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88章 真是越来越腹黑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墨采婧被他格外平静的眼神暗吓了一跳,想到儿子和小兔结婚之后,冷酷无情的他才渐渐变得有人情味,也懂得笑容为何物,懂得疼人了,如今离婚了,他又变回了以前那样,甚至比以前更冰冷,她的心就忍不住难受了起来。

    沉思了片刻,她拍了拍他的手背,温言安慰道,“二少,你别乱想,妈会帮劝劝你爷爷,让他同意你跟小兔复婚的。”

    “不用了,这件事妈不许插手。”

    唐聿城淡漠说完,便头也不回离开了。

    墨采婧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鼻子一酸,内心满是酸楚,泪水不受控制地涌上眼眶。

    她了解儿子的性子,一旦决定的事,是不容改变的。

    两人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小兔还怀孕了,怎么就离婚了呢……

    唐聿城离开了医院,坐上车后,随手将装着离婚协议书和离婚证的文件袋丢到副驾驶座位上,然后拿起烟盒,像是想起了什么,动作一滞,直接把烟盒丢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启动车子扬尘而去。

    半个小时后,安家

    听到门铃响,安小兔快步走去开门,看唐聿城站在门口,她紧张地喊了一声,“聿城……”

    “爷爷知道我们‘离婚’的事了,他知道你净身出户,只要孩子后,气疯了。”唐聿城扫了眼客厅没人,才轻描淡写低声解释。

    “爷爷没事吧?”想起唐老爷子还住着院,安小兔忍不住有些担忧低问道。

    “他能有什么事?”他冷哼地反问,有放柔了声音对她说道,“即使他是我爷爷,我也不能让你受委屈了。”

    爷爷这些天一直在追问小兔跟他离婚的进展,这件事,他是真生气了。

    这是他和小兔的婚姻,如果他不想离婚,谁都休想拆散他们。

    安小兔心脏一柔,知道这男人很护短的,随即拉着他走进屋里,“到我房里说话。”

    她跟聿城‘离婚’的事,并没有告诉父母。

    只是跟父母说聿城这两天要回部队了,她想念他们,所以就回来住了。

    而她母亲知道她怀孕了,加上唐斯修的事,担心她婆婆平时没什么心情照顾她,聿城又不在家,怕她孤独,便巴不得她回家住,以便照顾她以及未出世的外孙。

    房间里,唐聿城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大掌轻柔摩挲着她柔嫩顺滑的脸颊,叮嘱说道,“小兔,我明天就回部队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没事不要到处乱跑,有什么需要直接打电话告诉凌霜;我也会经常回来看你和小兔子的,产检我也会陪你去……”

    “爷爷知道你要孩子这事,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估计还会找你麻烦,爷爷找你,你就随便忽悠过去;他要是让你签什么放弃孩子的协议,你坚持不签就行了;你怀着孩子,爷爷不会对你怎样的。”

    他了解爷爷的行事作风,先给她打个预防针。

    “唔,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经常来找我,又陪我去产检,不怕爷爷怀疑我们……?”安小兔捏了捏他的鼻子,挑眉笑问道。

    爷爷年轻的时候可是开国大将军,她不认为他们能这么轻易就骗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过爷爷。

    没准等爷爷缓过神后,就怀疑是不是被算计了。

    “我是跟爷爷说我们离婚了,还说已有形同陌路,井水不犯河水了,不过……”他微微一顿,唇角带起一丝奸诈的弧度,“有个成语叫‘余情未了’,然后就忍不住‘藕断丝连’了。”

    “啊?你真是越来越腹黑了。”安小兔惊愕说道。

    不过她也知道唐聿城表面说的轻巧,但实际要和唐老爷子暗地里斗智斗勇,还不能让老爷子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的算计,否则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你不喜欢?”他低沉着嗓音问。

    “没、没有,”安小兔被他目光灼灼盯着,小脸忍不住染上粉色。

    “那就是喜欢了。”唐聿城眼睛微眯望着她薄红的脸颊,模样很是甜美诱人。

    下一秒,他低头轻咬了一下她的粉颊。

    安小兔‘啊’地轻声一叫,小手抚着被他咬过的地方,“你干嘛咬我。”

    “想咬就咬,要不是你怀着小兔子,我还想再做些别的。”唐聿城咬着她的耳垂,低声呢喃着。

    从在日本她醒来之后,他就不曾要过她了。

    望着她耳廓染上红晕,他清冷的眸子火热了几分。

    他发现挑||逗她,说些亲密的话,看着她为自己娇羞脸红,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他的话让安小兔脸颊爆红,简直羞得不敢看他。

    这个男人说话越来越邪气了,人前面瘫寡言,私底下却越来越闷骚到极致。

    不过她却觉得很开心,因为只有她才能看到他的另一面。

    这对于她来说是非常特殊的荣幸。

    ……

    果然,不出唐聿城所料。

    在唐聿城回‘枭狼’特种部队之后,安小兔便接到唐老爷子的电话,把她叫去医院一趟。

    “你真的跟二少离婚了?”唐老爷子语气质疑地问,浑浊却锐利的眼睛打量着安小兔,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那天被二少接二连三的告知所震惊,以致一时无法思考;后来冷静下来一想,以他对二少的了解,二少一旦认定一样东西,是很难改变的。

    他不信才短短一星期,以安小兔的能耐,竟能说服二少和她离婚。

    不过他后来派人查了那离婚证,确实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是。”安小兔低垂着眼眸,语气温顺回答。心里却紧张得不行,虽然唐聿城提前给她打过预防针,不过此时站在唐老爷子面前,尤其是他那凌厉的目光,教人无处遁形。

    “那你怎么说服二少跟你离婚的?”唐老爷子又严声问道。

    安小兔紧张地捏了捏手心,语气平静说出早就想好的说辞,“我承认我不是个聪明人,更想不出什么好方法劝二爷和我离婚;唐老先生当初用什么方法要我跟二爷离婚的,我就依葫芦画瓢,以死相逼坚持要离婚,二爷知道我怀孕了,怕我有个什么不测,一尸两命,最终只能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