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18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1)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不!唐二爷,求你网开一面,放过娉婷一次。”一直不说话的薛碧蓉突然开口求情了。

    她不能坐视不管。

    如果唐家真的走法律程序,再暗中动些手脚,那娉婷的这一生基本算毁了。

    见唐聿城英俊的脸庞尽是冰冷,毫不理会自己,她又急忙转向安小兔,恳求道,“小兔,二婶知道娉婷是做得不对,但是如果走法律程序,你堂姐的一生就毁了;况且你现在也没发生什么事,对吧;二婶求你放过她一回好不好?就当是二婶求你了,好吗?”

    唐聿城听到她那句‘况且你现在也没发生什么事’,顿时觉得一股怒火在胸臆间燃烧,脸色变得越加阴沉。

    薛碧蓉是觉得小兔能安然无恙,太可惜了吗?

    “安夫人,请问小兔凭什么原谅她?你觉得令千金一句‘跟小兔开玩笑的’,就能消弭她对小兔的伤害吗?如果昨晚她没能脱身呢?说不定小兔今天就身败名裂了;开玩笑?令千金会毫不留情打小兔一耳光也是开玩笑?”他每说一句话,声音就变得越加冰沉,那森冷的语气,仿佛来自地狱般。

    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了他的妻子后,还妄想能全身而退。

    他还是第一次见有人做错事了,还能说出如此无耻的话来。

    “二爷,娉婷今天做出这种事也是我教女无方,请你给我个教育她的机会,不要走法律程序。”薛碧蓉哭着忍辱哀求道。

    她并不责备娉婷昨晚做的事,只是后悔没有叮嘱娉婷再多找几个男人。

    那样安小兔就无法脱身,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了。

    “你确定不走法律程序?”唐聿城冷嗤一下,完美薄唇弯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深幽残暴的眸光扫过安娉婷。

    安娉婷被他这一看,只觉得喉咙一阵发紧,一阵刺骨寒意打脚底升起。

    唐二爷那目光,仿佛就像把她扔进蛇窟中,让她产生一种葬身千万条毒蛇腹中的错觉。

    他看向薛碧蓉,声音很轻却狠戾询问道,“要不,我也同样找五个男人,不管她能否脱身,这事过后就一笔勾销,怎样?”

    薛碧蓉吓得脸色一白,算是亲眼见识到唐二爷暴戾的一面了。

    而安娉婷光是想象自己被五个男人凌辱的画面,就吓得摇摇欲坠,几乎要昏过去。

    唐聿城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大叠东西,摔在身前的茶案上。

    “相信安老先生看过这些证据后,会感激我走法律程序,而不是我一怒之下将安氏集团乃至整个安家拉下水。”

    这些证据是来安家之前,特意绕到kr·c国际,从唐墨擎夜那里拿的。

    站在安老身边的陈威迟疑地看了主子一眼,然后上前两步,将桌上的东西整理整齐,递到安老手里。

    安老看着那些证据,那些照片将昨晚安小兔差点被欺负的过程都记录了下来,昨晚发生的情景画面也还原了出来。

    他越往后看,脸色从凝重到阴沉、震怒、最终恢复平静,沉默着一言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不发。

    娉婷是他的孙女,可小兔也是他的孙女,他对小兔一家本来就愧欠很深。

    此时若还盲目护着娉婷,小兔一家绝对会恨他的,唐家说不定也会为此对付安家……

    权衡利弊之后。

    半晌:

    安老缓缓开口命令道,“那份股份转让协议呢?拿出来。”

    安娉婷和薛碧蓉两人皆是一愣,心升一股不详的预感,默契的缄口不言。

    “我让你们把那份协议拿出来。”安老声音沉了下来,极具威严说道,“安氏集团是我一手创立的,虽然我退位了,但安氏的股份我还是有权利做主的,股份我要给谁,容得了你们插手阻挠?立刻给我拿来。”

    薛碧蓉心底暗惊一下,遂站了起来,“爸,你等等,我去拿来给你。”

    虽然很不甘心,可是还是走上楼去拿协议了。

    几分钟后,她拿着协议回到客厅,交到安老手里。

    安老花了些时间看完协议后,脸色沉冷地当着众人的面把协议给撕了。

    末了,将撕碎的协议纸屑交给陈威,让他拿去烧掉。

    “那些股份,我既然说了要给小兔,这话就绝不会收回,下周星期一我会让皓辉着手把股份过到小兔名下。”安老脸色严肃,语气认真宣布道。

    “这些股份安老先生若执意要给,那我也不会阻止,但我不会和小兔离婚的。”唐聿城声音锵锵有力说道,握着安小兔冰凉的小手,“小兔昨晚的事,我并没有让岳父他们知道。”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先前听说安老先生打算让岳父岳母搬回安家,我想说劝您还是放弃这个念头,我们唐家也曾提过要帮他们改善生活,但是他们对现状很满意,说现在已经很幸福了;我也知道安老先生这么做为了什么,但若是不想我岳父继续恨您,还请您不要强迫他回到这个会揭开他一生伤疤的安家。”

    安老浑身一震,浑浊的眸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对于唐聿城没有告诉大儿子昨晚的事,他心存感激。

    “二爷,现在已经把股份还给小兔了,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薛碧蓉抓紧时机急忙问道。

    唐聿城脸色一冷,沉声说道,“安夫人!股份要不要给小兔,跟我要不要追究责任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告辞。”

    说完,他拉着安小兔站起身,就要朝门口走去。

    “二爷,且慢!”安皓辉喊了一声,从门口快步走进大厅。

    唐聿城紧抿着薄唇,面无表情,眸光冰冷而深沉莫测看了他一眼,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他没说话,等待安皓辉开口。

    “小兔昨晚遭遇的那些事,二爷要追究也情有可原,不过我请二爷绕过我女儿一次;当然,我是商人,我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会让你吃亏了。”安皓辉语气不亢不卑地谈判,“只要二爷不追究娉婷法律责任,我愿意将娉婷名下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补偿给到小兔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