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50章 大暴君回来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辛苦你们了,医生!”安小兔朝一行医护人员深深地鞠了下身子,表示感激。

    “中将夫人言重了,我们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医生边说着,吩咐护士把凌霜转移到病房去。

    安小兔也立刻跟了上去。

    看着因麻醉药效未过而昏睡不醒的凌霜,安小兔突然想起要给唐聿城打个电话,告诉他凌霜受伤的事。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大概了解一点儿凌霜的性子。

    如果没有唐聿城的命令,恐怕等会儿凌霜醒来后,会立刻从病床上爬起来,说要尽职保护自己什么的。

    会议暂告一段落的唐聿城看到安小兔的电话,立刻接听,“小兔,怎么了?”

    知道她已经回到部队了,他安心了不少。

    “聿城,凌霜受伤了,你给她放个假养伤好不好?”安小兔没有跟他兜弯子,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我知道了,等会儿我跟她说一声。”已经从容婶那儿知道凌霜受伤的事,唐聿城毫不犹豫答应了安小兔的请求。

    若不是凌霜护着兔子和儿子,或许现在受伤的是她了。

    想到这起枪击事件绝不单纯,他英俊如斯的脸庞染上一层薄霜,幽深如墨的眸子掠过一丝冰寒狠戾。

    “凌霜现在还没醒,你发个短信到她手机上吧,等她醒来之后就能及时看到了。”安小兔又想得周到地说。

    “嗯。”他嗓音沉沉地应了声,又问,“你吃过午饭没有?”

    听容婶说她不放心凌霜,跟着去了部队医疗院那边。

    “呃……还没,我等会儿就去吃。”安小兔有些心虚的回答,她当时担心着凌霜的伤,根本没心情吃饭。

    唐聿城看了眼时间,不悦地问,“等会儿是等多久?”

    “很快的,等凌霜醒了我就立刻去吃饭。”察觉到他的不悦,她赶忙回答。

    “她要一直不醒,你是不是就一直不吃饭了?”他嗓音冰沉了几分,虽说凌霜是为保护她而受伤的,但他却看不得她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别人的身上。

    而且凌霜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她而存在的,保护她是凌霜本该尽的职责。

    安小兔有些无语又有一些生气说道,“什么一直不醒?唐聿城你不要乌鸦嘴,凌霜是为了帮我挡枪才受伤的,我关心一下也不行吗?”

    “兔子……”唐聿城深吸一口气,半无奈命令道,“回去吃饭,不然我撤销了凌霜的假。”

    她的心只能放在他的身上。

    “唐聿城你这个大暴君!”安小兔忍不住骂道。

    “快回家吃饭,我要忙了。等会儿我打电话给容婶,要是你还没有回去的话……”他把话只说了一半没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安小兔瞪着手机好几秒,心底再次骂他凶残冷血打暴君。

    最终,斗不过那个男人,她只能留了张纸条告诉凌霜,她先回去吃饭,吃完饭再来看她。

    吃过午饭后没多久,某只小家伙就醒了。

    安小兔打电话到部队医疗院那边,得知凌霜已经醒了。

    “二少夫人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你就在家照顾小少爷,我送饭去给小霜吧。”容婶边准备着食盒,边对她说道。

    安小兔沉思了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跟着又打了个电话给凌霜,关心地问了一下她的身体情况;不过凌霜话少,说得最多的就是冷冰冰硬梆梆的:我没事,我很好,二少夫人不必担心……

    之后,安小兔又打了一遍电话给安老,不过依然没有人接听。

    没有办法,她只能打电话给薛碧蓉想问问她爷爷的情况,结果发现自己好像被拉黑了。

    早上接到那样的电话,如今又联系不上她爷爷,安小兔整个人都极度坐立不安,但又什么都做不了,非常煎熬。

    又过了些时间,因为上午的惊险事件而神经一直紧绷着,回到家后情绪放松下来,又加上有午睡习惯,安小兔待在客厅里撑不住困意,抱着儿子回房间睡了一觉。

    ……

    唐聿城一开完重要会议,便亲自开直升机,从别的城市直接飞回了北斯城部队。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容婶,夫人呢?”一进屋,他便立刻问道。

    “回二少爷,二少夫人和小少爷这会儿正在房间里休息呢。”容婶恭敬地低着头,回答道。

    听完,他冷淡地‘嗯’了一声,快步朝楼上走去。

    房间里

    某只小家伙睁着一双又大又好看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

    听到开门声,他立刻将视线转移往门口的方向。

    看到那抹高大而熟悉的身影,小家伙像是怕他没注意到自己,赶忙挥舞着小手,还干哭了几声。

    唐聿城见状,迅速将他从床上抱起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嘘!不许吵到你妈咪睡觉。”

    等到小家伙消停了,他才将视线放到安小兔身上;却见她眉头紧锁,额头冒了一层冷汗,神情有些痛苦,情绪似乎很压抑。

    他心一惊,在床边坐下,拍了拍她的脸颊,“兔子?小兔……醒醒,小兔……”

    小家伙不知是没见过母亲这般模样,还是因为父亲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毫无预兆地大哭了起来。

    正坐着噩梦的安小兔听到儿子的哭声,又夹杂着某个男人的熟悉嗓音,她心里压抑着一口气,又过了几秒,才费力地睁开眼睛。

    “兔子,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见她醒来,唐聿城用手擦拭去她脸上的冷汗,有些紧张担心地问。

    小家伙寻着父亲的动作看去,很快就停止了哭泣。

    安小兔的眼里全是这个令她格外有安全感的男人的身影,完全没注意到他手上话抱着儿子,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还好唐聿城眼疾手快护着儿子,不然小家伙就要变夹心饼干馅儿了。

    “没有,只是做噩梦了。”安小兔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语气掩不住的颤抖和害怕。

    她梦到上午的枪击事件,梦见自己和儿子成了枪下亡魂……梦到周围的人纷纷倒下,整个世界充满了鲜血和黑暗,可她却找不到他。

    想到那特别压抑又绝望的噩梦,她抱着他脖子的双手紧了几分,眼眶有些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