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99章 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大口而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因呼吸太急促被抢到而引起一阵咳嗽。

    “还难受么?”唐聿城轻拍着她的背,暗哑的声音带着一丝隐忍问。

    “你……”她娇瞪他一眼,咬了咬红润微肿的唇瓣。

    呜呜~她都不过这个闷骚又腹黑的男人。

    好半晌:

    安小兔才娇怒道,“我又没说要你用这种方法,我只是想听你说喜欢我。”

    “我不擅长甜言蜜语你知道的。”他的大掌覆上她嫣红粉嫩的脸颊,“关于喜欢你这件事,我比较喜欢身体力行去做,而不是嘴上说,你觉得呢?”

    这男人说话真是太流氓了!安小兔心忖。

    “我、我要休息了。”她躺下,用被子蒙住自己爆红的小脸。

    唐聿城拉开她的被子,“不要蒙住自己,空气不流畅,对身体恢复没好处。”

    看着她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他知道她并不是要休息,而是想逃避一些问题。

    “小兔,想必你已经知道安娉婷是你堂姐了吧。”他淡淡地开口。

    安小兔沉思了几秒,轻应了声,“嗯。”

    “有些事我本不想干涉的,不过我刚刚听到一些话,听到她和她母亲说让你签一份什么东西。”他语调优雅缓慢,停顿一下,又道,“你是我的妻子,如果我认为对你不利的事情,我会出手干涉;我想知道她让你签什么东西,或许我能给你一些意见或者建议。”

    安小兔双手抓紧被子的边缘,眼睫颤动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睛望向他。

    “不能说,我答应娉婷老师不能说的。”她左右为难说道。

    “我是你老公,连我也不可以说?”他神情冷峻地问。

    她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

    “安小兔,我只是担心你被人卖了还乐呵呵地替别人数钱,你以为我真那么八卦想窥探你的隐私?”唐聿城突然把话说得有些重,脸庞笼罩着一层寒气,“不过既然你坚持,那我尊重你的决定。反正不管你有什么事,我都会替你善后的,你好好休息吧。”

    他语气冷冰冰说完这句,从椅子上站起来。

    转身,离开了病房。

    安小兔想伸手抓住他,可是他离开得太快太决绝,让她连他的一角衣服都还没触碰到,他就已经离开了。

    她能感觉到他这次非常生气。

    虽然他说话冷冷的,可是从没对她说过重话,可是这次……

    偌大的病房内陷入寂静,背对门口侧躺在病床上,心里阴霾密布,沉甸甸的情绪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药效发挥让她有些困,却始终睡不着。

    不知过了过久。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身体一僵,却没有转过身,而是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躺着。

    “安老师?”

    听到是安娉婷的声音,安小兔心底滑过一抹失落。

    暗暗自嘲一笑:那个男人都被她气走了,怎么可能去而复返。

    不知是不是受唐聿城的话影响,她没有回应安娉婷,而是选择假睡逃避。

    “安老师?你睡着了吗?”安娉婷轻推了推安小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兔,轻声试探喊道。

    “安老师……”安娉婷又推了推她,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些,语气带着一丝隐忍的怒气和不耐烦。

    该死的,真睡得有些么死吗?

    安小兔背对着安娉婷小心翼翼地呼吸,生怕安娉婷察觉她装睡。

    巡逻的护士长见安娉婷不停地推着病床上的病人,还时不时叫唤着,但病人并没有回应她,应该是睡着了。

    于是护士长翻了翻查房表,一对病房号,脸色一正,出言说道:“那位小姐,现在已经过了探病时间,请你不要打扰到唐家二少夫人休息,有事的话请等到规定探病时间再来,可以吗?”

    安娉婷没想到又该死的半途突然冒出个程咬金,一时气得牙痒痒的,双手拳头紧握了握,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气和不甘心。

    见护士长一直盯着自己没有力气,她咬了咬牙,踩着恨天高离开病房。

    向护士长问了下午的探病时间后,她才离开医院。

    安小兔感觉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她不能告诉唐聿城,安娉婷让她签股份转让协议的事。

    另一方面、她担心签了协议,唐聿城以后知道这件事,会对她不谅解,但她又无法直接拒绝安娉婷的要求,因此,她只能躲着安娉婷,尽量拖延签协议的事……

    下午。

    安娉婷再去医院,却没有在病房看到安小兔,找了一会儿,才愤怒地离开了。

    直到下午五点多,安母带晚饭来医院给安小兔,因为跟唐聿城闹着别扭,安小兔没什么胃口。

    看着安母又是收拾餐具,又是给她削水果,安小兔犹豫了下,喊了句,“妈。”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安母略紧张地问。

    “不是,我有些事想跟你说。”安小兔垂着眸子,神情挣扎。

    母亲是过来人,应该能给她意见。

    安母停下手中的事,看着女儿,“什么事?”

    “我……我……”安小兔葱白十指纠结着,低着头,“我跟聿城闹别扭了。”

    正确来说应该是她惹他生气了,她心忖。

    “你惹他生气了?”安母脱口而出猜测道。

    “……”安小兔抿了抿唇。

    果然是亲妈,一针见血。

    “聿城那孩子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不过我看得出来他不会惹你生气的,就算惹你生气也会立刻哄好的,而且,他成熟稳重,一看就不像是会轻易生气的人,你说说,你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惹他生气了?”安母一副胳膊往外拐的架势逼问道。

    安小兔委屈地瘪了瘪嘴,幽幽地看了眼自己母亲。

    “我才没有惹他,是他自己生气的。”

    安母刚想拍她一掌,想到她还生着病,又硬生生忍住了。

    “你还不跟我说实话,想让我怎么帮你?当你|妈我会通天本领,啊?”安母瞪了她一眼,气恼说道。

    “就是有一件比较秘密的事。对方叮嘱我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可是聿城听到了些风声,就来问我,那个人找我想干嘛,我说不能说,他就生气了。”安小兔简单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安母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