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324章 我这就去杀了他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倾身凑到他身边,一把将他给小家伙吮的手指拿开。

    她严肃地说,“你的手都不知干不干净,不许塞到儿子嘴里。”

    刚出生的婴儿可是很脆弱的,万一把细菌吃到肚子里就不好了。

    “我洗了手的。”唐聿城抬眸看了她一眼,把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格外修长好看的手指伸到她面前,淡定从容地说,“你看,或者你尝尝看?”

    说完,把手指凑到她唇边。

    安小兔看了一眼他的手指,然后低下头报复性地用了不小力咬了他一口,立刻松开了。

    “有毒。”她哼了一声,然后躺下了。

    之前经常在网上看到别人吐槽说什么不到生孩子的时候,不知道你嫁的的人是狗——

    比如说什么生了孩子本来身体就伤着,然后老公以不懂照顾孩子为由拒绝,要半夜拖着疼痛身体起来给孩子喂奶啊、换尿布啊,孩子哭闹还要哄啊什么的……总之孩子的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来做,而那个名为老公的男人只负责播种而已。

    她那时看了就很恐婚恐孕,觉得那结婚干嘛?要男人何用?

    不过现在她觉得要是嫁对了人,那些问题都是不存在的。

    就像她家小安年,从出生就只粘他爸比,除了喂奶时才会跟自己亲近,其余时间抱一下他就一副快哭不哭的模样。

    换尿布什么的,也都是这个男人来做,根本不给她动手的机会。

    不久前才吃了早餐,安小兔这会儿并不困,但躺床上又觉得无聊,不知道该干嘛。

    于是坐在病床边椅子上的男人说道,“聿城,手机给我一下。”

    “别玩那么久。”唐聿城边叮嘱着,从桌面上拿起手机递给她。

    “知道了。”她应了声,刷了下朋友圈。

    朋友圈的人不算多,安小兔往下滑了一会儿,便看到唐墨擎夜昨天发的视频动态了。

    她怀着好奇点开视频,看到某个男人抱着儿子默默掉泪的画面,一时间内心受到了极大冲击。

    这个男人喜获儿子?喜极而泣?

    确定是喜极而泣?这视频里的表情她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喜极而泣啊。

    看动态发布的时间,应该是在她昨天睡着了之后拍的。

    察觉到一道诡异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唐聿城语气平淡地说,“你的眼神很奇怪。”

    “聿城,小兔子是儿子,你开心么?”她突然问道。

    “你觉得呢?”他反问。

    他还是比较喜欢女儿,但这小兔崽子是小兔生的,是他和小兔的第一个孩子,他会喜欢的。

    “开心到喜极而泣?”她忍笑说道。

    “不至于。”他觉得这小家伙还挺好玩的。

    谁都不能随便触碰她,碰了就哭,就自己可以随便抱、随便碰。

    “是吗?你去看看你三弟的朋友圈。”安小兔觉得自己还是好心提醒他一下比较好。

    唐聿城不太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三弟的朋友圈有什么好看的。

    沉默了几秒,从口袋掏出手机点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开朋友圈,直接找到进入唐墨擎夜的朋友圈,第一条动态就是他昨天发的。

    看完视频之后,唐聿城的脸色变得极难看。

    “我这就去杀了他。”他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抱着儿子就朝病房门口走去。

    “回来!唐聿城你给我回来,要把儿子抱去哪儿。”安小兔赶忙开口阻止。

    听到她的话,唐聿城这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抱着小家伙。

    转身折返回来,把孩子放到她身边躺着,“我去去就回。”

    说完,不等安小兔阻止,已经闪身离开病房了。

    没过多久,凌霜从外面敲门后走了进来,说道,“二少夫人,安老先生来了。”

    “爷爷?”安小兔微怔了一下,然后立刻说,“快请我爷爷进来。”

    “是。”凌霜冷冷应了声,又转身出去了。

    很快,凌霜带着安老和提着一大堆补品礼物的管家走进病房,快步走到病床边,将病床调高。

    “爷爷。”安小兔笑着喊了声,又解释说,“对不起,昨晚想起来要通知您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怕吵到爷爷睡觉,就只发了短信。”

    “来来,给我看看曾外孙。”安老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没计较她没有第一时间通知自己已经生了的事。

    今早打了电话问儿子,听说是昨天凌晨阵痛的,然后唐家都紧张得手忙脚乱的,就连她父母都差点儿忘记i通知了,一时记不得告诉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小家伙不太让人碰他。”安小兔有些无奈地将孩子从床上抱起来,看到他立刻摆出一副想哭不哭的模样,她就有些郁闷。

    看着安老伸手过来想抱抱孩子,她也只好将孩子放到他手里了,提醒道,“他可能会哭。”

    然而奇迹的,安老笑呵呵地抱过小家伙,他却没有立刻哭出来,黑曜石般漆黑漂亮的眸子转了转,表现乖巧安静。

    “哪里会哭了,明明很乖巧。”安老看着粉粉嫩嫩的人儿,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被软化了。

    “呃……”安小兔也有些意外。

    除了聿城,爷爷还是第二个抱小安年却没有立即嗷嗷大哭的。

    不过没过两分钟,小安年就就用行动打了安老的脸,扯开嗓子哭了起来。

    “我所得没错吧。”安小兔无奈地笑道。

    安老哄了一会儿都没办法把小家伙哄停别哭,不得已安小兔只能抱回来了。

    小家伙小手抓着她的一副,哭着在她胸前蹭了蹭,闻得到却吃不到,然后就哭得更厉害了。

    凌霜看出安小兔的窘态,于是开口说道,“安老先生,小少爷可能是饿了,麻烦请您到外面会客室坐一会儿,等二爷回来了再抱小少爷出去陪您。”

    “哦好好,那我们到外面等吧。”安老看了眼曾外孙,立刻便明白了。

    由管家扶着从椅子上站起来,离开了病房。

    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安小兔才解开衣服纽扣用吃货的方式安抚小家伙。

    看着儿子一边抽泣一边吸奶,安小兔表示好头疼好无奈。

    那个男人不再,除了这个方法,她完全不知道该怎样让他停止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