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22章 突然抱住他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我……”安小兔沉默了半晌,继续说完,“我想回去看你和爸,你说好不好?”

    她其实并不想聿城分开,可是……

    罗海心的话,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她和小兔子变成了聿城的负担;而这也成为了罗海心攻击她的理由。

    电话那头,安母听完她的话,眉头不禁蹙起。

    昨天在家时小两口还恩恩爱爱的,小兔也非常开心和期待能跟聿城在一起。

    怎么不过才一天光景,小兔就闹着要回来了?

    心中虽困惑,不过安母并没有问安小兔到底怎么回事。

    “当然好了。”安母爽快答应着,停了一下,又继续补充道,“等周末聿城有空了,你俩一起回来,你现在有宝宝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来。”

    听到母亲让唐聿城陪她回去,安小兔又想起罗海心那些尖锐刻薄指责她成为唐聿城的包袱、给他徒增麻烦的话,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深吸一口气,她不服气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有那么娇贵;而且聿城也有他的工作要忙,总不能我每次要去什么地方,都得他跟着吧。”

    “唉……我说不过你。”安母妥协一叹,脑中思绪飞转,接着说,“你想回来看我们随时都欢迎,不过你记得跟聿城打声招呼,不要一声不吭就回来,免得他以为你不见了,会担心的;还有,如果他忙得是在抽不开身,能派人送你回来就更好了。”

    聿城不是个草率决定一件事的人,他既然决定将小兔带到身边,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和计划的。

    听小兔的说法,聿城应该还不知道她要回来的事;若是知道,哪可能放任不管,肯定会想办法解决彼此之间的问题,打消她闹着要回来的念头。

    安小兔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快点儿离开这个压抑得不行的地方。

    现在听母亲这么说,她心底有些复杂和动摇:如果聿城知道她想回爸妈家,会是什么反应?

    以前他们总是聚少离多,终于好不容易能每天在一起了,转眼间自己却又要离开他……

    “小兔?小兔你还有在听吗……”

    耳边传来的安母的声音,安小兔赶紧回过神,忙不迭回应,“在在。妈,回去的事我会跟聿城说的。”

    “那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吧,对了……”听出女儿不想再多说,安母最后语重心长给她说了一句,“小兔,你跟聿城是要过一辈子的夫妻,不管遇到什么事,逃避是没有用的,要想办法把问题给解决了,明白了吗?好了,我挂电话了。”

    ……

    傍晚

    唐聿城下班回到家,见客厅无人,又想起安母打电话给他说的事,直接快步朝二楼卧室走去。

    推开房门,望见蜷着身子躺在床上睡着的人儿,他顿时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

    其实他中午就察觉她的异样了,却没有格外重视,以为只是孕妇的一时情绪无常,以为再观察些时间;直到接到安母的电话,听说她想离开,回她父母那儿,他才惊觉事态的严重。

    仔细回忆从昨晚带她来这里,到这一刻的每件事,说过的每一句话,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实在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唐聿城决定等她醒来好好谈谈。

    于是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坐下。

    伸手想触碰她,却见她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他心脏猛地一震,缓缓收回了手,唇瓣抿紧,脸色是掩不住的复杂和凝重。

    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安小兔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时,看到坐在床边的唐聿城,她脑子立刻就清醒了。

    “醒了?饿了没有?晚餐想吃什么?”唐聿城嗓音低醇温软,一连问了几个很日常的问题。

    安小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呃你下班啦,回来多久了?”

    看向窗外,天色已黑,继而才发现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刚回来没多久,看你睡得沉,便没有叫醒你。”他边回答,边暗中观察着她的脸色。

    安小兔了然点了点头,想到睡前的那些事,缓缓垂下了眼眸。

    唐聿城准确捕捉到她眼底飞掠过一抹的黯然和压抑,眉头微蹙了一下。

    见她起来,他体贴地伸手扶着她,放柔了语气试探说道。“怎么突然不说话?在想什么?”

    “没没……”安小兔撑起一抹笑,转移了话题,“我饿了。”

    睡了一觉醒来,她的脑子清醒了许多;想回爸妈那儿的念头消了不少,倒是很想很想跟他一直在一起。

    “嗯,我带你去吃晚餐。”

    唐聿城决定吃了饭,再和她好好谈一下‘人生’。

    安小兔走下了床,突然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把脸埋在他胸口。

    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唐聿城微怔了下,眸底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光芒,颀长挺拔的身体僵了僵;随即,缓缓抬起手,将她抱在怀中。

    沉默了几秒,他轻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抱你一下。”

    安小兔连自己都无法解释这突然抱他的举动,抱了就是抱了,但却没有一丝后悔或懊恼的念头。

    闻言,他抱着她的双手改为捧住她的脸,低头封住她的唇。

    这个吻充斥着极重的占有欲,但又不失温柔;仿佛要把她吞入腹中,但同时又有种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疼惜宠溺,矛盾而深情。

    没多久,安小兔便无力招架,呼吸急促、身体瘫软地倒在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