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怎么感觉有点儿像相亲?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紧张地捏了捏手心,语气平静说出早就想好的说辞,“我承认我不是个聪明人,更想不出什么好方法劝二爷和我离婚;唐老先生当初用什么方法要我跟二爷离婚的,我就依葫芦画瓢,以死相逼坚持要离婚,二爷知道我怀孕了,怕我有个什么不测,一尸两命,最终只能同意了。”

    “什么不是聪明人,我看你的手段非常高明,你是要让二少把我恨了。”

    唐老爷冷哼一声,凌厉逼人的目光扫过安小兔,浑身散发的强大威压使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想起前两天二少来医院告诉他离婚的事时,还说有点儿很他。

    他的心就像被硬塞了一块海绵似的,心里沉甸甸的,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安小兔抿了抿唇,替自己辩解,“唐老先生只要我跟二爷离婚,但并没有规定我不能用这种方法逼二爷和我离婚,至于恨不恨的,那就是唐老先生跟二爷之间的事了。”

    她知道要骗得过唐老爷子,并不容易。

    为求逼真,她甚至连对唐聿城的称呼都变得生疏了。

    唐老爷子怒哼一声,撂下话说道,“虽然你跟二少离婚了,也签了什么只要孩子的协议;不过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允许唐家的血脉流落在外的,等你生下孩子后,我就立刻将孩子带回唐家抚养。”

    “唐老爷子应该也知道离婚协议的内容,如果二爷跟我抢孩子的话,那他名上的kr·c国际股份就必须无条件让渡到我名下。”

    相较于唐老爷子的凌厉逼人,安小兔的表现则显得小心翼翼多了,准确来说是谨慎。

    生怕说话不严谨,教唐老爷子瞧出个什么端倪。

    “安小兔,有句话叫贪心不足蛇吞象,你可别教自己的贪心害了自己。”唐老爷子沉冷的声音带着一股狠戾,因为安小兔的这番话,对她仅存的一丝内疚也消失殆尽了:

    “我会给你一笔钱,不过kr·c国际的股份你想都不要想;你或许不知道唐家的一些阴暗手段吧,要一个人消失,是件很容易的事。”

    唐老爷子撂下这番警告后,安小兔也没再多待便离开了医院,虽然她知道一切都在聿城的控制之中。

    可是以想起唐老爷子那番警告,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唐斯修是唐老爷子的嫡曾孙,他的死成了唐老爷子的心结,偏偏他还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她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自己怀孕又已经跟聿城‘离婚’了,唐老爷子估计会用强硬手段拆散他们吧。

    一双崭新铮亮的皮鞋出现在眼前,安小兔猛地抬起头,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名家手工黑西装的混血男人站在自己近在咫尺的位置,深棕色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脸庞深邃俊美,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绅士优雅气质,俨然上流社会的风度翩翩贵公子。

    撞上陌生男人的温润目光,安小兔赶忙收回神,歉意说道,“先生,是不是我挡到你的路了?不好意思。”

    她说着,连忙侧身让他过去。

    “不,安小姐误会了,是安老先生要找你。”男人看着她略慌张的小脸,优雅从容地笑笑解释道,略带英国腔调的嗓音听起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来有股绅士高贵味儿。

    爷爷找她?

    安小兔循着男人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不远处正听着一辆黑色奔驰,车窗降下,安老坐在车内。

    她微微颔首表示感谢,然后朝安老先生走去。

    “爷爷。”安小兔站在车外,轻声喊了句。

    “还知道我是你爷爷?从日本回来那么久也不知道来看看我。”安老哼了声,关于婚礼的事他也是个之情者之一,停顿一下又说道,“上车,陪爷爷吃个饭。”

    “哦好的,爷爷。”安小兔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安老指了指坐在前面副驾驶座的混血男人,为她介绍道,“小兔,这位是爷爷好友的孙子,叫穆逍寒。”

    “穆先生,你好!”安小兔中规中矩地打招呼,隐隐觉得这种情况有些诡异,但是又说不出怎么个诡异法。

    前面的男人转过来对安小兔露出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优雅说道,“叫我逍寒吧,叫穆先生显得太生疏了,我也叫你小兔吧。”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安小兔也不好拒绝,况且她觉得只是个称呼而已,于是点头‘嗯’了声,

    穆逍寒很会聊天,也很懂得何如逗女孩子开心,安老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两人的互动,心底很满意。

    到了餐厅。

    吃饭吃到一半,安老突然借故说有急事,离开前还叮嘱穆逍寒记得把安小兔安全送到家。

    安小兔才渐渐明白过来,这情景怎么有点儿像相亲?

    问题是她现在是已婚少妇啊,爷爷还明知道她肚子里有只小兔子。

    爷爷到底怎么想的?

    “小兔,饭菜不合你胃口?”穆逍寒看她有些心不在焉,温笑浅问道。

    “不是。”安小兔摇摇头,沉思了片刻,才略不自在说道,“呃……穆先生,我怎么感觉我俩现在,有点儿像相亲的情景。”

    “哈哈……”穆逍寒爽朗一笑,突然心生一股玩味想逗逗她,“我们现在确实是在相亲,而且我对小兔你很有好感。”

    “咳咳——”安小兔被他的话吓得呛红了脸,连忙端起桌上的水喝了起来,待缓过气后,“穆先生,我爷爷没有跟你说过我已经结婚了吗?”

    “安老先生确实跟我说过,不过安老先生也说你已经离婚了,而我不介意你结过婚。”

    “可是并不是……呃我是说我已经有孩子了。”她及时改了口,并不打算让穆逍寒知道她和聿城‘离婚’的真相。

    “哦,这个并没什么,我不介意喜当爹,我对小兔一见钟情,对你的孩子自然也会爱屋及乌。”

    “……”

    安小兔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果然是留过洋的,思想不是一般的前卫。

    过了半晌,她才讷讷说道,“可是我并不喜欢穆先生。”

    “小兔对我不是一见钟情没关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日久生情。”穆逍寒看着她的目光规矩,语气格外温软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