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不准吻我,不准抱我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吓得全身僵硬,愣在原地无法动弹,屏住呼吸看着那朝自己挥来的肥厚手掌——

    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掌蓦地抓住金链子男人的粗壮手腕,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便听到‘咔’的一声,金链子男人的手腕已经呈粉碎性骨折。

    “啊啊啊……”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安小兔吓得全身发抖,还没来得及看清出手的人是谁,感觉腰间一紧,下一秒,整个人落入了一个结实温暖的胸膛里,很淡的香水味道混合男人专属的冷冽气息窜进鼻腔。

    她抬起头一看,一张熟悉的英俊如斯脸孔映入眼底,惊慌不安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随即,想到他和司空琉衣在这里一起共进午餐的事,她的心一沉,垂低了头。

    唐聿城看她脸色苍白,又想起刚才那让人魂飞魄散的惊险一幕,整颗心就忍不住疼痛窒息,如果他今天没有在这间餐厅用餐,又或者凌霜迟了一步,他根本不敢想象她会……

    “处理掉。”唐聿城嗓音如来自地狱修罗般森冷,对迟他一步出现的凌霜冰沉无情命令道,然后一把抱起安小兔离开了餐厅。

    那句‘处理掉’在外人听来,单纯以为是唐聿城让人处理善后工作;实际更深一层含义是:毁灭!

    出了餐厅,安小兔才慢慢回过神来,惊叫道,“啊?我买的午餐还没拿。”

    “闭嘴!”唐聿城阴沉着脸低吼了句。

    这个讨打的女人,竟敢让自己如此受惊吓。

    安小兔用力瞪着他,瞪了一会儿,然后收回了视线,倔强地抿着唇不再说话,心里有些酸涩想哭。

    她其实很怕,如果他刚才没出现的话,她会不会真的被那个男人打了?

    窝在他怀里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双手轻轻放在腹部。

    还好他及时出现,还好小兔子没事。

    唐聿城将她放进车内,替她扣好安全带,声音放柔安抚说道,“小兔,没事了。”

    安小兔还是紧抿着唇,垂低下头没有说话。

    唐聿城倾身将有些轻颤的她抱在怀里,薄唇落在她的额头、脸颊,轻吻如绵密如雨得吻着她的唇瓣……

    突然,感觉嘴唇一痛,他迅速离开她的唇,见她一双喷火的星眸正用力瞪着自己;唐聿城一时有些弄不清状况,想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咬自己。

    “不准吻我!”安小兔像只竖起尖刺的小刺猬,眼眶微红瞪着他。

    “……”都说孕妇脾气古怪,阴晴不定,唐聿城叹了一口气,改为轻拥着她,“好,不吻。”

    “放开,不准抱我。”

    安小兔一双小手抵在他胸前,用力推拒着他。

    唐聿城沉默了几秒,然后缓缓放开了她。

    看到他果然松开了自己,安小兔的眼泪却立刻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小兔,你别哭啊,你想怎样?告诉我。”唐聿城一看她哭,顿时慌了神,连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忙抽了几张纸巾擦去她脸上的眼泪。

    安小兔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纸巾,胡乱擦掉脸上的眼泪,眼眶微红,一双经泪水冲刷的清澈水汪汪大眼用力瞪他一眼,然后用力一擤鼻涕,生气地将纸巾抓成一团,发泄地往他身上一扔,推开车门走下了车。

    “小兔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唐聿城也跟着迅速下了车,用身体堵住她的去路。

    “不用,你让开。”想到他和司空琉衣吃饭的事,安小兔的心里就堵着一口气。

    “不让,我还有些账没跟你算。”他说着,再次将她横抱起来。

    安小兔一情急,脱口而出道,“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不记得你还有什么账要跟我算。”

    唐聿城心底猛然升起一股怒火,在瞥见司空琉衣的身影后,那股怒火顿时熄灭了,甚至觉得她这句话说得太对了;毕竟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话,落在有些人耳朵里,更具有说服力。

    将她放坐在车上,锁了车门,他才绕到驾驶座,启动车子离开。

    “小兔,吃过午饭没有?妈说你跟雅白出来的,雅白呢?”唐聿城开着车,轻声问道。

    安小兔委屈地把脸撇向一遍,不搭理他。

    跟别的女人吃饭被她撞见,竟然连句解释都没有。

    “张开嘴。”唐聿城略清冷的嗓音带着一丝蛊惑,安小兔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

    等回过神后,她才发现自己嘴里多了样东西,刚要吐出来,唐聿城像是料到她会有这般反应,大掌轻捂住她的嘴巴。

    “是话梅肉馅儿的巧克力。”唐聿城解释道。

    她最近孕吐得厉害,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东西吃得极少;听说孕妇爱吃话梅之类的小零食,不过能量不高,于是他便找人定制了这款话梅馅儿的巧克力。

    而且孕妇吃适量的巧克力有利于胎儿发育,孕妇心情也会变好。

    安小兔咬碎口中的巧克力,巧克力甜中带苦,融合了酸咸的话梅肉,那种口感很带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语气有些酸,逼问道,“说,你车上怎么会有巧克力的?是不是要给司空琉衣的?”

    “关她什么事?”唐聿城眉头微蹙了一下,解释说道,“你最近不是孕吐得厉害吗?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我就找人试着做了这款巧克力,本打算周末再拿给你尝尝的。”

    安小兔听了,心底涌起一股甜蜜,不过还是板着脸说道,“哼!有时间跟司空琉衣在这里吃饭,却要等周末才拿给我。”

    他要是不解释清楚,她、她……她可是要生气的,巧克力都哄不好那种。

    唐聿城一愣,睨着她的脸,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几秒后,唇角微扬,“我跟她吃饭,是谈工作上的事;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司空琉衣有些人脉吗?最近工作遇到瓶颈,正好她又主动找上门,虽然我不喜欢跟她接触,不过为了工作还是必须要跟她接触;你放心,我跟她只会在工作上有接触,银货两讫……我有你就够了。”

    “真的?”安小兔听了他的解释,心底的幽怨郁闷顿时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