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1章 你刚刚对我夫人做什么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司、司空小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屋了。”安小兔稳了稳受惊的小心脏,强作镇定说道。

    司空琉衣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淡笑说道,“怎么会没事,不是让你陪我逛逛后花园吗?”

    看着她犹如受惊的小兔子,司空琉衣眼底闪过一丝恶趣味和阴寒。

    安小兔像被针蛰般挥开她的手,后退了几步,“司空小姐,其实我对唐家庄园的后花园也不熟,只来过两三次,我还是请个佣人来给你当导游吧。”

    “安小姐,你怕我?”司空琉衣笑了,踩着高跟鞋一步步优雅地逼近她,不怀好意笑道,“你可是城哥哥的妻子,若是不够强大,怎么配站在他面前,安小姐觉得是这么个理么?所以你不应该怕我的,即使我可能对你有那种心思。”

    安小兔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若是简单的情敌她不会这样恐惧,可司空琉衣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好诡异,像要把她活吞了般……

    不管那眼神是真的还是装出来的,都足以教人心惊。

    “失陪了,司空小姐。”顾不得是否失礼,她说完便匆匆转身朝屋里走去。

    走了几步,脚踝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安小兔‘啊’地惊叫一声,整个人摔倒在草地上,额头迅速冒了一层冷汗。

    “安小姐,怎么这么不小心?”司空琉衣掩笑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能站起来吗?我扶你起来吧。”

    安小兔看着那只伸到自己面前的玉掌,尤其是手腕上刺目的割痕,背脊掠过一丝寒气,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试着站起来,却发现扭到的右脚完全使不上力。

    “请让我扶你起来吧。现在是冬天,你坐在地上既不雅又会着凉的。”司空琉衣说着,不由安分地抓着她的手臂,一把将她从草地上拉站起来,又娇柔笑道,“安小姐,你手臂真纤细,这手掌柔柔软软的好嫩滑,怎么保养的?还有这腰,不盈一握……你流了好大的汗,我帮你擦擦……”

    “谢谢司空小姐,告辞了。”安小兔打断司空琉衣的话,被她上下其手乱摸一通,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把推开司空琉衣,却不想脚踝传来的剧痛,让她一个站不稳,整个人往后摔倒——

    “啊……”

    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尖叫一声。

    等了几秒,没有预期的疼痛,她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眸底是一张清冷英俊的尊贵脸庞,才发现是他及时出手救了自己。

    “司空小姐,你刚刚对我夫人做什么了?”唐聿城极具占|有欲地将安小兔禁锢在怀里,阴寒着脸庞质问道。

    看着怀里的人儿小脸惨白,他眉头拢了起来,轻柔擦去她脸上的冷汗。

    “城哥哥,我并没有对安小姐做什么,只是让她带我到后花园逛逛,安小姐要回屋时突然摔倒了,我刚扶她起来,她就推开了我,要不是你及时出现,她又要摔跤了。”司空琉衣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又委屈说道。

    “是吗?”唐聿城低头盯着怀里的小女人,面无表情问道。

    安小兔垂着眸子点了点头,一滴汗顺下下巴滴落下来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嗯,我醒来后在走廊遇到司空小姐,她说想到后花园走走,回去时走得太急,扭到脚了。”

    “句句属实?”他不放心地问,英俊的脸庞寒意笼罩。

    毕竟司空琉衣在唐聿城心底是有过前科的,他担心她是不是被威胁才这样说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安小兔瞪了他一眼嘟喃道。

    “抱歉,司空小姐。”唐聿城冷冷说了句,为自己刚刚怀疑她而道歉。

    刚扶安小兔站好,就听到她一声嚎叫,“嗷……痛痛痛……”

    “伤到哪儿了?”他紧张问道。

    “都说扭到脚了。”脚腕传来钻心的痛,安小兔的小脸痛苦地纠结了起来,额头又冒了一层冷汗。

    唐聿城眉头更加紧皱,瞥见她脚踝肿了一圈,还擦破皮,他一把将她抱起来,大步朝屋里走去。

    “安小姐,再见呀!”司空琉衣唇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朝她挥了挥手嗓音甜美说道。

    安小兔闻言,待在唐聿城怀里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察觉怀里人儿的惧意,他沉声问道。

    安小兔摇了摇头,总不能说自己刚刚被司空琉衣调戏了吧?说出来估计也没人信,甚至觉得她想多了。

    “穿平底鞋也能扭到脚,以后走路注意点。”唐聿城语气不善训道,看着她纠结的表情就觉得心脏被针扎了一样。

    “嗯嗯。”

    脚踝传来阵阵剧痛,安小兔胡乱点点头,她基本摸清唐聿城的性子了,不管什么事,反正顺着他的意就是了。

    墨采婧看到儿子抱着安小兔回来,紧张地上前问道,“小兔怎么了?”

    被唐夫人看到自己被唐聿城抱着回来,安小兔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小脸浮起一抹不自在的红。

    “妈,只是不小心扭到脚了,没什么事的。”

    “我带她去医院一趟。”唐聿城语气冷淡对母亲说完,便抱着安小兔穿过大厅,走出府邸。

    “为什么还要去医院那么麻烦?冰敷一下,涂些药就可以了。”安小兔不甚在意说道。

    唐聿城将她放到车上,扣好安全带,沉着脸色说道,“拍片,上药。看有没有扭伤筋骨或者骨裂,若有骨裂现象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发生骨折位移,骨裂一旦变严重,以后会导致骨折畸形……”

    “老公,你知道得真多。”安小兔笑眯了眼嘴上奉承着,心底却汗哒哒。

    似乎什么小事到了他眼里,都能成为人命关天的大事。

    一道切伤他联想到破伤风、截肢、死亡;现在扭到脚,他也能联想到骨裂、骨折畸形……囧。

    唐聿城紧抿着唇,眸光冷幽幽看了她一眼,启动车子离开。

    “司空琉衣在后花园都跟你说了什么?”他嗓音清冷低沉问道,并不认为两人只是单纯地逛后花园而已。

    看她惧怕司空琉衣的神情,就知道其中必有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