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15章 要真出了事,二少估计要血洗安家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娉婷,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也知道让你受委屈了。”薛碧蓉拉着女儿的手,给她分析道理,“但是,你试想如果唐二爷知道这件事了,与其等他找上门问罪,后果不可挽回;不如我们亲自上门道歉,能减轻后果;加上你是安小兔的堂姐,我是她二婶,只要说些动听的话,就不会有什么事的了。”

    反正现在股份转让协议已经拿到了,做大事的要能屈能伸,去道个歉而已。

    况且,若是让老爷子知道她们逼小兔签股份转让协议的事,那肯定免得不了一顿责罚。

    安娉婷仔细权衡利弊之后,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

    想起在饭店包厢安小兔那倔强而愤怒的眼神,如果等唐二爷亲自找上门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她还没扳倒安小兔,不能轻易被击倒。

    “妈,我跟你去。”她妥协道。

    “这就对了,妈知道你是个会说话的人,等会儿到唐家后,见到安小兔和唐二爷他们,尽量说些让人心软的话,知道吗?”薛碧蓉叮嘱道。

    “嗯。”

    安娉婷点了点头,指甲用力掐进掌心里,强行压下心底的愤恨不甘,跟着薛碧蓉赶去唐家……

    ……

    唐聿城在高级病房的盥洗室简单洗漱一番走出浴室,听到手机在响,拿起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

    他迟疑一秒,接起,“妈?”

    “二少,是不是小兔出什么事了?她怎样了?你们现在在哪里?”那头,墨采婧紧张焦急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唐聿城俊美冰冷的深邃脸庞神色一沉,眉心拢了起来,墨色摄人眸子掠过一丝阴冷,紧抿着唇。

    这件事他叮嘱了三弟不要惊动家里任何人,就连安父安母那边,他也只是打电话说小兔今晚住他那里,没有告诉他们今晚发生的事,不想让他们受到惊吓。

    “怎么这么问?”他冷淡地问。

    “安夫人刚刚带着她的千金安娉婷登门,安夫人说得知女儿犯了错,立刻带着安小姐来向小兔赔礼道歉的。”墨采婧如实告诉他道。

    心忖:现在都十点多快十一点了,安氏母女连夜登门,这事肯定可大不可小。

    “让她们滚出唐家!”唐聿城冷酷无情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墨采婧看着被儿子挂断的电话,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二少虽然人冷冰冰的,又沉默寡言,但礼仪和修养都是极好的,如今竟然说出‘滚’这个字眼,事情绝对非同小可。

    幸亏老爷子已经睡下了,不然今晚肯定没完。

    转身回了待客大厅,因为不清楚事情的实际情况,墨采婧只是神色淡淡地说道,“安夫人,二少和小兔今晚不回来了,你们有什么事,或者想道歉的,改天再说吧,管家,送客!”

    “唐夫人,请问二爷和小兔什么时候回来?”薛碧蓉情急站了起来,不死心地问。

    没想到唐二爷和安小兔竟然没有会唐家,害她们扑了个空。

    如果等唐二爷找上门,那事情就变得不可挽回了。

    “快过年了,二少在部队里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很忙,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墨采婧语气淡淡疏远说道。

    “唐夫人,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小兔妹妹的,当时脑子一时昏了才会做了一些伤害她的事,我现在感到非常内疚,唐夫人您能告诉我小兔妹妹在哪里吗?我想亲自给她道歉。”安娉婷眼里挂着泪水,嘤嘤地哭道。

    甚至搬出了两人堂姐妹的关系,精致的小脸上尽是愧疚之色,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二少并没有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夜深了,安夫人和令千金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也等二少和小兔回来再说。”墨采婧脸色微冷了几分,再次下了逐客令。

    说完,朝楼上走去了。

    “安夫人安小姐,请慢走。”管家走到两人面前,摆出‘请’的送客姿势。

    在唐家,除了傲娇的老爷子,所有人都将二少夫人捧在手心里,这安家千金竟然敢做出伤害二少夫人的事,实在是令人感到气愤。

    不过身为一个有职业修养的唐家下人,管家并没有让自己的不满情绪表露出来。

    赶人这么明显,薛碧蓉也不好继续在这里僵持着,她压下心底的担忧,站起身,端出优雅礼仪对管家微微鞠了一下,“这么晚还来惊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告辞了。”

    在管家的恭送下,母女俩离开的唐家府邸。

    安氏母女离开后,墨采婧来到了唐墨擎夜的书房。

    “三少,你说,你二嫂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直接开门见山问小儿子,直觉小儿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唐墨擎夜知道安氏母女已经找上门道歉,这事肯定瞒不住了。

    于是只能将沈副官跟他说的,再根据送到他手中的那些证据,把安小兔在饭店遭遇的事给母亲说了一遍。

    听完后,墨采婧简直火冒三丈,怒骂道,“那安氏母女真是蛇蝎心肠,太恶毒了。”

    小兔是安家老爷子的孙女,安老给她股份,其他人有什么权利置喙?要抗议去安老面前抗议。

    安娉婷竟然还歹毒地找了男人想侮辱小兔,想从而毁了她唐家的名声。

    她家二少那身体情况,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那对母女竟然想拆散他们。

    真是、真是气死她了。

    “妈,你别生气,晚睡又生气容易长皱纹;这事二哥会处理的,绝对不会让二嫂嫂受委屈的。”唐墨擎夜安抚说道。

    “你让我别生气,我能不生气吗?我气得都想杀人了。”墨采婧一脸的义愤填膺,怒道,“小兔是你二哥的老婆,要真出了事,你二哥不疯了才怪。”

    在唐家,谁都看得出二少对小兔的特别与重视;小兔要是真被人欺辱了,二少估计要血洗了安家。

    小兔那张白嫩嫩的脸蛋还被安娉婷打了,二少得心疼死了吧。

    “二嫂嫂在医院,没被欺负,倒是那几个想欺负二嫂嫂的男人,被二嫂嫂整治得很惨……”唐墨擎夜将那几个男人的惨状告诉了母亲,然后又道,“妈,你先回房休息。二哥现在在医院陪着二嫂嫂,我们也别打扰他,让他冷静冷静;什么事,等二哥明天回来再说。”

    墨采婧想了想,只能怀着满腔的怒火退出书房,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