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94章 我说喜欢你,很喜欢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能感觉到他炙热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

    “唐聿城你再看一眼,我就……我就……”她憋红着脸,被他直直盯着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就怎样?还能把我弄瞎啊?”

    他唇边掠过一丝很淡的笑意,在浴缸的边缘坐了下来。

    啊啊啊!他这是想要干嘛?

    不算小但也不算大的浴缸里,安小兔无处可逃,能做的就是极力将身体比较隐私的位置试图遮掩着,不要暴露暴露在他面前。

    “混蛋 ,不许再看了,不然我就……”他的目光太过放肆了,忍无可忍的安小兔一手捂在胸前,另一只手朝他伸出两根手指,恐吓说道,“小心我戳瞎你。”

    看着她胸前的美好因怀孕而大了不少,她的白嫩手臂根本无法遮住;唐聿城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眸色暗沉了几分。

    “只要你高兴,戳瞎也无妨。”他唇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缓缓说道,“那样,我以后就只能用手碰了……”

    因为他的话,惊觉春光外泄的安小兔赶忙收回了手,重新把手放回胸前,弯曲起双腿。

    她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眼巴巴望着他,“聿城,你再不出去,等会儿我浴缸里的水要凉了,我会被冻着的。”

    殊不知,她这般柔弱的模样,更加激发了唐聿城的欲望,让他几乎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负她一整夜,不过……

    他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眸看了眼自己那儿的苏醒。

    “那好,我出去了,你别待太久,以免着凉了。”他说完,起身离开了浴室。

    安小兔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直到浴室的门重新关上,她喃喃自语说,“或许他良心发现了,知道怜香惜玉了……”

    担心那个男人会突然反悔,去而复返,她迅速洗完澡,穿好睡衣和睡袍,走出浴室。

    靠着坐在沙发上的唐聿城见她出来,立刻起身朝她走去。

    “我抱你。”他说完,动作轻柔将她横抱起来,朝仅有几步距离的病床走去。

    “才几步路,我自己能走。”

    安小兔淡笑着抬手蹂躏了一下他的英俊脸庞,这个男人似乎越来越黏人了。

    “几步又如何,我就是想抱你。”他将她放坐在床上,盖好被子。

    安小兔用手抚平被子上的褶皱,沉默了一会儿。

    她抓起他的手,把玩着修长好看的手指,语气淡然说道,“聿城,我今天下午遇到司空琉依了。”

    话落,感觉到他大掌一僵,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凌霜呢?凌霜当时没再你身边吗?”他沉声追问。

    怕他以为凌霜失职,而惩罚凌霜,她赶忙解释,“凌霜想给你说的,不过我给阻止了,说等你晚上回来再亲自告诉你。”

    “什么时候遇到她的,她都说了什么?一字不漏告诉我。”唐聿城无比严肃说道。

    看他那神情,那语气……仿佛她遇到司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空琉依是非常严重的事。

    “就你回部队没过多久,我让凌霜带我出去晒晒夕阳,透透气,然后出去不过多久,司空琉依就出现了,她还说是来探望我的。”安小兔不敢对他有半句隐瞒。

    紧接着,安小兔又将司空琉依承认那个窃听器是她放在他们房间的事告诉他,以及司空琉依后面说的所有话,都一字不漏地说给他听。

    末了,她再次着重说道,“聿城,司空琉依说她这次握有的筹码,比之前的都要重要很多,她说这一次你一定会跟她在一起的。”

    司空琉依所说的筹码,大抵就是她接近那个外国女毒贩的事吧。

    “再重要的筹码都不及你重要。我说过,就算全世界,都不及你重要,不许受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话所影响。”唐聿城温声安抚她。

    他并不认为司空琉依会有什么很重要的筹码,能够拿来跟他的婚姻做交换的。

    “就算是她手上握有着你现在所查的毒枭组织的重要资料呢?”想到司空琉依那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唐聿城佯装生气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不悦说道,“都说了就算是全世界,都不能及你对我而言来得重要,安小兔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啊?”

    “懂了懂了。”见他生气,她赶忙抱着他的手臂,笑眯了眼说道,“洗澡的时候耳朵进水了,刚刚你说的话没听清,所以再问一遍嘛。”

    “耳朵进水?我看是你的小脑袋进水了吧。”看着她装傻的模样,他轻拍了一下她的额头。

    “唐聿城!你刚才说什么?给你一次挽留我的机会。”她故意板起脸威胁道。

    可恶的男人,竟然说她脑子进水。

    “我说喜欢你,很喜欢,我们要一起到白首的那种喜欢。”他嗓音低沉温软,低头吻上她的唇,温柔而缠绵。

    等到他的唇离开自己的后,安小兔两手捏了捏发烫的脸颊,低着头不敢看他,“你干嘛突然说肉麻兮兮的话。”

    “你不是让我挽留你?我挽留了,看来还很成功。”

    他很喜欢看她因自己的几句话就红了脸颊。一脸娇羞又傲娇的模样。

    安小兔朝他哼了声,然后想起了一些事,征求他的意见,“对了聿城,明天问下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回部队休养了,可以吗?”

    他没有立刻回答,沉思了几秒。

    “嗯,我明天问一下医生。”她的情况已经好转不少了,如果只是多卧床静养的话,回部队也可以,也比较安全。

    闻言,安小兔开心得扑到他怀里,“那我们明天就出院。”

    “是明天问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他泼冷水地纠正她的说法。

    “都一样,反正我感觉我已经完全好了。”

    “兔子……”他突然嗓音低沉压抑地喊了她一声。

    “嗯?”安小兔有些困惑地抬起脸,眨了眨眼看他。

    “还记得欠我多少次债么?”

    “……?”

    安小兔神色有些茫然,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