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93章 我是不是你和爸亲生的?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安小兔眸心颤了颤,稍微拉回了神,依然苍白着脸色问道:

    “妈,我到底是谁?”

    安母吓得赶紧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对比自己的,不解地皱起了眉头,“没发烧啊,怎么净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把她拉到客厅的沙发坐下,倒了杯茶。

    “妈,我是不是你和爸亲生的?”安小兔双手抓着她的手臂,声音颤抖又有些激动问。

    安母被她的话吓得差点儿从沙发上跌下来。

    她瞪了眼女儿,“怎么?你去唐家住了几天,就失忆了?连自己是谁,自己是谁生的都不知道了?”

    “妈。”安小兔大喊了一声,带着哭腔又问了一遍,“我到底是不是你和爸生的?”

    安老说她是他的孙女。

    这种只有在电视上才有的豪门千金流落在外的狗血剧情,被她撞上了?

    以前被父亲揍的时候,她是曾想过自己肯定不是亲生的;说不定是流落在外的豪门千金;或许哪天亲人找来,接她回家,过上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

    可是一旦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却一点儿都没觉得开心,反而觉得很恐慌、不安。

    “你不是我和你爸亲生的,难不成是在臭水沟捡的?还是充话费送的?”安母眉头皱得死死的,盯着她问,“小兔,你遇到什么事了?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她觉得女儿今天怪怪的,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安、安老先生今天找我了……”安小兔有些失神回答道,并没有因为母亲的话而感到心安。

    脑海中有无数个疑问得不到答案,这让她很不安。

    安母眉心一跳,心跳漏了一拍,神色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心里隐约有了个很模糊的答案,不过还是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他说我是……”安小兔情绪一动,抱着她母亲哭道,“妈,我是你和爸生的女儿,不是安老先生的孙女对不对?”

    想到自己可能不是爸***亲生女儿,她只觉得脑子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世界仿佛都要坍塌崩溃了。

    试想,喊了二十几年的爸妈不是自己的爸妈,那是多么可怖的事。

    她绝对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安母呼吸窒了窒,整颗心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随即皱着眉叹了一口气。

    柔声安抚道,“小兔,你是我和你爸生的女儿,如果你不信的话,我们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别哭啊,我把你爸叫回来。”

    之前很多次,老爷子来家里找丈夫商量将女儿接回安家的事,但是丈夫一直保持拒绝态度。

    如今老爷子已经找上小兔了,那么就说明他要带小兔回安家的决心的很坚定的,更是不容阻止的。

    可是他们夫妻俩并不希望女儿回去。

    她拍了拍女儿的背,拿出手机拨了丈夫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正在上班的安父语气轻松问道,“老婆,有什么事?”

    “你现在立刻回来一趟,今天老爷子找上小兔,跟她说了那件事了。”安母语气有些紧急说道。

    “什么?老爷子找她了?”安父愣了愣,随即赶忙说道,“小兔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是不是回到家了?你们在家等着,我现在就回去。”

    “嗯,你别太赶,回来记得注意安全。”

    安母叮嘱完,挂电话后,抽了几张抽纸替女儿擦干眼泪。

    趁着丈夫还没回来,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一遍,“小兔,安老先生都跟你说了什么?”

    安小兔身子颤抖一下,抱着母亲的双手紧了紧,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好一会儿,才挑重点讲,“安老先生以前说过要我回安家,他要我和聿城离婚,说要给我百分之十五的安氏集团股份……然后他今天拿着一份dna鉴定,说我是他的孙女。”

    安母抿了抿唇,这些话,安老爷子之前找丈夫的时候,也提过这样的要求,她知道女儿是他孙女的事,迟早要曝光的。

    可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毫无预兆。

    她和丈夫本来还在想该如何跟女儿委婉地说‘她是安老的孙女’这件事,没想到安老爷子先告诉了女儿。

    “小兔,你先别担心,啊?你是妈跟你爸生的女儿,这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其他事,等你爸回来再说,别乱想,知道吗?”安母放柔了声音说道。

    以她对女儿的了解,再加上女儿刚才赶回来时说的那些话。

    之所以这么惊慌失措,肯定是以为她是安老先生的孙女,继而怀疑自己是不是她和老公亲生的。

    约半个小时后。

    安父火急火燎赶回到家,看到女儿和妻子都在,一时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最后,还是安母给起了个头,“老爷子拿着dna鉴定找了小兔,跟小兔说她是安氏千金的事。”

    “爸……”安小兔沙哑着声音喊了声,“安老先生说的都是真的吗?”

    “比如什么?”安父并不知道老爷子都跟她说了什么,说了那些事。

    “他说我是他孙女的事,是不是真的?我说我不相信,他说可以回来问你们,你们也知道。”安小兔无比忐忑有惊慌说道。

    照这样说来,她父母早就知道了。

    或许上次在电梯门口遇到安老和他的助手,就是来找她父亲说这件事的。

    安父沉吟片刻,才叹了口气回答,“是真的。”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即使怎么躲也躲不掉。

    “……”安小兔身体一震,愣住了。

    是真的……她是安老先生的孙女。

    “可是……可是妈说我是你和妈生的孩子。”她颤抖着说道,“如果我真的是安老先生的孙女,那我岂不是并非爸***孩子了……”

    想到这个可能,她觉得心都要碎掉了。

    二十几年的爸妈不是亲生的。

    安父嘴角莫名抽搐了几下,“你这是什么逻辑?你是那老头的孙女,为什么就不能是我的女儿?”

    女儿读书时,成绩一向都挺优秀的,他以为她只是单纯了些,没想到是单蠢。

    安小兔眨了眨雾湿的眼睛,一脸茫然不解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爸什么意思?

    “爸,你把话说明白些。”

    她抽泣了一下,第一次觉得她父亲说话也能如此深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