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66章 婚礼前夕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聿城在这一次剿灭大毒枭尼尔森一个重要支点之后,将剩下的事情安排给其他部下去处理,短时间他是不会再有什么动作的。

    在距离婚礼还有三天时,他开始连休了十五天的婚假。

    安小兔这边,唐家知道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结婚而耽误学生的课程,加上快期末考了,于是给她请了代课老师。

    为了让儿媳妇以最漂亮的一面出现在婚礼上,唐夫人墨采婧专门请了一支美容师队伍,一连几天,就给安小兔做全身按摩保养和美容,把她弄得肌肤赛雪,吹弹可破。

    直到婚礼前一天,墨采婧才让她待在家里养好精神。

    当晚。

    安母抱着一个金丝楠木镶嵌玉石的木匣来到安小兔的房间,眼眶有些泛红,泪光闪烁。

    “小兔,过来,妈有些东西要给你。”想到养了二十几年的宝贝女儿要嫁人了,虽然还是在同一个城市,可是安母的心里还是有着浓浓的不舍。

    安小兔穿着睡衣走到母亲面前,问道,“妈,是什么东西?”

    安母打开木匣,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是爸妈这些年给你准备的嫁妆,虽然不及唐家的九牛一毛,也知道唐家不会亏待你,但这是爸***一片心意。”

    “妈,我不缺钱,这些钱你留着,过两年退休了,跟爸环游世界去。”安小兔拒绝说道。

    之前初次去唐家见聿城父母时,唐家人给了她一大笔见面礼,她都还没动。

    甚至打算以后将这笔钱交给父母,让他们有一个美好幸福的晚年生活。

    “这是给你的嫁妆,不缺钱也得收;至于我和你爸,你不用担心,我们有为自己存有养老钱。”安母说着,将银行卡放回去,因为这个木匣等一下要交给女儿的。

    木匣里面还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精致木盒子,安母从里面取出一个血玉镯子,上面雕刻着精致的凤凰腾飞图案,玉镯通体剔透,深浅不一的红色,在灯光照耀下,玉镯最深处仿佛有火红熔液流动,看起来格外神秘漂亮。

    “这只玉镯是向家祖传下来,原本是传给长媳的,到妈这一代,你外婆只生了妈妈一个,便将玉镯传给了我;如今妈把它交给你,你可要好好保管着,希望以后能继续传下去;还有,以后想爸妈了,就回来看看,知道吗……”安母便边眼眶泛红说着,边将玉镯带进她的手腕里。

    安小兔被母亲的情绪感染,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一把搂住母亲,突然哽咽着说道,“妈,我不嫁了。等会儿我就让聿城把婚礼取消了,我一辈子陪着你和爸。”

    “胡闹,你要敢再说不嫁,信不信我打折了你的腿。”安母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被她这么一说,什么伤感不舍情绪冲散了不少:

    “你啊,别以为仗着聿城那孩子疼你,就可以乱来;还有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嫁了就别回来了,省得一回来就气得我心肝疼;况且,如今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了,嫁出去了,我和你爸终于能过两人世界了。”

    &nbsp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 安小兔的玻璃心瞬间碎了,她还没嫁出去,母亲就开始嫌弃起她了。

    令人生气。

    不过她知道母亲说的是反话,抱着安母的手更紧了,掉着眼泪笑道,“妈,我永远爱你,也永远爱爸;这么多年来,谢谢你们把我养大成人,我以后没事就回来看你们。”

    “少说些辱肉麻兮兮的话。”安母推开了安小兔,将木匣子交到女儿的手里,“里面还有些都是向家传下来的首饰,你自己慢慢看,看完了就早点睡觉,明天就是婚礼了。”

    安母说完,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

    安父站在走廊,看到妻子从女儿房间出来,便迈开步子走向妻子。

    “老公,我好舍不得我们家小兔;仿佛昨天还在襁褓中的女儿,一眨眼间就长大了,如今还那么快嫁人了……”安母把脸埋进丈夫的胸膛里,哭着说道,“不过她能遇到聿城那么好的男人,我是又很开心,又很舍不得。”

    光阴似箭,时间快得令人猝不及防,她还没完全做好送女儿出嫁的心理准备,女儿就突然闪婚了,感觉没过多久,明天就是女儿的婚礼了。

    令她欣慰的是聿城那孩子疼女儿可谓是疼道心尖上了。

    安父深吸一口气,轻柔拍了拍妻子的背,说道,“你以后要是想她了,就打个电话让她回来;聿城工作忙,不能每天回家,你也可以去看她,小住几天什么的。”

    “即使能经常见,可又不住在家里,还是舍不得。”安母低声哭泣,伤感说道,“感觉宝贝多年的东西被人偷走了,心里空空的。”

    “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安父突然提议道。

    “……”

    安母愣了愣,随即保养合宜,风韵犹存的脸上浮起一抹红云,退出他的怀里,佯怒骂道,“一大把年纪了,还生什么生?安邵华你越老越不正经了,今晚给我睡书房。”

    说完,快步朝房间走去。

    安父紧跟在妻子身后,赶忙赔笑解释道,“老婆,我随口说说的。你这个年龄的,怀孕可是属于高龄高危孕妇,就是你想生我还不允许呢,我是不容许有一丝失去你的风险存在的。”

    当年妻子差点儿难产生下女儿之后,他便悄悄去医院做了结|扎,不打算再要孩子了。

    见妻子推开房门,准备走进房间,安父又急忙说道,“老婆,你可以让我跪一个小时键盘,但是我拒绝睡书房。”

    “进来。”安母忍笑娇嗔道,这辈子只对这个男人没辙。

    安父像是怕妻子后悔般,动作灵活闪身进了房间,还顺手把门反锁了起来。

    对于女儿嫁人的事,安父是没有太大不舍的,毕竟妻子在他心底才是第一位的;什么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安父只觉得是情敌,平时女儿分走妻子太多注意力他都要吃醋。

    如今女儿嫁出去了,以后他就可以和妻子过两人世界了,没有了电灯泡在家里,想怎么恩爱就怎么恩爱,光是想想都觉得又激动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