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40章 混蛋,轻点儿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处理好唐墨擎夜这边的事情后,唐聿城便迅速回到宴会上。

    目光凌厉扫过宴厅的每一个角落,却不见那抹人儿,他就问道,“妈,小兔呢?”

    “在三楼休息室哄那小家伙呢。”说道孙子,墨采婧有些无奈又宠溺,“对了,三少情况怎样了?”

    “没事了。”

    唐聿城给了母亲一个安心的答案,然后快步朝三楼走去。

    墨采婧听见儿子这样回答,心想应该没什么大事,要是真有事的话,二少肯定没办法回宴会上的。

    想通了之后,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招呼宾客们的事情上。

    因为不久前安娉婷和唐墨擎夜先后身上带血离开宴会的事,这时宴会才进行到一半,不过宾客们的情绪基本稳定下来了,心情也还不错,纵使心里困惑也没敢问是怎么回事。

    唐聿城来到三楼唐家人专属的休息室,果然看到安小兔正在给儿子喂奶,而凌霜则站在一旁。

    听到开门声,安小兔抬起头见来人是他,立刻立下衣服,然后将小家伙抱给他,“快把你儿子抱走,嗷太烦人了。”

    好歹她也怀了儿子十个月,这小混蛋却只认他父亲,对她这个母亲,只认奶不认人。

    太欠揍了!

    小家伙一离开奶源,张嘴就作势要哭;然而下一秒,小小的身子稳稳地落入一个温暖宽厚又熟悉的怀抱里,小家伙立刻消停了,小嘴咿咿呀呀了几声,一双小手胡乱挥舞,抓着唐聿城的衣服。

    “我也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女儿。”安小兔看着儿子欢腾的模样,就有些郁闷说道。

    唐聿城淡淡地扯了下唇角,浅笑问她,“距离宴会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你累了么?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不累。”她摇头拒绝。

    坐月子的一个月内,她几乎都被禁锢在房间里,快闷坏了,难得出来走动走动,她才不要又回房间里去呢。

    “那我们下去吧。”儿子可是今晚的主角,唐聿城抱着小家伙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安小兔赶忙扯住他的衣服,有些迟疑地问,“那个……安娉婷和小叔怎么回事?”

    当时在宴厅里,她和安娉婷隔着一段距离,只看到安娉婷的礼服上有很多鲜血,但没注意到有明显伤口;而唐墨擎夜被他和家庭医生家扶下来的时候,手臂用绷带包扎着,手上还沾了些鲜血,情况似乎有些严重。

    听了她的疑问,唐聿城脸色阴沉了几分,抿紧了薄唇。

    过了几秒,才隐忍着怒火解释说,“三弟在宴会上被宾客不小心泼了酒,回了休息室打算换一套衣服,却看到安娉婷衣裳不整躺在沙发上,赶都赶不走,还缠了上来。”

    “跟着三弟发现自己被下了春ll药,为了不让安娉婷得逞,不得不伤了自己,不过那贱人却还不肯善罢甘休,后来三弟又拿刀刺伤了她,她这才害怕逃走了。”

    越说到最后,向来素质极好的唐聿城都忍不住爆了句低俗的词来骂安娉婷。

    就凭她安娉婷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也妄想嫁入唐家?简直自以为是,又没有自知自明的东西。

    虽然事实的真相让安小兔感到很吃惊,但她并没有怀疑他的说辞。

    她以前吃过不少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娉婷的亏,也被安娉婷算计过。

    只是她没想到安娉婷的胆子竟然那么大,敢在唐家的地盘算计唐家人,还妄想跟唐墨擎夜一夜缠绵。

    原来安娉婷礼服上的鲜血是她自己的,想到安娉婷的卑鄙阴险行为,安小兔觉得罪有应得。

    “那小叔呢?他现在怎样了?”她又追问。

    “没事了。”唐聿城轻描淡写带过。

    不想她知道后面的内情,也不想她知道是萧雅白帮三弟解的毒。

    “哦哦。”安小兔点了下头。

    心想:既然唐墨擎夜被人下ll药了,那应该已经找了人帮他发泄药效吧。

    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事,她就不细问了。

    安小兔心底的疑惑都解开后,和唐聿城重新回到宴会上了。

    宴厅里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萧雅白的身影,安小兔微蹙了下眉头,然后去找唐聿城。

    “聿城,怎么没看到雅白,你让人去看看她是不是去哪里了?”

    唐聿城抱着儿子,听她这么问,心脏猛地一跳,扯了下唇角说道,“嗯,我去问一下维持宴会秩序的负责人。”

    等他转身离开后,安小兔不放心地拨了萧雅白的电话——

    唐家主宅

    唐墨擎夜正忘情而投入地欺负某个女人,乍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弄得他差点儿萎了。

    妖孽的俊脸沉了沉,选择忽略那煞风景的手机铃声,继续用力地欺负身下的娇媚人儿。

    “电、电话……”萧雅白侧过脸,避开他的唇,喘着气提醒说道。

    “别管。”他努力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回到某件事情上来。

    萧雅白推了推他的胸膛,听着特别设置的铃声,理智从沉沦中清醒了几分。

    “不行,是小兔……的电话……”

    她突然从宴会上跑出来,没来得及跟小兔打一声招呼,小兔肯定发现她不见了,才担心打了她电话的。

    唐墨擎夜暗恼地咬了咬牙,忍着旺盛的欲望抽身,视力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他翻身走下床,将手机递到她面前。

    “快点儿说完,继续!”

    “急什么。”

    萧雅白瞪了她一眼,不小心看到他那昂首的庞然大物,惊得脸颊爆红,赶忙一开了视线。

    混蛋!也不懂得拿块遮羞布围上。

    深吸一口气,撒了个谎,言简意赅地告诉安小兔说临时有些重要的事离开了,然后又说了句抱歉。

    安小兔确认她没事之后,松了一口气,说工作上的事比较重要,并让她路上注意安全。

    两人简单通话完毕,萧雅白刚挂电话,就被唐墨擎夜一把夺走了手机,丢到一旁。

    紧接着,欺身覆上她。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萧雅白还是疼得倒吸一口气,忍不住咬牙骂道,“禽ll兽,你轻点儿!”

    混蛋!

    也不想想他那儿有多大,自己哪里承受得了他的突然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