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我想你陪着我睡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我当时正在开会,手机不随身,手机关机是因为没电了。”他缓缓解释道。

    她泪光闪烁,小手攥着他胸前的衣服,又无比委屈又难受说道,“可是你回部队也没有告诉我一声,害我像个傻子一样跑去唐家庄园咳咳……所有人都知道你回部队,就我不知道,你分明就是想躲着我。”

    唐家所有人都知道他会部队了,而他最亲密的枕边人却一无所知,这种感觉让她难受得无法形容。

    “对不起,是我疏忽,但是我没有躲着你,部队有急事。”他诚恳道歉,又有些不善言辞地解释着。

    “你有,你就是……咳咳咳就是在躲着我。”安小兔一激动就猛地咳嗽,咳得满脸通红,小手握成拳头想捶他,可一想到他之前受的枪伤还未完全痊愈,便忍住了。

    唐聿城把她放在病床上,低头,蜻蜓点水般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瓣。

    安小兔见他竟然当着几个护士医生的面亲吻自己,病白的小脸一红,娇羞又气恼道,“唐聿城你……咳咳你滚出去!”

    “不要激动,乖乖的让医生检查,我在外面等着你。”他交代完,转身走了出去。

    安小兔很想问他有没有还在生气,可是他一直不给自己机会,见他又离开了,只能强忍着心中的迫切让医生替自己检查。

    决定等会儿检查完,就把协议的事告诉他。

    半个多小时后

    医生走到唐聿城面前,恭敬地说道,“二爷,二少夫人本来就重感冒,高烧还未退又受了冷风,引起急性肺炎,需要住院观察几天。”

    “知道了,治疗时不许让我夫人觉得难受。”唐聿城皱着眉头冷冷命令道。

    想到她皱着小脸,神情痛苦的模样,他就觉得心脏纠结成一团了。

    “是,二爷。”医生低着头回答,心忖:生病本来就是件让人难受的事,更何况是急性肺炎还伴随着高烧,二爷却让他在治疗过程中不许让二少夫人感到难受……

    这简直是为难人啊。

    上流圈子盛传碰不得女人的二爷宠妻如命,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踏进病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人儿缓缓睁开眼睛,他低声问道,“怎么了?身体很难受吗?”

    “我有事要跟你说咳咳……”她把手伸出被子外,紧紧抓着他的大掌。

    唐聿城起身去倒了杯温水喂她喝下后,才道,“什么话?”

    在来的路上她就说有事要跟自己说,不过当时看她太难受,就阻止了她开口。

    “你还在因为昨天的事生我气吗?”她忐忑紧张地问。

    母亲说正是因为在乎,才会生气;若不在乎,谁会给自己找气受?又不是吃饱了撑着。

    “不生气了。”他答道。

    得知她一个人深夜跑回唐家,他当时吓得快魂飞魄散了,哪还有心思生她的气。

    “我可以告诉你昨天娉婷老师来找我的事,你以后不许再生我的气了。”她喝了一口温水润喉,便有些急切地说道。

    “如果不想说别勉强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自己,我不会逼你的。”

    唐聿城想通了,不想逼她做违心的事,即使真出了什么事,他亦会护她一世周全。

    “你果然还在生我的气。”安小兔垂着眼眸,神情有些受伤。

    “我没有。”他轻叹一下,她怎么会认为他还在生气?

    “你不肯听我解释,就是还在生气。”她那笼罩着雾气的眸心颤了颤,颤声带着一丝哭腔,大有你要敢承认,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你若是为了安抚我的怒气才不得不违背自己的信念,我不想听,不想你有天会后悔;但如果你是秉着分享的心态告诉我,我想听,你心甘情愿说,我听。”他顿了一下,又道,“我真的不生气了,夫妻哪有隔夜仇,不是吗?”

    “我之前跟你说过,安老先生要给我百分之十五安氏集团股份的事吧?”她看了他一眼,问道。

    “嗯。”他颔首。

    “那时我还不知道安老先生是我爷爷,后来娉婷老师得知安老先生要给我股份,然后她母亲就说那是安家的,警告我别肖想、别碰……我说我不会拿安氏的一分一毫,但是她们不放心,就让我签一份股份转让的协议,协议内容大概是不管以后安老先生给了任何东西我,我都要把这些东西无条件还给他们安家,但不许安老先生知道。”安小兔一口气将协议的始末说完,又喝了口温水滋润干燥的嗓子。

    她那时单纯,并没有想太多,只觉得既然是别人的东西,还给别人也是应该的。

    昨天下午经母亲一分析,便知道安老先生打算给的那股份是不该拿了之后又转手还给安家其他人的。

    这相当于什么都得不到,还欠了对方一个几乎换不了的大人情。

    唐聿城深邃凌厉的眼眸微微一眯,问道,“那份协议你签了没有?”

    他记得昨天正巧碰到安氏母女拿着协议来医院找她,他离开时还没签,不过他离开后就不知道了。

    “没有,你昨天生气地离开后,我怕若是签了你会更生气不肯原谅我,就躲着娉婷老师了。”她清澈水眸眼巴巴望着他,“我都说了,你以后也不会为这事生气了吧?”

    唐聿城有时觉得女人是种思维让人很难以理解的生物。

    他明明不生气了,她为什么还一个劲儿认为他还会为此生气呢。

    “嗯,不气了。”他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冷硬的声音温和了些说道。

    安小兔双手把他的大掌握得紧紧的,苍白的唇勾起一抹释然的笑意。

    “很晚了,你要回部队吗?”她问道。

    “我看着你,睡吧。”

    她的手掌还烫得有些惊人,他怎么放心离开。

    “那你上来一起睡,我想你陪着我睡。”她的身子往旁边挪了挪,给他空出一个位置,这病床很大,足够两个人睡了。

    她打电话给他时,他说还在开会;紧接着又奔波回唐家送她来医院,肯定很累了。

    “嗯。”对于她的邀请,唐聿城并不拒绝。

    从椅子上站起来,动手褪去穿在身上的笔挺霸气军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