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60章 小兔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聿城因她的话,陷入了沉默。

    半晌之后:

    他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冷冷说道,“这份机密资料,如果你愿意交给我,我就收;但我也不会白白拿,我想你查到这份资料也废了很大的财力,我估价之后,会将钱打到你账户上。”

    人情债最难还。

    他向来最不喜欢欠的就是人情。

    如果司空琉衣不接受这个提议,那他不会接受这份资料,即使再珍贵。

    司空琉衣咬了咬唇,沉思了片刻之后,“城哥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没意见。”

    “告辞。”唐聿城拿着资料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司空琉衣盯着那扇开了又关的门,眸底闪过一抹幽怨,喃喃自语说道,“城哥哥对我还真是够冷漠无情呢。”

    她憎恨安小兔那个女人,什么都帮不上城哥哥,却能得到城哥哥的厚爱与宠溺。

    不过……司空琉衣想起某件事,唇边带起一抹期待的笑容。

    即使她不出手阻止,城哥哥和安小兔的婚礼,注定也是不能如期举行的……

    星期一

    安小兔去学校上班,下午,来到班上时,听到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消息——

    唐斯修退学了。

    从不听旷课,到请长期病假,到现在演变成了退学。

    下课后,安小兔迫不及待打电话给唐聿城,想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猜想他在忙,于是只能发短信给他,问关于唐斯修退学的事。

    一直到下班,都没看到唐聿城的回复。

    安小兔心急如焚,直接给凌霜说了个地址,让她送自己去目的地。

    寸土寸金的富豪别墅区。

    安小兔站在一栋奢华气派的法式别墅前,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来开门的是钟管家,立刻就认出了安小兔的身份,将惊讶压在心底,恭敬问候道,“二少夫人,请进,请问有什么事么?”

    “您好!我想问一下唐斯修在家吗?”安小兔唇边带着礼貌客气的淡淡笑意问道。

    “在的,二少爷在画室,二少夫人请跟我来。”钟管家赶忙回答,然后转身为安小兔引路。

    安小兔还是第一次踏进唐斯修的家,知道唐斯修的父母离世后,他就一个人住,几年前,他才十二三岁吧。

    打量着偌大的豪华别墅,所见之处,都是名贵的古董、名画,奢侈到极致,可是这栋别墅却没有任何家的温馨感,反而到处透着的清冷无人气,更像是一个古董名器收藏馆。

    莫名地,心情有些压抑。

    管家站在画室外,敲了敲门,恭敬说道,“斯修少爷,二少夫人来了,说有事找你。”

    莫约等了半分钟。

    画室的门才从里面打开,唐斯修神色自若挥退了管家,然后转身走回画室里。

    “小兔老师找我有什么事?”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温柔缱绻,并没有因为之前的种种而有半点儿不自在。

    安小兔迟疑地站在画室门口,因为有过之前的经历,她对唐斯修仍心存惧意,不敢轻易和他独处在一个空间里。

    >

    放眼望去,空间足足有两三百平的偌大画室,摆满了画架,每一个画架上都盖着一块金色暗纹的绸布,看起来极为神秘,仿佛每个画架上都有什么秘密似的。

    唐斯修见她走神,又喊了一声,“小兔老师?”

    安小兔赶忙回过神来,一时忘了自己来找他的目的,茫然问道,“什、什么事?”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小兔老师才对。”唐斯修声音温软,轻笑一下,又问了一次,“我问,小兔老师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哦。”安小兔这才想起来,“唐斯修,我听说你退学了?为什么?”

    “原来是为了这个啊。”唐斯修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用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道,“反正这个学期快结束了,下学期就要出国了,与其待在学校,还不如退了学,回来做些有意义的事。”

    他的话让安小兔拧起了眉,“做事要有始有终,还有半个多约就放假了,为什么不坚持一下?就算下个学期要出国留学,起码也在这个学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这个句号圆不圆满都无所谓,毕竟那件事很重要,即使倾尽所有我也在所不惜。”

    唐斯修依然是事不关己的从容态度,温润的眸子闪过一丝向往和期待。

    “什么事这么重要?能让你荒废学业也要去做。”安小兔有些好奇问道。

    他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小兔老师今天来,如果是想劝我回学校的话,那就不用了。”

    他对那件事可是孤注一掷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因此,即使是他心爱的小兔老师,也不能说。

    安小兔想说些什么,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靠近窗边的一个画架的金色暗纹绸布被卷起,飘落在地上。

    这一幕令人始料未及,唐斯修甚至没来得及阻止,画架上的画已经落入了安小兔的眼底……

    唐斯修在画她。

    他的画画技术极为精湛,把她画得比真人还要美上三分,灵气动人,绝美得不真实。

    唐斯修见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没有再加以掩饰,从容将飘落在地上的布块捡起来,重新盖回去。

    “小兔老师还有什么事吗?如果在我这里待太久,恐怕那个人知道了会不开心吧。”他温和带笑地说道。

    很明显的逐客令,安小兔不会听不出来。

    她扫了眼画室里的其他画架,粗略估计有四五十个画架吧,那些遮起来的画,也是她么?

    虽然很想不顾一切解开那块神秘的面纱,可最终还是忍住了。

    很想否认,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跟她说,所有的画,画的都是她。

    想了想,她还是问了,“唐斯修,你为什么要画我?”

    “小兔老师,再见。”唐姒组背对着她,再一次下逐客令,语气多了份疏远。

    “打扰了。”安小兔说了句,便转身离开了。

    到底对她的感情有多强烈,多偏执?才会在画室里摆满他自己亲手画的话?

    此行非但没有问道唐斯修退学的原因,还发现了他心底的秘密,而这个秘密让安小兔心脏狂跳,心生一股恐慌不安。

    仿佛有什么事正在不受控制的悄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