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64章 你的腰累不累?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聿城沉思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去国外参加军事演练比赛。”

    这是他第一次骗她。

    与工作有关的事,他不希望她知道太多,尤其是这次的事。

    他不想将她牵涉其中。

    “司空琉衣安排你去的?”安小兔沉着脸色追问道。

    唐聿城皱起了眉头,冷嗤否认道,“怎么可能。”

    “那司空琉衣说你这阵子之所以不跟我联系,大部分原因都是她造成的;那么,你去国外参加军事演练比赛,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这么说?”安小兔转过头怒瞪着他。

    “……”唐聿城没想到撒了一个谎,就要再撒一个谎来圆。

    这会儿他一时又想不到好的借口,只能紧抿着唇,保持沉默不说话。

    “唐聿城你竟然敢骗我。”安小兔一脸的悲愤伤心,眼里闪着泪光说道,“你这阵子肯定是跟司空琉衣在一起了,所以才没有跟我联系,怕露馅儿,对,一定是这样。”

    有个戏精闺蜜,安小兔多少学得到一点儿演技。

    “不许乱说,我永远不会和她在一起;我不跟你联系是因为……”唐聿城急欲解释,可话到嘴边又住了口,咬住薄唇不再说话。

    “是因为什么?快说。”安小兔急问道。

    唐聿城觉得有必要做些什么来分散小妻子的注意力。

    于是,下一秒——

    他原本握着她的双手,压上她的肩,将她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上她,薄唇吻上令他魂牵梦萦了好久的粉色柔嫩唇瓣,修长好看的手指撩起她的衣服,一寸寸白皙嫩滑如羊脂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唔……”安小兔没想到他会突然推倒自己,一时吃惊得瞠大了双眼。

    男人略带薄茧的火热大掌在她肌肤上摩挲着,大掌带着点儿粗糙的温柔抚||摸,撩起一阵阵酥酥麻麻的奇妙感,舒服得她整个人都起鸡皮疙瘩了,忍不住轻颤了起来。

    唐聿城对小妻子的宠爱是公认的,虐起狗来,不带手下留情的。

    只要能让小妻子开心的、舒服的,他要给就绝不手软;所以,在夫妻情事上也一样,一旦让他发现小妻子的敏感点,就使劲儿地撩。

    于是,原本还打算反抗的安小兔,没几分钟就在他身下败下阵来了。

    至于接下来,当然是体力好够持久的唐二爷,使出浑身解数,继续狠狠地用力地疼爱小娇妻了。

    ……

    事后,已经是下午了。

    安小兔忍着身体的酸疼背对着唐聿城,心底暗骂: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为了回避自己的问题,竟然想得出用这种手段。

    而自己也太不争气了,没几分钟就城池失守了。

    唐聿城看自己的小妻子在生气,于是放缓了语气,讨好地问,“小兔,你的腰累不累?我给你按摩。”

    “不许碰我。”安小兔拍开他的手,腮帮子鼓起,目光警告地瞪着他。

    唐聿城却强势地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让她趴在床上,然后开始熟练地替她按摩。

    安小兔挣扎了几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下,就消停了,默认了他的示好行为,不过依然板着脸。

    渐渐地,她发觉似乎有些不对劲,感觉体内升起一股火热,而男人原本替她按摩的大掌,此时变成了在她身上游走。

    她迅速睁开眼,刚转过头,就看到某个男人欺身压上她……

    “唐聿城……”安小兔还是保持趴着的姿势不变,警告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有异物侵入体内,她当下闷哼了一声,“啊你……”

    这个混蛋,竟然趁她不备,从背后偷袭……

    于是乎,领证那么久以来。

    唐二爷终于用了第二种姿势,将小妻子又疼爱了一番。

    这一番折腾完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万家灯光通明时刻了。

    安小兔一天没吃东西,又被这个能力强悍的男人折腾了一天,觉得特别郁闷。

    于是咬着被子,露出半颗小脑袋,嘤嘤嘤地低声哭泣着,控诉道,“唐聿城,你一回来就知道把我拐到床上折腾我,你肯定不是喜欢我这个人,只是喜欢我的身体……呜呜……”

    唐聿城脸色有些阴郁,英俊了脸庞紧绷着,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

    喜欢她这个人跟喜欢她的身体有什么不一样吗?

    因为喜欢她,才会和一直想要和她做那种事。

    网上不是说——夫妻之间没有什么矛盾或者问题是做一次||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做两次,或者再多做几次。

    可是……

    情商负数的唐二爷非常纠结,他和小兔都做了好多次了,她还是生他的气。

    安小兔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声音,便转过身,眼眶红红瞪着他,“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你果然只是喜欢我的身体。”

    “……”唐聿城抿了抿唇,又沉吟了片刻,将她搂入怀里,边替她擦着眼泪,边严肃保证说道,“别哭了,我只喜欢你,以后我不碰你了,不生气好不好,嗯?”

    既然她觉得喜欢她这个人跟喜欢她的身体意义是不一样的,既然她不喜欢自己对她做亲密的事,那他以后忍着不做就好了。

    这样她就不会不开心了。

    安小兔猛地一愣,一股酸楚涌上心头,眼泪不停地掉。

    她不是这么情绪化的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底有一股闷气在心底郁结着,于是就忍不住对他使小性子,忍不住故意刁难他。

    她矫情得都不像自己了。

    唐聿城见她哭得更加厉害,一时乱了手脚,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在心底懊悔,听信网上的谗言折腾了她一天,娇弱的她肯定累坏了。

    半晌之后,她抽泣着开口追问道,“你告诉我,你这阵子干什么去了?”

    她想,或许她心底是介意司空琉衣那番话的。

    “我说了你是不是就不生气了?”唐聿城沉思着问道。

    “看情况。”她眨了眨经泪水冲刷的柔亮清澈眼睛,一副‘看你表现如何,再做定夺’的模样。

    这个小行为落在他眼里,显得格外的楚楚可怜,恨不得将整个世界都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