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84章 最终还是让她知道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因为安小兔还在住院,需要卧床静养,不宜情绪激动;唐家所有成员包括佣人,都缄口不言,没有让安小兔知道唐家佣人被杀的事。

    某个男人对医生交代的注意事项贯彻执行地很彻底,于是,安小兔被某个男人强制禁锢在病房里,除了偶尔能在阳台上透透气,晒晒太阳,其他时间绝大部分都是待在病床上,这样的日子无聊到她快崩溃了,强烈要求到外面走走。

    这天中午——

    唐聿城见安小兔一副要暴走的模样,问过医生之后,便让人去买了个轮椅,然后抱她坐到轮椅上,推着她到医院的后花园晒晒太阳,呼吸呼吸外面的空气。

    俩人刚到后花园没多久,刑警林组长就出现了。

    “二少夫人,我想问一下你关于唐家佣人小盈被杀的……”

    “滚!立刻!”唐聿城没等他把话说完,就立刻沉声怒吼道,一双冷眸带着杀气扫了他一眼。

    这些天唐家一直隐瞒着佣人被杀的事,而那些想要找小兔录口供的刑警,也被他们给一一挡下来了,就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件事而被吓到,影响到她养胎。

    没想到今天让这阴魂不散的混蛋给捅破了。

    该死的!

    林组长被他浑身散发的冰冷强大气场震慑得愣了愣,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

    尽管唐聿城已经尽力打断了林组长的话,不过安小兔还是听到了。

    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紧张不安地问,“聿城,怎么回事?谁……被杀了?”

    唐聿城恨不得把刑警组长当场挫骨扬灰了,他咬了咬牙,换上温和低柔的语气对她说道,“没什么,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

    “他是警察……”安小兔微蹙着秀眉望向那一身警服的男人。

    而且她刚刚好像听到了‘唐家’……

    于是她转过头看他,又担心又焦急地追问,“聿城,是不是在我住院的这段时间,唐家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

    唐聿城搭在轮椅上的双手用力握紧,冷冷抿唇沉思了好几秒。

    终究是没法继续隐瞒下去了。

    “等会儿回了病房我再跟你说。”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安小兔迫不及待地说,迫切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沉默了一下,点头‘嗯’了声,然后推着轮椅往住院楼的方向走去。

    见林组长紧步要跟上来,唐聿城停住了脚步,然后拨了个电话,将隐藏在暗处的凌霜叫了出来,拦住那刑警组长。

    如果不是不想让小兔看到他暴戾可怕的一面,早在那男人开口提起唐家佣人被杀的那一刻,他就毫不犹豫把他给废了,岂会让他站着到这一刻。

    回到病房

    唐聿城将房门给反锁起来,然后又从容不迫地倒了杯热水给她。

    安小兔三两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完了,等待他开口。

    他又沉默了好一会儿,想到她的身体状况好了不少,才说,“小兔你先答应我,等会儿听了,不许激动,也别怕。”

    “好!”安小兔想了一下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便答应了。

    听到她答应了,他才缓缓地说道,“就是你出事那天,唐家成员都赶来了医院,然后唐家有一名佣人被人收买了,潜入我们那晚住的房间,在你包包找出一枚窃听器,我本来打算等那天晚上回去后,再看看怎么处置那名佣人的,结果等到我回唐家庄园的时候,发现那名佣人已经被杀了。”

    尽管他已经轻描淡写了,安小兔还是听得惊心不已。

    她苍白着脸色问,“那查出来是谁杀的了吗?”

    “警方正在调查。”他摇头,语气淡淡回答。

    安小兔突然觉得浑身发冷,聿城以前给她说过,唐家的保全系统可是顶尖精湛的,对方竟然潜入了唐家杀人,如今还逍遥法外。

    她在脑海中捋了捋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注意到一个关键词:窃听器。

    想到司空琉依来唐家做客那晚,他翻遍了整个房间,说是找东西……

    “那窃听器是司空琉依放的?”她又问。

    她平时有些小迷糊,想到要是没发现那个窃听器的话,那她和聿城的隐私生活岂不是全暴露了,更可怕的是还可能被24小时监听着。

    “不过没有证据能证明是她。”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及时他们都敢肯定那窃听器就是司空琉依放的,但他们没有实质证据,司空琉依可以否认到底。

    不过最近司空琉依被刑警那边紧盯着,动弹不得半步,这对他来说是好的。

    那就是说那个窃听器真的是司空琉依放的了?

    安小兔感觉一阵恶寒,这样说或许不礼貌,但她真的想说一个豪门千金,做出这样的事来,真的是又恶心又变态。

    唐聿城见她不说话,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别乱想,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护着你。”

    她没有说话,把他捏着自己脸颊的手拉了下来,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温暖大掌。

    想到那名被杀的唐家佣人,安小兔很快又联想到很多事,以及想起了一些重要的事。

    “唐聿城,你骗我。”她突然说道。

    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她突然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骗你什么了?”他一脸懵逼。

    他给她说的句句属实。

    “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在董老寿宴上的事,你说司空琉依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可是我想起之前她拿了一些资料来逼我离开你的事……”安小兔义愤填膺地说道,因为是在外面,不敢把话说得太直白。

    都说一孕傻三年,她觉得自己是一孕就得老年痴呆症了,明明几个月前的事,她竟然忘了。

    对她撒谎被揭穿,唐聿城并没有感到心虚,暗忖:这只小迷糊的反射弧够长的,都过这么久了,她才反应过来。

    “只是不想让你操心太多事,只想你安心、无忧无虑地养胎就好了。”他说道。

    “不要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生气了。”安小兔板着脸,语气中却没有一丝怒气。

    “那我今晚睡沙发。”意外地,他主动领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