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我们去医院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待安小兔回房后,唐墨擎夜拨打了唐聿城的手机,结果却提示用户已关机。

    皱了一下眉头,转而改拨打唐聿城办公室的电话。

    第一次没有人接,他又打了第二次,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听,但却不是唐聿城,是一名部队里的一名副官。

    得知唐聿城因为之前受伤,堆积很多工作,此时还在主持一个长时会议,唐墨擎夜叮嘱那名副官等会议结束了,让唐聿城打个电话给他。

    近凌晨一点

    高级会议厅的门打开,唐聿城和一帮军官领导井然有序从里面走出来。

    副官见状,立刻快步上前,身体笔直敬了个军礼,“报告中将,一个半小时前唐墨先生打电话找你,让你会议结束打个电话给他。”

    “嗯。”唐聿城英俊的脸庞毫无表情,声音冰沉应了声。

    走到保险柜前,输入密码,从里面取出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关机了。

    快步回到办公室,用座机拨了唐墨擎夜的手机。

    “二哥?”电话里传来唐墨擎夜略带睡意的声音,下一秒,他立刻清醒了过来,“二哥,你会议结束了?”

    “嗯,有事?”唐聿城揉了揉疲惫的眉心,寡言而冷漠问道。

    唐墨擎夜想起安小兔深夜来到唐家的事,紧声问,“你和二嫂嫂发生什么事了?”

    “你这么晚打电话找我,是为了八卦我跟你二嫂嫂?”唐聿城声音一冷,不悦地问道。

    “我又不是有病,大半夜不睡觉八卦你和二嫂嫂。”唐墨擎夜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要八卦也是白天。

    又说道,“你回部队的事怎么没跟二嫂嫂说?”

    “有事说重点,没事挂了。”唐聿城不喜欢有人试图窥探自己的婚姻隐私。

    “二嫂嫂可能有些事找你,她一个人快十一点了坐出租车来到唐家庄园,吓我一跳。”唐墨擎夜一副事不关己的语气淡淡说道。

    唐聿城浑身一震,手指用力抓紧听筒。

    那个笨蛋是不是疯了,她不知道她还生着病吗?生病了还到处乱跑。

    她是不是活腻了,居然那么晚一个人坐出租车到那么偏僻的唐家庄园。

    胸臆间燃起一股狂炽怒火,想冲回去狠狠揍一顿她的小屁|股。

    一想到假如她在去唐家的路上遇到什么不测……

    半晌:

    他紧绷着声音冷问,“她怎样了?”

    “不太清楚,我当时让管家请家庭医生过来了,现在应该睡下了吧?”唐墨擎夜毫不关心的态度,耸了耸肩回答道。

    该死的!唐聿城心底咒骂了一句。

    她退烧了吗?他记得中午去看她的时候额头还那么烫。

    她的身体底子不好,又是高烧又是感冒的,稍不注意就会引发肺炎……

    默默调整一下呼吸和情绪,冷道,“不太清楚?你不会帮去看一下她么?”

    “二哥,谢谢你如此信任我。不过,深更半夜的,我一个风流成性,总是绯闻缠身的大男人踏入你和二嫂嫂的房间,要传出去不好听……算了,你别着急,我叫个佣人去照顾二嫂嫂吧。”唐聿城感叹了一下,佯装无奈说道。

    挂电话后,唐聿城迅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速拿起车钥匙,离开办公室。

    没有亲自确认她是否安好,他始终无法安心。

    精良改装的骑士十五世设有可供手机充电,唐聿城一开机看到二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安小兔打的,心底涌起一股复杂酸涩的情绪。

    中午一直回部队就一直忙到现在,完全抽不出空来告诉她自己已经回部队的事……

    回到唐家庄园,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唐聿城直接回了房间。

    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打瞌睡的女佣听到声响,立刻惊醒,迅速站了起来,惊恐地喊了声,“二……二少爷。”

    “出去。”唐聿城冷冷吐了两个字。

    看到躺在床上的人儿秀眉紧蹙,额头布满汗水,眉宇间透着痛苦,小脸浮现着可疑的红晕。

    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抱起她,离开房间。

    安小兔睡得并不安稳,脑袋昏昏沉沉的,半清醒半迷糊状态,感觉身体被移动,鼻尖萦绕着炙热的、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

    她缓缓睁开眼睛,雾气笼罩的眼眸,隐约看到视线上方是一张熟悉的心心念念的英俊深邃轮廓。

    “聿城?”她声音沙哑喊了句,感觉嗓子干燥灼痛得仿佛要冒烟了。

    “嗯,我们去医院。”唐聿城解释道,动作轻柔把她放进车内。

    看着此时正在他怀里,脸色红得有些骇人,气息虚弱的人儿,他的心脏抽痛了一下,这样的她脆弱得仿佛一碰就会碎般。

    “我找你……咳咳,我有事要跟你说,咳咳咳……”安小兔难受地咳嗽了几下,小手无力地攥着他的衣服。

    他看她一说话就咳嗽,便阻止她继续开口,“你别说话。”

    “不行,是很重要……咳咳很重要的事。”她无力地靠着座位,半眯着眼望着他。

    “我现在不想听,你别说话。”唐聿城冷冷拒绝道。

    坐回驾驶座,边开着车,尽量保持车子平稳,时不时分神看她一眼,听她说话就咳嗽,恨不得拿个封口胶封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生病的人情绪特别敏感,特别脆弱,安小兔见他不愿听自己说话,缓缓垂下眼眸,用力咬着唇瓣。

    果然,他还在为昨天中午的事生气。

    稍稍侧过身子,侧背对着他沉默不语。

    四十分钟后,到达医院。

    安小兔径自推开车门,忍着身体的难受感,脚步虚浮走下车。

    唐聿城眉心微蹙一下,快步走到她身边不赞同轻斥道,“谁让你自己下车的。”

    生病了都不安分点。

    “是不是我做什么你都觉得不顺眼?”她的唇瓣颤抖地厉害,声音带着哭腔问。

    他叹了一下,一把将她抱起来,边走进医院边解释道,“你生病了,我担心你站不稳,摔着了。”

    “担心?你不是不理我了吗?还管我干嘛?”安小兔泫然欲泣,又语气不善说道。

    想到他居然不接自己电话,还关机,她就觉得心底特别酸涩难受。

    “我没有不理你。”真不理她,就不会连夜赶回来了。

    “你有,你不接我电话,还关机。”安小兔紧紧咬着嘴唇,他让自己如此惆怅若失,真恨不得要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