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98章 真有这么巧么?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见他一脸深沉莫测,觉得他可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把司空琉依当成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了,于是她赶忙解释说道,“呃……我想也可能是司空琉依不是很精通德语的原因,才会说错词了吧,她怎么可能……又或者,她为了从毒贩身上套取到什么机密资料,在讨论那个幕后大boss什么的。”

    她干笑着说完,怯怯地缩了下脖子。

    虽然她不喜欢司空琉依,但也不会故意给她扣上一个大恶人的罪名。

    “你说昨天我回部队后没多久,司空琉依出现在医院了是么?”唐聿城再次确认问道。

    “对啊。”她用力点了下头,“她说的话,我都一字不漏告诉你了啊,怎么了?”

    “没事。”他勾了勾唇淡笑说道,“就是想跟你说以后要是再碰到她的话,就离她远点儿,省得她又说什么让你闹心的话,然后你这小笨蛋又要纠结大半天了。”

    唐聿城没有告诉她,昨天他和三弟出去,拿到录音笔在回病房的路上,遇到一个男人想从他身上偷走录音笔,不过当即就被他发现了。

    后来他将那男人带回部队严刑逼供,但并没有问出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据拿男人说指使她的是一个外国女人,跟着他查到那男人身上有案底,是早年因合伙杀人而入狱的;出狱之后还干过不少缺德事,进了监狱出来继续犯事,如此循环着。

    实在逼问不出来太多机密之后,对于像这样的社会败类,便让部下直接秘密解决掉了。

    至于他刚回部队没多久,司空琉依就出现在医院了。

    真有这么巧吗?

    或许是察觉她们的通话录音被人截取了,追来或者试探的吧。

    回过神来,唐聿城唇角勾起一抹冰寒嗜血的笑意:司空琉依……终极boss么?即使不是,她也绝对是那个毒枭组织的重要成员。

    如此一来,就能解释得通之前那个花一千万要对小兔不利的小毒贩组织的老大,为何突然对小兔下手了。

    他们查到那个小毒贩的老大还某幕后主使者,而那幕后主使者正是他在追查的毒枭组织其中一个重要分支。

    因为牵涉到毒枭,他之前以为是他身份暴露了;现在想来,当时他对司空琉依撂了狠话,第二天就发生那种事,这极有可能就是司空琉依指使人这么做的……

    安小兔并不知道不过是一瞬间的空隙,唐聿城的脑海中已经思绪万千了。

    她很不服气地抗议道,“谁是笨蛋了?唐聿城你不要侮辱人,我会纠结,还不是因为在乎你。”

    如果不在乎他的话,她还巴不得别人把他打包带走呢。

    “是。都是因为在乎我。”唐聿城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颊,笑笑地认同道。

    她哼了声,觉得刚才忙了那么久,又加上怀孕的缘故,有些疲倦了。

    于是傲慢地对他说道,“我累了,扶我起来,我要睡觉了。”

    唐聿城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抱起,走了几步,放到床上。

    “小兔你先睡,我要去书房再忙会儿。”他替她盖好被子,温声说道。

    她一下子抓住他的大掌,有点儿耍赖说道,“你陪我睡着了再去,我刚刚帮你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忙了,虽然……虽然什么也没帮上。”

    唐聿城心忖:她怎么可能没有帮上忙,她是帮了大忙了,好多之前想不通的事,渐渐理出头绪了。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她,以免她沾沾自喜,以后什么事都想掺和一脚。

    “好。”

    他动作熟练利落脱下身上的外套,搭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在她身边躺下。

    安小兔依偎在他怀里,感觉格外温暖舒服,他身上的独特味道也格外好闻;她想,她可能会上瘾吧,以后要是没有他的体温,他好闻的气息,她肯定会失眠的。

    唐聿城垂下眸子,眸子带着一丝柔情看着她闭眼靠在自己怀里,浓密卷长的睫毛时不时轻轻颤动一下。

    然后慢慢地,没过几分钟。她的呼吸变得平稳,他便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感觉到她肚子里传来几下胎动,他眼底掠过一抹讶异和惊喜,随即眸子里染上一抹温柔,冷硬的脸部线条也柔和了下来。

    从得知她怀孕到现在,都快半年了。

    每天倒数着日子,期待着小兔子的降临,感觉时间格外漫长。

    还记得她刚怀孕时,小腹平坦得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如今她的肚子变得好大。

    想想,还有四十多天,就能看到他家小兔子了呢。

    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直到她彻底沉睡之后,唐聿城才动作轻细缓慢地从床上离开,把被子掖得严严实实的,将室内的暖气调到最佳温度,才穿上外套,离开房间。

    如果可以,他也很想每天晚上抱着她一起入睡,每天早上一起醒来。

    ……

    由于唐聿城之前为照顾住院的安小兔而堆积了一堆工作,以及不久后的缉毒行动。

    即使到了周末,也要加班而无法离开部队,带安小兔回唐家。

    周日,墨采婧亲自打电话给儿子,态度强势说道,“二少,你爷爷发话了,让你今天带小兔回家吃个饭。”

    前些日子没有提前跟他们说一声,冒然给小兔办了出院手续后,才打了个电话知会他们一声,跟着就带了小兔回部队。

    为此,老爷子生了好几天气。

    好不容易盼到了周末,这死孩子又说工作忙,不能回唐家。

    “抽不出空。”唐聿城毫不犹豫拒绝了,语气淡漠解释,“小兔现在的身体状况,医生建议多卧床休养。不宜太奔波;而且我最近很忙,等忙完了自会带小兔回唐家。”

    “你三弟都从c市回来了,你再忙,三四个小时应该挤得出来的吧;你要是觉得小兔来回太奔波,就让小兔在唐家住下,养胎。”墨采婧依然坚持说道.

    她好几天没看到小兔子了,不知又长大了些没有。

    “没空,下周再说。”想到目前的紧张工作准备,唐聿城也毫不退让,也没有多做解释。

    “你爷爷生气了。你要是敢不回来,等着到时候看你爷爷怎么收拾你。”

    “妈。我忙了。”

    没空听母亲的叨念。唐聿城冷冷说话,立刻结束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