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38章 你是不是想废了这条手臂?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送客!”唐老爷子也跟着朝管家使了个眼神,态度格外强势。

    跟快,安老跟安娉婷被唐家的保镖给‘请’出了唐家。

    唐家身为宴会的主办人,是不可能都跟着离开的,而宾客的情绪和心情此时也受到了影响,唐老爷子、唐氏夫妻以及唐家的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亲戚,则都留下来安抚在场宾客的情绪。

    唐安年小家伙一离开父亲的怀抱,很快便哭起来了。

    安小兔没办法把他哄停,只能无奈地对唐氏夫妻说,“爸、妈,小安年可能是饿了,我离开一下,去喂他。”

    “嗯,去吧。”墨采婧淡笑地点了点头。

    看着儿子小时或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孙子,她心里是又爱又无奈。

    这小家伙除了他父亲,谁都不跟。

    她有时想多抱一会儿都没办法。

    ……

    三楼休息室里

    唐聿城带了家庭医生一起来。

    见唐墨擎夜靠坐在沙发上,那张妖孽的脸庞此时红得吓人,而他的手臂还在滴血,地毯上积了一滩血。

    “你是不是想废了这条手臂?”唐聿城心疼地冷骂了声,协助医生给他包扎伤口。

    “那个女人呢?”唐墨擎夜咬牙冷问,视线已经非常模糊了,全靠意志撑着。

    那女人要是敢再多待一分钟,他绝对让她变成一具尸体。

    “已经滚出唐家了。”

    唐聿城那张英俊如斯的脸庞同样阴沉得可怕,冰眸里有着浓浓的嫌恶。

    “二爷。”深藏不露的家庭医生脸色有些凝重,蹙眉说道,“三少还中了‘情媚之毒’。”

    ‘情媚之毒’说白了其实就是春ll药的一种,不过这种药和普通药物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如果在药效几个小时期间内没有和女子发生关系的话,下半身一辈子就都废了。

    而且,中了这种药的人,全身会散发着一股比较具有调ll情作用的馨香气息。

    唐聿城闻言,脸庞迅速染上薄霜,紧抿着唇沉默几秒。

    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我送个干净的女人到唐家住宅,尽快。”

    “不要!”唐墨擎夜一口拒绝了,即使身体热得快燃烧起来了,仍喘着气坚持说道,“我是不会碰那些女人的。”

    “……我保证萧雅白不会知道的。”唐聿城冷声说道,拉着他的手臂搭在肩上,扶他站起来。

    他当然看得出来三弟是真喜欢萧雅白,可是萧雅白对他并没有好感,更别说帮他解毒了。

    “不用!把那些女人给撤了。”唐墨擎夜依然强硬拒绝道。

    他若真想找女人发泄,多的是方法能不让那个女人、不让外界知道。

    以往媒体能拍到他跟其他女人的绯闻,都是在他纵容下,才能曝光出来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中了‘情媚之毒’不解的后果是什么?”唐聿城生气地质问。

    “我知道。”

    药效还在发作着,唐墨擎夜的视线已经模糊到看不清周围的事物了,白茫茫的一片,于是他索性闭上眼睛,由兄长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扶着他走。

    脑海中浮现着一起按听说过的话,听说那个女人喜欢洁身自好的男人,听说比如像程然那样的。

    而他却不是,那他改,改成她喜欢的便是了。

    若不是他已经是这样的情况,唐聿城很想揍他一顿,把他给揍清醒了。

    从三楼下来,必须经过二楼的宴厅,然后再到一楼,才能离开。

    正在招呼宾客的墨采婧看到唐聿城和家庭医生,扶着唐墨擎夜走下来,立刻赶了上去。

    “二少,怎么回事?三少怎么受伤了?”她心脏抽痛地看着唐墨擎夜那条用绷带包扎着的手臂,上面还沾着些鲜血。

    “没什么事,我带三弟回房间。”唐聿城说完,带着唐墨擎夜离开了。

    “那你快些回来,小兔驾驭不住那小家伙。”墨采婧压下各种疑问,对着他的背影无奈说道。

    站在不远处的萧雅白皱紧了眉头,想起方才安娉婷一身鲜血离开的情景,再看唐墨擎夜似乎半昏迷状态被唐聿城带离开了。

    猜想该不会是安娉婷对之前在宴会上的事怀恨在心,秉着他唐墨擎夜不跟她安娉婷在一起,也休想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念头,而去伤害唐墨擎夜吧?

    不得不说,萧雅白和唐墨擎夜在某些地方上,如出一辙,比如——脑洞很大。

    想完了之后,她鬼使神差的也跟着离开了宴厅。

    唐聿城将唐墨擎夜松回到房间之后,由于他手臂的上是临时包扎的,这会儿,在等人送个女人过来的空挡,家庭医生才重新给唐墨擎夜处理伤口,缝针,上药之类的。

    快速处理完之后,唐聿城让人找个干净的女人也送到了。

    “二爷。”

    暗卫见他从房间走出来,立刻恭敬喊了声,接着用眼神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

    唐聿城目光冷冽扫了眼那个有些看起来生涩稚嫩的女子,命令道,“进去,把事情做好了,钱少不了你的。”

    “好、好的。”那女子是刚入行的,还没接过别的客人,这是第一个。

    深吸一口气,紧张又谨慎地踏入那格奢侈又华丽的房间。

    唐墨擎夜靠坐在床上,敏感地闻到一股异香,凭着感觉抓其一旁桌上的古董花瓶,就砸了过去。

    “滚出去!”他怒吼着。

    更生气他二哥竟然不听自己的话,真的找了个女人来。

    ‘哐啷’一声,花瓶在那女子面前碎了一地,=她吓得脸色一白,脚底抹了油般跑出了房间。

    “对、对不起!这生意我不接了。”那女子匆匆跟唐聿城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下楼去。

    比起钱,她还是比较怕死的。

    唐聿城阴沉着脸色走进房间,“你到底在耍什么脾气?”

    “如果今晚换成是二哥被下ll药了,送一个你能碰的女人到你面前,你会碰么?”唐墨擎夜反问道。

    唐聿城抿了抿唇,“我跟你不一样。”

    他就是死,也绝不碰小兔意外的女人。

    “总之,我是不会碰那些女人的。”唐墨擎夜停顿了一下,又说,“除非你说服那个女人来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