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220章 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突然被抱起,安小兔小惊吓一下,前一刻还纠结着罗海心的事,这一刻却因惊吓而忘了,脑海中甚至不受控制浮现一些羞羞羞的思绪。

    “等……等一下。”被放在床上,安小兔不敢看他,眼睛又不知该往哪儿放,“这……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哦?怎么说?”

    “现在是白天……”

    唐聿城微怔一下,随即领悟她这话的意思,幽暗的眼眸深处有点点星火闪烁,唇角缓缓勾起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

    “有何不好?我觉着挺好的。”

    他站在床边,淡然说着,从容抬起右手,修长好看的手指扯着领带,动作缓慢而优雅。

    安小兔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的动作,暗暗咽了咽唾液,双手攥着被子边缘。

    “聿、聿城……这白日……宣……宣淫,不……不好的;对了,你上班时间好像快到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她小脸涨红,鼓起勇气艰难吐字道。

    白日宣淫?仅仅一个词,在加上她又害羞又紧张的反应,就把唐聿城撩拨得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要好好疼爱她一番。

    “工作不及你重要。”

    他嗓音温软说完,随手将领带和外套搭在一旁的椅子上,然后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搂入怀里。

    安小兔以为他要那个什么,吓得挣扎了几下,发现他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很安分地抱着自己,她停止了挣扎,抬起头看他。

    “不是想我陪你睡觉吗?睡吧!”唐聿城好心情地勾了勾唇,大掌覆在她的眼睛上,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温和道。

    安小兔听他这么说,小脸瞬间红得不能再红。

    原来是自己误会他的意思了,想到前一刻说的那些话,她恨不得找条缝隙钻进去,不要见人了。

    转念又想到他方才故意放任自己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安小兔哼了一声,泄愤似的掐了一下他的腰。

    坏人!

    对于她的小报复行为,唐聿城像是不痛不痒般没反应,始终抱着她。

    他很喜欢如今的时光,能够日日见到她,碰到她,抱着她,亲吻她,甚至是更亲密的接触。

    这样每天在自己怀里睡着,醒来第一个看到的是她……

    一起陪伴着小兔子长大。

    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

    安小兔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睡梦中却很不安稳。

    梦境中,梦见罗海心给唐聿城深情告白,而唐聿城虽没有接受,但也没有拒绝;还有两人一起工作,配合默契无间的日常画面。

    睡醒后,安小兔回想那让她记忆无比深刻、又充满危机感的梦,就有种特别无助又想哭的冲动,情绪也因此变得格外低迷。

    想想,罗海心是凭自己的实力成为唐聿城的左右手的,她无法提出无理要求让唐聿城把罗海心调离。

    可一想到两人朝夕相处的画面,她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刺痛难受,呼吸不畅。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费了一些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安小兔换了套衣服便离开房间,打算出去透透气。

    由于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安小兔只是在别墅的附近随便走走,偶尔遇到一两个军官,对方像是没看到她般,身姿挺直,目眺远方,面无表情从她身边经过。

    对此,她也没太在意,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安小姐,军营重地,请不要随意乱走。”

    一道冷漠且带着警告的女声响起,安小兔身体一僵,目光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见一身军装的罗海心正一脸冰冷严肃朝自己走来,全身散发着带有敌意以及冰冷的气场,充满压迫感。

    她越靠近,安小兔便感觉心头有些压抑,喘不过气。

    “我……我没有乱走。”面对情敌,安小兔强撑着气势,故作淡定说,“聿城说这一片是住区,我可以……”

    “那么,请问安小姐知道这片军官住区划分的界限在哪里吗?”罗海心美眸冷冷一眯,语气有些咄咄逼人质问。

    料准安小兔说不出来,退一步说,就算唐聿城告诉了安小兔,以她这迷糊的性子,肯定也记不全的。

    “我……”安小兔一时说不出来,聿城只告诉她一个人在家无聊的话,可以在别墅附近走走,一个人的时候不要走太远没事的,但并没有告诉她,这片住区的划分界限。

    她垂着眸子,有些底气不足辩解道,“我只是在这附近走走,没有走远,不会踏入军营禁区的。”

    潜意识里,安小兔挣扎着不想在情敌面前败下阵来。

    但罗海心仍步步紧逼,态度极强势。

    想到安小兔竟是那人的妻子,她更不可能放过打压欺负安小兔的机会。

    “安小姐,这里是特种兵军营,不像在学校;聿城对我们‘枭狼’特种部队而言,更是无比重要的存在;你身为他的妻子,跟他来到这里,已经成为他的包袱了,可能会让他以后工作起来都绑手绑脚的,不过……”罗海心就是吃准了安小兔性子软,好欺负,刻意挑拨警告道。

    早上和安小兔交手之后,她便立刻用了些特权,调查了安小兔。

    调查结果让她更加不甘心。

    安小兔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平凡,甚至在工作上,都对他完全没有帮助,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那个高高在上又尊贵的男人。

    她也了解到,安小兔是唯一一个他能触碰的女人。

    也是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得已和安小兔在一起的,罗海心猜测地想。

    收回了神,罗海心又继续撂下重话,“不过,这是他的私人决定,我无权干涉和阻止,我只是希望你身为他的妻子,能懂事些,不要再继续给他徒增麻烦,不要让他那么累。”

    安小兔被教训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用力咬了咬唇,双手握紧成拳头,却不知该怎么反驳罗海心的话。

    沉默了半晌:

    她缓缓开口说道,“多谢你的忠告,我以后会注意的,没什么事我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罗海心再次开口,便匆匆转身,落荒而逃般朝别墅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