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39章 快死了而已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那你就等着废了吧。”唐聿城冰冷无情说完,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萧雅白站在楼下大厅。

    “呃那个……他什么没事吧?”萧雅白干笑着问道。

    负责看家的另一个管家不许她上去查看情况,只好站在这儿了。

    好歹这阵子唐墨擎夜对她还算千依百顺,让她过得舒心不少,因此才秉着普通朋友的身份,来关心一下的。

    “没什么事。”唐聿城语气淡漠地回答,垂下眼眸,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快死了而已。”

    “……”萧雅白刚放下的心,又因为他后面那句话而瞬间提起来,“二爷、你在开玩笑吧。”

    那个比蟑螂还顽强讨厌的男人怎么可能……而且,要是唐墨擎夜真有什么危险,身为兄长的他还能这么从容?

    “我像在开完笑么?”唐聿城冷冷看了她一眼,从上面走了下来,脸色也跟着凝重了起来,“他中了一种媚ll药,要是在几个小时内得不到释放的话,会暴毙而亡。”

    他故意将后果说得严重。

    不过身为男人,如果那儿废了,那跟死还有什么区别?

    “刚刚那个女子……”萧雅白迟疑地说。

    原来刚才惨白着脸跑出去的女人,是找来给唐墨擎夜解毒的啊。

    不过那也太快了,似乎上去都不够十分钟。

    “他不肯碰。”唐聿城回答道。

    “呃……”萧雅白没想到他的回答是这样的。

    “萧雅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唐聿城看着她的脸,解释说道,“他是真的喜欢你,才不肯再碰别的女人的。”

    “我我……可我又不喜欢他。”萧雅白退了一步,拒绝他的请求。

    “那你忍心眼睁睁看着他被药物折磨而死?”唐聿城又说道。

    虽然知道这样做很自私,可他却看不得他三弟那儿废了,更何况,如果以后两人能在一起的话……他也这算是帮萧雅白留一条后路。

    “我没办法……你还是找别人吧。”萧雅白还是拒绝了。

    可是一想到要是唐墨擎夜真就这么死了,她的心脏猛地刺痛了一下。

    唐聿城紧抿了下唇瓣,双手握紧成拳头。

    过了半晌:

    他语气淡然地说,“那你走吧。”

    若是别的女子,他直接仍到他三弟的房间里去了,可萧雅白不行,她是小兔的好姐妹。

    自己如果那样做了,小兔绝对会恨死他的。

    “……”萧雅白却站在原地,没办法移动步伐。

    “出去!”唐聿城声音冰沉地对萧雅白说完这句话,然后转过身,对暗卫命令道,“随便找个女人来,立刻!”

    说完,便大步朝楼上走去了。

    萧雅白突然伸手扯住他的衣服,“要我帮他也可以,不过我不希望他欠我人情什么的,你得给钱。”

    不想唐墨擎夜觉得自己是喜欢他才帮他的,继而纠缠着自己。

    她纯粹是救人一命而已。

    “可以,你要多少?”唐聿城毫不犹豫地答应,同时抽回了被她抓住的衣服。

    “随便,你看着给,不过我相信唐二爷应该不是吝啬的人。”她扯了下唇角,笑容不冷不热的。

    “跟我来。”

    说完后,他快步朝楼上走去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

    萧雅白紧跟在他身后,双手紧捏着礼服,心跳得飞快。

    记得上一次那男人好像也是被下了药,强迫自己帮他解了药的,这一次还是被下ll药……

    唐聿城将她带到唐墨擎夜的房间之后,对她说道,“你要是反悔的话,就喊一声。”

    萧雅白刚要说话,他已经退出了房间并且顺手把房门给关上了。

    这叫她要是反悔的话就喊一声?他确定?

    收回神后,看到唐墨擎夜紧闭着眼睛趴在床上,脸庞有着异常的红潮。

    “滚出去!”知道是他二哥又送女人来了,唐墨擎夜怒声吼道。

    脾气还挺大的,萧雅白在心底暗忖。

    不过也是条汉子了,宁死也不肯碰别的女人。

    她格外紧张地抿着唇,朝他走去。

    唐墨擎夜微眯着眼,隐约看到一个很模糊的影子靠近,他抓起枕头就砸了过去。

    “靠!”不偏不倚正巧被枕头砸到脸的萧雅白怒骂了句,边转身说道,“滚就滚!本小姐还不伺候你了。”

    暴毙就暴毙,关她什么事。

    少了一个祸害女性的妖孽,简直就是为民除害。

    “小白?”唐墨擎夜认得她的声音,她一开口,他已经飞快下了床,朝那么影子扑去,正好将她抱了个满怀.

    他二哥真厉害,竟然真的把她给找来了。

    萧雅白听到这样喊自己,有种想狠狠地一脚把他踹飞的强烈冲动。

    “真的是你么?雅白?”

    他把脸埋在她的脖子间,没法看清她的脸,不过他认得她身上的气息。

    见她不再喊那个自己讨厌的名字,她终于开口,没好气说道,“不是我还能有谁?你瞎啊。”

    “跟瞎了差不多,我看不清你的脸,也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他淡笑说完,薄唇落在她白皙优美的颈上,耳垂……

    原来他看不到?萧雅白听得有些心惊,难怪他刚才拿枕头砸自己。

    同时也更加坚信唐聿城告诉她说的,说如果唐墨擎夜解不了这毒,会暴毙的话。

    “别以为你这样说,你刚刚拿枕头砸我的事,我就不不记仇了。”她忍着被他吻起的身体反应,佯装威胁说道。

    “……”

    唐墨擎夜愣了一下,紧接着说道,“那就先记着吧。”

    记的仇越多,就代表自己欠她的越多,以后他就又理由对她还债了。

    “还有,你等会儿给我轻点儿。”不知不觉已经躺在床上的萧雅白,又警告地说。

    记得上次,被这野蛮的男人强要之后,整整痛了一个星期。

    “好,我等会儿尽量温柔。”唐墨擎夜也想起了上次在酒店那晚,自己对她太粗暴了。

    身上的礼服不见了,萧雅白愈发紧张了起来。

    “还有,你快一点儿。”

    “……”唐墨擎夜咬了咬牙。

    她竟然要他快?他已经压抑了很久了,好不容易她送上门,他怎么可能草草了事。

    “说话!”她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上次被他折腾了一晚上,她都快要累崩溃了。

    “我争取尽快点儿完事。”他只是说尽量,并没有绝对地。

    “那行,关灯!”她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