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97章 我老婆蠢不蠢与你何干?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我知道了。”薛碧蓉点点头,沉思了下,又说道,“如果安小兔不肯签怎么办?”

    “不肯签也要逼她签。”安皓辉神色掠过一抹阴冷,语气狠绝道。

    他是绝对不会让安邵华一家回安家的,万一回了安家,让安邵华和父亲的误会解开了,知道当年的事其实是他在暗中操控……

    安氏集团是他的,他更不会让安小兔从安氏拿走一分一毫。

    识相的话,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若是不识相,他会让安小兔像当年她哥哥的下场一样!

    ——————

    翌日一早。

    薛碧蓉陪同安娉婷去了r大。

    名贵轿车停在教师办公楼前,穿着雍容华贵的薛碧蓉坐在车上,对已经下了车,站在车外的安娉婷交代道:

    “娉婷,你到了办公室,看安小兔到了没有;如果到了,就立刻让她把协议签了,拿下来给我。”

    “好的,妈!那我先上去了。”安娉婷颔首,对母亲微微鞠了下,便转身朝走进办公大楼。

    到了办公室,没有看到安小兔,安娉婷眉头皱了一下,发了个短信告诉薛碧蓉,让她到附近的茶餐厅坐会儿。

    安娉婷坐在办公椅上,翻了翻安小兔的课程表,第一节课便她的课。

    可是等到第一节课上课铃声响了,依然没看到安小兔的身影。

    猜想安小兔可能直接去教室了,安娉婷起身离开办公室,直接朝安小兔所上课的班级走去,却并没有见到安小兔的身影。

    她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安小兔昨天知道是爷爷孙女的事,今天却没来学校了?

    稳了稳慌乱的心神,她试着拨打安小兔的手机,拨了两次都没人接,直到第三次,才被接通——

    “安老师,请问一下……”

    电话里,安母打断她的话,“你好,我是小兔的母亲。”

    “阿姨,您好,我是安老师的同事,你叫我娉婷老师就可以了,她今天没来学校,我打电话问一下。”安娉婷微怔一下,并没有告诉安母自己的姓氏,以免引起安母的怀疑。

    “哦,原来是小兔的同事啊,她今天发高烧住院了,谢谢娉婷老师关心了。”安母笑了笑道。

    安娉婷换上越加温婉优雅的语气,说道,“阿姨,请问安老师在哪家医院?我等会儿有空去看望她。”

    稍后,从安母那里要到了安小兔的住院地址,安娉婷边迅速将情况告诉了母亲。

    因为协议在安小兔手里,而协议用的又是特殊纸张,薛碧蓉跑了趟安氏集团,让律师再准备一式三份的股份转让的协议。

    等安娉婷上完课,两人才带着协议一起赶往医院。

    刚到病房附近,就差点儿和安母撞上。

    直到安母离开,薛碧蓉在外面把风,让安娉婷先进去试探一下安小兔的态度。

    安小兔刚吃过药,脸色病白躺在床上,听到开门的声响,缓缓睁开眼睛。

    看来人是安娉婷,她声音有些沙哑而虚弱喊了声:“娉婷老师?”

    “安老师,你今天没来学校,我打电话给你,是你母亲接的,听说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安娉婷端起优雅温婉的微笑,将一束娇艳欲滴的百合放到桌上。

    想到安娉婷是自己的堂姐,还如此关心自己,安小兔心中一暖,扬起一抹苍白的微笑。

    “谢谢!”

    “感觉身体怎样?怎么会突然发高烧了?”安娉婷佯装关心道。

    如今安小兔已经和爷爷相认了,生怕一开口问协议的事,会引起她的反感,继而拒绝。

    因此,安娉婷只能先嘘寒问暖一番做铺垫,接着再缓缓引出协议的事。

    “可能是昨晚着凉了吧?烧还没退。”安小兔淡笑了笑,早上母亲没看到自己起床,打算去房间叫自己,才发现发高烧了。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又说道,“对了,因为昨天事情发生的太急,那份协议我还没有签好,放在了学校的办公桌抽屉了,你急要么?急的话要麻烦你去学校取一下,带过来我给你签了。”

    虽然知道自己是安老的孙女,可是她父亲说了,他们是不会回安家的。

    那么,就说明她父亲并不在意安家的财物。

    况且这些年她父亲并没有为安氏集团效力,安老突然说要给这么多股份自己,她觉得拿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会觉得心中有愧、不安的。

    还不如还给他们。

    “我是不急的,本想等你病好了,出院再说;可是我母亲得知我要来看望你,就说顺便把协议带过来……”安娉婷一脸的不好意思说道,“我母亲就在外面,如果你觉得身体可以的话,那我去把协议拿进来。”

    “嗯,那你去把协议拿来,我给你签了。”安小兔不疑有他点了点头。

    安娉婷心中一喜,表面还是一脸愧欠说道,“那我去了,很不好意思安老师还生着病还劳你伤神。”

    “娉婷……老师。”安小兔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喊了声。

    她突然出声,把安娉婷吓得暗心惊肉跳不已。

    她顿住脚步,回过头,挤出一抹优雅微笑问,“安老师,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安小兔摇了摇头,话到舌尖有咽了回去。

    安娉婷离开病房,朝把风的薛碧蓉走去。

    薛碧蓉见她,立刻问道,“娉婷,怎么样了?”

    “安小兔已经同意了。”安娉婷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妈,你把东西给我,我这就拿去给她签。”

    这协议一签,等爷爷宣布把百分之十五股份登记到安小兔名下。

    那么,到时候这份协议一生效了,她就可以功成身退,离开r大了。

    “哼!没想到向心月的女儿这么蠢。”

    薛碧蓉唇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意,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文档袋递给她。

    “我老婆蠢不蠢与你何干?”唐聿城冰眸扫了眼母女俩,冷飕飕丢下这句话,朝安小兔的病房走去。

    安娉婷和薛碧蓉听到这声音,瞬间如遭雷击,僵站在原地。

    这男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们怎么没察觉。

    看着唐聿城已经走远的背影,母女俩才猛地回过神。

    “妈,怎么办?如果唐二爷把刚刚听到的告诉安小兔,安小兔会不会反悔,拒绝签这协议了?”安娉婷慌张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