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72章 立刻、给我滚出唐家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妈,帮我看好小兔。”唐聿城没有在场的人做任何解释,毫不怜香惜玉地拽着司空琉依朝三楼走去。

    见他们想跟上来一探究竟,他回头冷声警告,“谁都不许跟来。”

    墨采婧看了看他和司空琉依消失的方向,然后走到安小兔身旁安抚说道,“小兔,你别乱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聿城刚从外面回来,这么短的时间……”

    “不会安慰人就别说话。”唐老爷子听着儿媳妇像是欲盖弥彰的话,冷哼责备道。

    尽管是看到两人从房间里出来的,安小兔心里却完全没有怀疑唐聿城,也没有一丝不悦,只是很想知道这其中隐藏着什么事。

    “妈,我们到楼下等聿城吧。”她笑笑地对唐母说道。

    “好、好,等会儿再问聿城怎么回事。”墨采婧意外地看着神色如常的安小兔,然后赶紧扶着她离开这‘是非之地’。

    有些担心地在心底想道:通常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从房间里出来,都会乱想,继而当场失控,竭斯底里讨要解释的。

    而小兔却完全没有情绪波动,也没有追上去要二少解释什么。

    是相信二少?

    还是在极力压抑着,所谓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

    三楼。

    唐聿城拽着司空琉依走进一间器材室,一言不发把她推进一个高约两米的方形扫描器,检测了几翻后,发现没有异常,才把她放出来。

    “司空琉依,我唐家不欢迎你来,以后不许你再踏入唐家半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把她从器材室拽出来,不顾两家的交情,冰冷无情说道。

    “城哥哥,我真的只是为看你一眼,才会擅自踏入你房间的。”司空琉依泛红着眼眶,泫然欲泣解释道。

    心底暗松了一口气:幸好她没能把东西拿回来,否则要是被他搜出来,她不敢想象这个男人会让她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那下午呢?”听着她很蹩脚的谎言,他冷笑一声。

    下午他和小兔并不在后花园,她潜入他和小兔的房间做什么?

    如果她否认下午没进去过,如果不是为了别的见不得人的目的,她今晚怎么就确定他和小兔的房间,正好能看到后花园?

    司空琉依一脸茫然望着他,摇了摇头无辜说道,“城哥哥,什么下午?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即使他知道下午就是她潜入他的房间,她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滚!”唐聿城不打算跟她再多说什么,再次语气冰沉说道,“立刻、给我滚出唐家!”

    “城哥哥……”听到他如此残忍无情驱赶的话,司空琉依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她双手捂住嘴巴,向他鞠了个身表示抱歉,然后带着哭腔哽咽说道,“我真的只是想看看你而已,没想到造成你的困扰和安小姐的误会,真的很对不起,那我……我先告辞了……”

    她伤心地哭泣着说完,迅速转身跑下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了楼。

    跑到转角处,司空琉依脚步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过脸看了眼身后,才继续往下跑。

    看来那个东西,她只能再找个机会拿回来了……

    唐家大厅

    唐氏夫妻和老爷子,以及安小兔坐在沙发上,等待唐聿城下来。

    然后没多久就见司空琉依哭着从楼上跑下来,丢下一句,“唐妈妈,我先回去了。”,就头也不回地朝门口的方向跑了出去。

    墨采婧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司空琉依的身影已经消失再门外了。

    她转过头对管家吩咐道,“管家,去安排司机送司空小姐回去。”

    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司空琉依是坐三少的车来唐家的,并没有开车来;大晚上的,这里更招不到出租车,她不可能放任司空琉依一个女孩子不管。

    万一司空琉依出了什么事,他们唐家可担不起。

    管家恭敬应声后,迅速转身出去安排司机了。

    司空琉依前脚刚离开,唐聿城就一脸阴沉从楼上走下来了。

    墨采婧看着活像吞了火药的儿子,怂恿地碰了一下安小兔,暗示她开口问发生什么事了。

    安小兔从沙发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大掌,问道,“聿城,你不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和司空琉依一起从我们房间里出来的?”

    “小兔你别误会。”唐聿城赶紧拉着她的手,在另一组沙发坐下,才对她解释说道,“还记得下午你睡觉前,我给你说要找些东西么?”

    “嗯。”安小兔点了点头。

    墨采婧一听,再跟刚才那种发情况一联想,立刻紧张地问,“二少,是不是丢什么贵重东西了?”

    难道是司空琉依……?

    唐聿城没理会母亲的话,继续说道,“我当时是发现房间里的几件东西被挪动过,猜测肯定是有人趁我们不在房间的时候进去过,就怀疑潜入我们房间的人,会不会有人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在房间里,不过那时候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然后管家就来告知说吃晚饭了。”

    在场的人听到这些话,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二少的房间,平时就算二少不在家,他们要进去也得打个电话问过他的意见;而管家每次进去打扫房间,都要向他们报备,打扫完后,还得报告打扫花了多少时间,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

    其他佣人也知道这个规矩,根本不敢靠近他的房间半步。

    “你的意思是说下午司空琉依趁我们不在的时候,进了我们的房间?那她藏了什么东西在我们房间里?”安小兔皱起了眉头追问道。

    想到电视剧里演的,对手趁房间主人不在的时候,藏了什么毒或者针之类害人的东西,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双手抓紧了他的手臂。

    “我当时只是猜测,并不能十分肯定就是司空琉依;后来吃晚饭时,我还是觉得不放心,就回去又翻了一遍,不过始终没有找到她可能藏的东西。”唐聿城将她双手握在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