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14章 得罪过他的人,都消失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她一个激灵,趁李大佑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衣服上,摸起红酒瓶一挥——

    下一秒,温热的液体喷洒在她的脸上,染红了她的眼,无暇思考,而男人的惨叫声充耳不闻。

    只是凭借求生意识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手里还紧紧攥着红酒瓶跑出了包厢,看着不远处即将要关上的电梯门,她用尽毕生的力气朝电梯冲了过去。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只知道离开这里,她的生活还是天堂,若是被抓到,就会堕入地狱。

    “小兔?”狭隘的电梯内,一道极度震惊的嗓音响起。

    安小兔打了个冷颤,努力眨了眨眼,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是谁的时候,身子已经落入一个温热结实的怀里。

    “不……不要……”刚才在包厢的恐怖经历,让安小兔下意识奋力挣扎着大喊。

    身体反射性抬起手里的红酒瓶,就立即被制止了。

    “是我,聿城。”唐聿城夺走她手里的红酒瓶,语气放柔在她耳边说道,“别怕,小兔是我……”

    抬起大掌擦拭去她脸颊上的血和泪水,深邃冰冷的眼眸掠过一丝阴寒。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安小兔才渐渐拉回了理智,身体却还是忍不住颤抖着。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抬起头视线朦胧看着眼前的男人,眨了一下眼睛,不确定地喊了声,“聿、聿城……?”

    “对,是我,别怕。”唐聿城轻吻一下她苍白的唇瓣,依然抱紧着她,低声哄道,“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音刚落,安小兔浑身颤抖了起来,呼吸急促,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

    唐聿城则安静地等待她开口。

    半晌,她仍然心有余悸,颤颤巍巍说道,“是……是安娉婷她……她找我……”

    话未说完,她就‘哇’的一声放肆大哭了起来。

    “我、我回家刚下地铁,她打电话说之前在医院逼我前协议的事,她态度不好……呜呜说要请我吃饭赔礼道歉,不给我拒绝就挂电话了,然后发了地址给我……我没多想就,就来了……然后包厢里有几个男人……”

    她边大哭说着,狠狠抽噎了一下,停顿了一下,唐聿城听到这里,冰冷的眸子染上一层狠戾肃杀,冷冷喊了句,“沈副官!”

    “是。”沈世钧严肃应完,和另一名一名特种军官踏出了电梯。

    “有我在,不怕,没事了,嗯?”唐聿城低下头,把脸庞贴在她的脸颊,“告诉我,后来呢?”

    安小兔用力咬了一下嘴唇,环在他腰间的双手收紧,哭着断断续续说道,“她说是她同学……吃了饭我要回去了,她就让那些人押着我,逼我把协议签了……呜呜我签了协议,她还是不肯放过我,说她看不得你对我好,想让那几个男人玷污我,还……还说要拍视频发到网上……我没有被他们欺负,我、我我好像……好像杀人了,好多血呜呜呜……聿城,我好像杀……”

    她话未说完,身子一软,陷入了黑暗——

    唐聿城接住她瘫软的身体,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和残余血迹,冰冷的脸庞笼罩着一股杀气,幽深眸底酝酿着一股可怖风暴。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抱着安小兔离开饭店,把昏迷的她放在车上安顿好后,拨了个电话,狠戾说道,“沈副官,收集好证据、以及饭店监控,从那些人嘴里问出了口供,然后通知我三弟来把事情处理干净了,我不希望我的夫人这辈子再看到那几个人。”

    命令下达完,他挂了电话,启动车子扬尘而去。

    医院。

    医生详细谨慎地替安小兔检查后,除了脸上的伤,以及手背有些淤青之外,其他地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昏迷是因为惊吓过度导致的。

    唐聿城坐在床边,给昏迷的安小兔冰敷着红肿的脸颊。

    想到这张瓷白柔嫩,总是挂着清纯灿烂笑容的小脸竟被人伤害了,他的身体绷紧,握着裹冰毛巾的大掌收紧,全身迸射着浓烈杀气……

    替安小兔冰敷过了,又涂了药后,唐聿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三弟,给我从暗鬼门安排个人过来保护你二嫂嫂。”

    ********

    安娉婷拿着协议惊慌匆忙回到家,把薛碧蓉拉进自己的房间。

    “妈,你快想想办法,我今晚逼安小兔签好协议后,让几个男人羞辱她,本以为能让她身败名裂,被唐家所唾弃,可是没想到安小兔那个贱人竟然逃了,她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唐二爷的,妈,你快想想,怎办么?”她抓着薛碧蓉的手臂,慌乱恐惧地问道。

    她今晚已经彻底和安小兔撕破脸了。

    她恨极了,没想到几个男人都拿安小兔那贱人没办法,竟让她给逃了。

    薛碧蓉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凝重了起来,紧拧着眉头,连那份千方百计签好的协议都没心思确认了。

    那唐二爷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以他对安小兔那种宠爱程度,指不定待会儿或者明天就会来道安家,讨要一个‘交代’了。

    “娉婷,你知道安小兔现在人在哪里吗?”薛碧蓉紧声问道。

    “我不知道,我拿到协议后,就下来了。在停车场车上等着那些人把视频拿给我,却没想到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安小兔逃了,后来我想再问清楚些,已经联系不上李大佑他们了,然后我就赶回来了。”安娉婷脸色惨白说道。

    想到那冷酷无情的唐二爷,传言他暗地里手段残暴狠戾,拥有暗势力,得罪过他的人,都消失了,她就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寒颤。

    要是安小兔趁机狠狠告自己一状,那自己必死无疑。

    薛碧蓉沉默半晌,然后一把拉着她的手腕,往外走,“他们可能回唐家了,走,跟妈去唐家,给他们道歉。”

    “妈,为什么要给安小兔那个贱人道歉?我不要。”安娉婷一把甩开母亲的手,生气拒绝道。

    她觉得以前要高傲的自己放下身段去接近安小兔,就已经够委屈了;如今她和安小兔撕破脸面了,现在去道歉的话,安小兔一定会借机狠狠羞辱自己的。

    ————

    嗷嗷嗷~谢谢‘爱七宝’这位宝贝儿打赏一对玉环,感动哭嘤嘤嘤,大爱么么哒。

    (*  ̄3)(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