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90章 闷骚老公居然送她这种礼物(2)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那就是喜欢了。”他微蹙的眉头缓缓舒展。

    “没有不喜欢,但也不是喜欢……就是不喜欢但也不讨厌……算了,不说这个了。”安小兔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理了理思绪才说道,“对了,你怎么会突然送我礼物。”

    “昨天下午给你寄来这种睡衣,你好像很开心,晚上还穿来扑倒我;所以我觉得你是喜欢的,才会要给送你。”唐聿城认真分析道。

    他第一次花了心思送女生礼物,听到她说不喜欢也不讨厌,心底莫名有种淡淡的失落。

    “呃……”安小兔听他提起昨晚自己的疯狂行为,一时羞窘红了脸,脑袋垂得低低的解释道,“你送我礼物我很开心啦,只是这种礼物太让人难以启齿了……你还送那么多。”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他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况且,你不是说要睡服我么?革命尚未长,同志还需努力。”

    “你、你闭嘴,不许再昨晚的事了。”安小兔一把掀开被子,把脑袋蒙起来。

    雅白说不会坑她的,结果把她坑惨了。

    喵的,她的腰到现在还酸疼着呢,两腿间还隐隐作痛……

    “别闷坏自己了。”他扯开被子让她能舒畅呼吸。

    安小兔不得已红着脸又坐了起来,沉思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唇鼓起勇气问:

    “我问你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他坐在床边,面对着她。

    “你先说好你不会生气,我才说。”她先讨一块免死金牌。

    “我不会生气。”他依她的要求回答。

    “唔。”安小兔低着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如果我和司空琉衣……”

    “再说一次,你声音太小,我听不到。”唐聿城皱了皱眉,只听到她说她和司空琉衣,后面的话就听不清了。

    “我说如果我和司空琉衣两个人……”

    唐聿城叹了一口气,认真说道,“小兔,你可以说大声点儿,我保证不会生气的。”

    安小兔又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声音闷闷地说,“我说如果我和司空琉衣两个人站在你面前,她穿着性感撩人的情|趣睡衣,我穿的是很普通的睡衣,你会扑倒哪个?”

    “这是什么问题。”唐聿城眉心拢了起来,不懂她为何会拿她自己跟司空琉衣对比。

    “你快回答就是了。”她郁闷地催促道。

    “我不喜欢她。”他神情严肃回道。

    “你把持得住?”她很是怀疑地问,毕竟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还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司空琉衣身材又比她好。

    他声音沉了下来,隐忍着不悦说道,“小兔,我不懂你为何会问这么荒唐的问题,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喜欢她,也不会碰她,我一辈子只有你就够了,懂吗?”

    “说好不生气的。”她露出一双星辰般柔亮的眼眸看着他,听到这样的回答,心底顿时像抹了蜜般。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很认真地告诉你,我的真心话。”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将揍她翘臀一顿的冲动。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现在在生气,比刚刚我单脚跳出浴室那时还要生气。”安小兔将被子裹得紧紧的,像个蚕蛹。

    &nbs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p;  企图想着如果他等会儿动起手来的话,尽量减轻自己受的皮肉之苦。

    唐聿城站起身,拿了瓶纯净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走回来。

    缓和这语气问,“我现在不生气了。给我说说,你刚刚为什么会提出那种荒唐的问题?”

    “你向我保证,我说了你不能又生气,即使生气也不能动手揍我。”

    “我不会生气,更舍不得揍你。”虽然他很想。

    “雅白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然后我昨晚试探了一下你,结果发现你也是,所以我才会问你,如果两个女子穿着性感睡衣和普通睡衣,你会选哪个……”

    她越说越心虚,越来越小声。

    唐聿城仔细回想了会儿,“你昨晚什么时候试探我了?”

    “你昨晚选了那本封面是性感比基尼女郎的杂志。”她回答道。

    “封面?”他回忆了一下,只说道,“我并没有注意到是什么封面。”

    “骗人,如果你没注意到,怎么会选性感比基尼女郎那本。”安小兔星眸瞠圆瞪着他,他果然不擅长撒谎,这么撇脚的谎言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你等会儿。”

    唐聿城沈着脸说完这句,起身离开了房间。

    安小兔不懂他干嘛突然离去,只能窝在被窝里等他回来,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不到三分钟。

    唐聿城拿着两本杂志回到房间,放到她面前。

    “你昨晚拿的是这两本杂志,对吧?”

    “对,就是这两本。”

    “这本你所说的性感比基尼女郎,是军事杂志;而这本是时装杂志,你觉得我会选哪本?”

    “呃……”安小兔呆滞了几秒,是她误会了?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他并不是视觉动物?

    “说啊,你觉得我会选哪本?嗯?”他声音冰沉了下来。

    “你说好不生气的。”安小兔缩了缩脖子,嘀咕说道。

    “安小兔,你一直觉得我是那么肤浅的男人?”唐聿城觉得自己真的生气了,有种想将她按在腿上,狠狠揍她翘臀一顿的强烈冲动。

    “我……你别生气嘛,我现在知道你不是了,我以后不乱猜了。”安小兔从被窝里爬出来,爬到他身边。

    唐聿城揉了揉眉心,站了起来,“你休息会儿,我去叫佣人把东西放到衣帽间。”

    他需要冷静一下,不愿让怒火殃及她。

    他非常生气!这是安小兔得出的结论。

    看和他离开,她手脚并用溜下床,追了上去,从背后双手抱住他的腰,“你明明说好不生气的,可你还是食言了……对不起嘛,我以后不会了。”

    他紧抿着唇不语。

    安小兔第一次觉得他的沉默很可怕,抱着他双手收紧,放佛一松手他就会离她而去……

    低低的抽泣声,浇灭了他满腔的怒火。

    唐聿城缓缓转过身,叹了一口气,大掌擦去她脸颊的泪水,“不许哭,我不爱看你哭。”

    “那你不许再生我气了。”见他终于看说话,她开始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