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收起你那如狼似虎的目光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低着头,伤心又委屈说道,“爷爷当时把话说得那么重,我能不同意吗?要是我拒绝了他的要求,万一刺激了爷爷,加重他的病情怎么办?”

    停顿一下,她假设地反问,“如果今天换成我爸妈以死相逼,要你跟我离婚呢?”

    “……”唐聿城无言以对,深吸一口气,安抚说道,“离婚这件事,你不许再乱想,知道吗?我会想个办法让爷爷放弃的。”

    她的身体才养好,他不希望她再受什么刺激,再动了胎气。

    “知道了。”安小兔温顺地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肯定回答,唐聿城才缓缓启动车子。

    ……

    回到家,吃过晚餐后。

    他把安小兔送回房间,便转身进了书房。

    安小兔看着堆在房间里的,今天下午和雅白血拼的战利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赶忙从包包里拿出今天去医院检查的怀孕报告,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看了起来,看到不懂的专业术语,便用手机搜索词解。

    仔细看完怀孕报告后,她又认真端详着彩超照片,胎儿已经发育得初具人形了,如握拳大小。

    指尖轻抚着上面的图像,一股温馨幸福感在心底炸开,安小兔感觉整个人暖暖了。

    这是她和聿城的孩子呢……

    如果他知道他要当爸比了,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她很期待。

    看了眼时间,她将怀孕报告和彩超照片压在枕头底下,然后走进浴室洗澡。

    书房内

    唐聿城想起今天下午在医院,爷爷说的话,眉心拢了起来,沉思了一会儿,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那头,心理医生莫辰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还是不免吓了一跳,直觉中将大人肯定又有什么感情问题要咨询他了。

    稳了稳心神,接通电话,“中将,晚上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得到您的?”

    “嗯。”唐聿城冷冷应了声,心底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冷冷说道,“莫医生,我夫人怀孕了,不过她并不想那么快要孩子,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欣然接受这个意外的孩子?”

    “……”电话那头,莫辰被他突然投下的炸弹炸得目瞪口呆,中将大人要当父亲了?

    迟迟等不到对方回答,唐聿城又沉声命令,“莫医生,说话。”

    “哦哦,容我想想。”莫辰赶忙回过神来,啊!中将大人这次问的这个问题也太难了。

    “中将,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的一位已经当母亲的女性友人。”

    “嗯。”

    唐聿城挂电话后,在房间内一边思考着一边来回踱步。

    他必须尽快让小兔知道并欣喜接受她怀孕的事,因为如果小兔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怀孕的话,那么那个为了让爷爷彻底打消逼他们离婚念头的计划就无法实施下去了。

    莫约过了十几分钟,手机铃声刚响,他就立刻接通。

    “中将大人,我刚刚问了我的朋友,她给的意见大概是让中将夫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人多去接触一些小孩子,以激发她的母性本能,然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就委婉地试探或者跟中将夫人假设地问她如果现在怀孕的话之类的,如果中将夫人表现欢喜或者向往的话,那说明她并不排斥什么时候有孩子了,基本这个时候就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比如假装突然问她例假多久没来?或者突然说一些孕妇的症状,装作一惊一乍地问她会不会是怀孕了……”

    莫辰一口气说完后,长长吐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

    哎!他有种预感,要是以后中将大人的孩子出生了,关于教育问题,还有得咨询自己呢。

    “嗯。”唐聿城惜字如金应了声便结束了通话。

    仿佛解决了世纪大难题,他唇角微扬,步伐变得轻快优雅,离开书房,朝房间走去。

    看到安小兔正在吹头发,他快步走了过去,接过她手中的吹风机,动作熟练而温柔地帮她吹头发。

    虽然他始终没有说话,不过安小兔还是隐隐感觉得出他的心情似乎不错。

    似乎自从唐斯修失踪到发现死亡,至今,他还是一次心情如此好。

    安小兔没有开口打破这份极为难得的好气氛,安静地让他帮自己吹头发。

    待头发吹干后,唐聿城一把抱起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我去洗澡。”

    “嗯嗯快去,我等会儿有好事要告诉你。”安小兔忙不迭点头,想着枕头下压着的怀孕报告,激动与兴奋袭上心头。

    唐聿城目光深沉看了她一会儿,她的双眸灿亮如星,如大海星辰,漂亮得令人移不开眼,还有那压抑着微扬的唇角,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吻上去。

    而事实他也确实是俯下身,吻上了她的唇瓣。

    薄唇狠狠地触碰到她的唇,缠绵辗转,火热深入……直到她满脸通红,呼吸变得急促而尖锐,他才离开她的唇。

    只是一个吻,就轻易点燃了体内的欲||火,不过他并不打算再继续下去。

    怀孕前三个月不宜过夫妻生活,虽然每晚温香软玉在怀,却不能吃,但是想到她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即使忍得痛苦,他也甘之如殆。

    “你、你干嘛突然吻我?”毫无预兆。安小兔喘着气,眼底浮起一层雾气,双眸迷离望着他。

    “想吻就吻,何须理由。”

    唐聿城似是意犹未尽地用舌头舔着嘴唇,然后转身朝浴室走去。

    这个男人说的情话真是越来越露骨了,简直教人脸红,安小兔双颊染红着在心底腹诽。

    好不容易等到唐聿城洗完澡,然后又倒数着时间看着他擦头发,吹头发。

    “小兔,收起你那如狼似虎的目光。”唐聿城背对着她,吹头发的动作一滞,喉咙有些发紧说道。

    心底一叹:自己在情事上的自制力还有待加强,只是被她这么目不转睛盯着,身体就起了反应。

    安小兔的耳根瞬间红了,移开了视线,抓着被子边缘的上手缓缓将被子拉上来了几分,只露出半张脸;她的目光只是单纯地在欣赏他流畅优美的背部肌肉。

    哪里如狼似虎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