什么蹭着自己的胸部,安小兔一惊,立刻和他拉开了些距离,低下头,才发现儿子被夹在中间,小手扯着她的衣服,小脸往她胸前的柔软蹭啊蹭的。

    “你抱着儿子,怎么不提醒我?”她苍白的脸颊染上一层薄红,赶忙又和他离开了一些距离,生怕夹到儿子了。

    她突然扑过来,自己完全来不及提醒……唐聿城无奈笑了下。

    “忘了。”他随便扯了个理由。

    安小兔绕到他身侧,双手再度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吻了一下,“突然发现,好想你!”

    “嗯。”他胸臆间涌起一股暖流和悸动,柔声说道,“我也格外思念你。”

    想到上午可能差点儿失去她,他的心脏就忍不住恐慌,整个人都紧绷着。

    那边的事情一完,他迫不及待回来,像这样能看得到,听得到,抱得到,亲吻得到她,他才真实体会到她还好好的,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不过,想到这次的枪击事件,他眼眸危险一眯,眼底掠过一抹阴狠和嗜血。

    等平复了情绪后,安小兔想起一件比较重要的事——

    “聿城,我今天一直都联系不上爷爷,打电话给薛碧蓉,也没人接,又没办法去安家看看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为了去看爷爷,就不会经历那种可怕的事了。

    “爷爷去爸妈家吃饭了,不过手机忘带出门了。”唐聿城从容地说道,指的是安老去找她父母吃饭了。

    他当时听她说要离开部队,去医院看望安老,就立刻让黑客去查了一下医院数据库里的病历登记,确实查到的是登记安老昏迷入院、抢救、住院登记录。

    这才同意她出去的。

    然而在得知发生枪击事件的第一时间,他立刻命人重新去查了。

    才得知安老今天是去了医院,不过只是例行去做全身体检而已,毕竟人上了年纪,有条件的都回格外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

    而医院数据库的资料,也已经被改成了例行体检。

    不过他庆幸因为自己无法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特意安排了一些暗卫在暗中保护着她,并提醒了凌霜必须更提高警惕些。

    而凌霜也够机警,察觉不对劲的第一时间就带她离开医院,然而还是和那些人撞上了。

    “什、什么?”安小兔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有些不解地说,“爷爷明明好好的,那薛碧蓉为什么要骗我说爷爷住院了?”

    那样诅咒爷爷住院,也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

    “我猜测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薛碧蓉恐怕是跟上午的枪击事件有关。”说到这个,唐聿城的语气冷了几分,详细地分析给她听,“恰巧我今天离开北斯城,要到隔壁的城市去开会,而爷爷就突然‘出事’了,结果等你赶过去之后,却发现爷爷根本没有住院,又联系不上爷爷,紧接着就发生枪击事件了。”

    他怀疑爷爷恐怕不是忘了带手机出门,而是有人故意让他们联系不上爷爷。

    告诉她这些,是要让她以后多提防安家那些不安好心的人。

    “……”安小兔。

    听完他的分析之后,再仔细一想,安小兔顿时觉得全身发冷;是的,这一切的一切真的是太多巧合了。

    “可是薛碧蓉怎么会知道你不在北斯城的事?”这是最让安小兔觉得困惑的地方。

    虽说他要去邻市开重要会议的事,部队里也有些人知道的,可是薛碧蓉怎么会知道他的行动的?难不成她认识有特种部队里的人?

    “这件事,可能薛碧蓉只是一颗棋子,幕后还另有其人。”唐聿城一阵见血说道。

    想到之前儿子满月宴上安娉婷做的事,三弟事后调查了他究竟是怎么被下药的,结果却意外发现安娉婷在那天晚上,外国号码有短信来往。

    国外号码?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潜逃到国外的司空琉依。

    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个猜测告诉安小兔,怕会再吓到她。

    “幕后另有其人?”安小兔皱起了眉头,她直觉不如唐聿城敏锐,一时猜不到安娉婷身后的人究竟 是谁。

    “我只是猜测而已。”唐聿城话题一转,说道,“好了,你去洗漱一下,准备吃晚饭了。”

    “等一下。”安小兔还不愿离去,继续问道,“那爷爷呢?爷爷平安回到安家了么?”

    想到薛碧蓉那居心不良的电话,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

    “中午在爸妈那儿吃了午饭,又待到下午三点多就回安家去了,爷爷很好,没有任何事。”他回答道。

    安小兔心底还有些疑问,不过他刚赶回来,应该又累又饿了,至于那些杂七杂八的问题也不是很重要,想想还是等吃过饭后,晚上有时间了再问把。

    晚上。

    大概十点半左右,唐聿城哄得安小兔和儿子都睡着之后,跟容婶交代了一些事,便离开部队了。

    ********

    安家

    已经是深夜了,安家却灯火通明,而那个权贵高冷的男人,身子挺直端正坐在大厅沙发上,等候着安家的人出现。

    过了一会儿,听到佣人报告的安老简单地换了套衣服,从容而缓慢地走下楼。

    “聿城,这么晚了?有什么重要的事么?”安老推了下鼻梁上的老花镜,浑浊而锐利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在主沙发前坐下。

    “嗯,很重要的事。”唐聿城脸庞冰沉而严肃,语气也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浑身更是散发着强大的威慑气息,叫人令人胆寒。

    感觉到周围的气息瞬变,安老神色一正,坐直了身子,“什么事?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