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92章 她的身世曝光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中午

    安小兔正在办公室吃着唐聿城帮订的午餐。

    “安老师,上周五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吧?”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安娉婷穿着一件粉色的范思哲米色中长款风衣,步伐优雅款款走了过来,巧笑嫣然轻声问道。

    上周五说的事?安小兔愣了一下,见她手里拿着一个文档袋,才反应过来。

    浅笑回答道,“哦,我没忘。”

    “这是股份转让协议,你先仔细看完再签名就可以了,谢谢安老师呢。”安娉婷温婉感激地笑道,从文档袋里拿出一式三份文件放到她面前。

    “好的,娉婷老师你吃了午饭没?没吃的话,你先去吃饭吧,我吃完着几口饭就看,然后签好名字就交给你。”

    “安老师先从容吃饱了再看也行,不急。”像是想起了什么,安娉婷又说道,“对了安老师,我不想这件事让其他人知道,毕竟,我爷爷莫名把那么多股份给你,别人知道的话,不知会怎么说我们安家。

    “我知道了,娉婷老师放心,我会保密的。”安小兔点头答应道。

    她也觉得安老突然找上她,才见两次面就要给她那么多股份,确实很莫名其妙又奇怪。

    “谢谢,那我先去吃饭了,安老师再见!”

    安娉婷说完,含笑着朝她挥了挥手才离开办公室。

    稍后,安小兔刚吃完午餐就接到唐聿城的电话,很平常的问候和闲聊。

    因为安娉婷的话,她并没有跟他说有关股份的事。

    挂了电话没多久,安老的助手陈威就来到了办公室。

    “安老师,我们老爷子找你。”

    安小兔本能想拒绝,不过想到安娉婷说的话,她忍了下来。

    “好的。”

    她应了声,随手将文档袋放进办公桌的抽屉,上锁。

    才跟陈威离开。

    还是约在校园的咖啡馆包厢。

    安小兔到的时候,桌上已经摆了一壶她喜欢的水果茶,以及一个果盘,一盘精致的点心。

    她坐了下来,直接问道,“安老先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们?”安老瞪了她一眼,又道,“我说安丫头,你未免也太没良心了,我在医院住了那么久,也不见你来看我,要知道,要不是因为你爸,我才不会进医院。”

    “安老先生。”安小兔神色一凝,问道,“您之前一直找我爸有什么事吗?您说您是因为我爸才进医院的,可是我了解我爸,我相信我爸不会轻易乱来的。”

    听安老这么说,她打心底里排斥这样的真相。

    “你是说我骗你?”安老眉心拢了起来,声音微沉问道。

    安小兔摇了摇头,“不,我想问您和我爸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打算追究。”安老摆了下手,说道,“不说这个,我今天找你是为了别的事。”

    “安老先生,您请说。”安小兔端庄地坐正了身子,神色认真。

    她多少猜得到安老想跟她说什么,无非是股份的事。

    安老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沉思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陈威上前一步,替他倒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杯茶,再替安小兔倒了杯水果茶,然后又站回到安老的身旁。

    一股沉默的气氛在包厢内蔓延。

    好半晌后:

    “安丫头,你刚不是问我上次在你家,和你父亲说了什么吗?”安老又突然将话题绕了回来。

    “然后呢?”

    安小兔眉心微蹙,不懂安老到底想表达什么。

    “因为我当时想告诉你一些事,但是你的父亲不允许,一时失手推了我。”安老端起茶杯,边暗暗观察着她的反应。

    她父亲推了安老?安小兔闻言,脸色蓦地一白,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不过她注意到安老话里说的另外一件事。

    她问,“那么,安老先生当时想跟我说什么事?”

    “你的身世,你是我孙女的事。”安老语气很平静吐出了一句话。

    “安老先生在开什么玩笑?”安小兔苍白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并不相信他的话。

    安老侧过头看了下陈威,后者迅速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袋,递到她面前的桌上。

    “这是什么?”她问道。

    “你先拿出来看过再说。”安老示意她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安小兔迟疑了一会儿,沉了下气,才缓缓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是一份证明。

    一份dna鉴定证明。

    她缓缓翻开,很多医学专业术语她并不懂,不过后面一句:y染色体str和常规str,准确率高达99.90%。

    证明是爷孙关系。

    安小兔脑子一片空白,就连碰倒了手边的水果茶,都未察觉。

    “安丫头,你是我的孙女,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百分之十五的安氏集团股份给你的原因。”安老缓缓说道。

    柔亮的眸心惊惧地颤了颤,安小兔张了张唇,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干涩的话,“安老先生,即使你为了要把那些股份塞给我,也用不着使这种手段吧。”

    站在一旁的陈威想替安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回去问你父亲,这事他也知道。”

    知道她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对于她出言不逊的话,安老也就不计较了。

    “这……这不可能……”安小兔喃喃自语着。

    她父亲也知道她是安老孙女的事?

    所以她父亲才会一直阻止她和安老接触?安小兔的脑子一团混乱,怎么理也理不清其中的关联。

    如果她真的是安老的孙女,那么她父亲呢?

    她父亲是谁?

    她是捡来的还是她爸妈亲生的?

    如果她是她爸妈亲生的话,那她父亲就是安老的儿子,可为什么她和父亲不是在安家?

    脑海里无数个问题,安小兔不知自己怎么离开咖啡厅的,她没有回办公室,连假都忘了请,就直接离开学校,打了车回家。

    “小兔?你怎么回来了?”安母开门一看是女儿,注意到她脸色苍白,精神恍惚,立刻把她拉进屋里,摸了摸她的脸紧张地问,“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哪里不舒服,啊?是不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