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7章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凌晨三四点,唐墨擎夜带着喝醉昏睡的唐聿城回到唐家庄园,除了值夜的保镖,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

    本不想惊动其他人,但最终还是让唐氏夫妇知道了。

    墨采婧肩上披着一件外套,神情焦急又担忧,而唐仲森则一手搂着她的肩膀,眉头皱起,脸色也略显凝重。

    等唐墨擎夜把唐聿城安置好后走出房间,墨采婧才焦急地上前问道,“三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二哥怎么会……”

    儿子在别处有自己的别墅,昨天他送小兔回家一趟,晚上没看到他们回来,就以为儿子是带着小兔回自己的别墅,小俩口去过两人世界了。

    从小到大,二儿子是最成熟稳重、冷静自持,最不用人操心的一个,因为他的工作性质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就算回到家,即使偶尔沾酒也不超过一杯。

    如今却跑到外面喝得酩酊大醉,这在他们看来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教人怎么能不担心。

    “妈,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是酒吧的老板让人通知我,我才知道在那儿喝醉了的。”唐墨擎夜解释道。

    “是不是他跟小兔闹矛盾了?”墨采婧忧心忡忡,又有些自责说道,“会不会是因为前天那汤的事,前天吃午饭的时候二少的脸色就很不好……”

    唐仲森开口打断她的话,安抚说道,“老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别妄下定论;况且昨天他们小两口离开唐家时,还恩恩爱爱的,二少有可能是遇到烦心别的事了,等他醒来再问清楚吧。”

    “可是……”墨采婧沉思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不是跟小兔闹矛盾了,那小兔怎么没跟他在一起。”

    “你现在在这里胡乱猜测也没用,等天亮二少醒了再说。”唐仲森是个比较现实的人,觉得与其在这里乱想徒增烦恼,还不如等当事人醒了再直接问。

    “老三,你留下照顾你二哥。”

    唐仲森说完,便不由安分地搂着自己的妻子回房了。

    让他照顾二哥?被当成佣人使唤的唐墨擎夜在风中一阵凌乱……

    一大清早。

    还在睡梦中的安小兔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瓷白恬静的小脸顿时皱了起来,她郁闷地呻|吟了一声,拍了拍脸颊强迫自己清醒。

    半眯着美眸看着手机显示的陌生号码,随即嗓音轻柔说道,“你好,请问哪位?”

    “早啊,小兔,你猜我是谁?”听着安小兔软糯轻柔的声音,墨采婧觉得心底舒畅了些。

    等不及唐聿城醒来,心急如焚的墨采婧一大清早便直接打电话给安小兔,想从她这儿试探一下口风,看能不能从她这里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呃?……唐夫……妈,早!”安小兔听出是唐夫人的声音,脑子顿时清醒了,她问道,“妈,请问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昨晚没见你跟二少回来,我问二少你怎么没跟他回唐家,他什么也没说,所以我就打电话来问你一下。”墨采婧一顿,又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二少欺负你了?”

    “啊?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他没欺负我。昨天他送我回到家就回去了,说晚上再来接我,后来晚上我没见他来,心想他可能是有事,就住在家里了。”安小兔实话实说,末了又强调一遍,“妈,聿城真的没有欺负我。”

    “你别紧张,妈就是关心一下。”墨采婧想了想,又问,“对了,他昨天送你回家之后,有说去哪里吗?”

    安小兔仔细回想了一下,才回答,“我没问他,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你在家待着啊,等会儿我就让二少去接你来唐家。”墨采婧得知不是小俩口闹矛盾,顿时松了一口气。

    又和安小兔聊了几句,才挂电话。

    下了楼,走到用餐厅,看到唐聿城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墨采婧让管家去吩咐厨房做两份早餐,才问道:“二少,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唐聿城的动作微微一滞,头也不抬冷淡说道,“没事。”

    “没事?你极少沾酒的,如今伤口又未痊愈却去喝醉了,你不是那种会冲动做不理智事情的人。”墨采婧蹙着秀美的眉心,“我们是你的家人,你有什么烦心事或者解决不了的事可以跟我们说,自己跑去喝酒事情就能解决吗?还有,说好晚上就接小兔来唐家,你却一声不吭就把小兔丢在她家了,你让她怎么想的……”

    “……”

    唐聿城听着母亲喋喋不休的叨念,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迅速又优雅解决早餐。

    放下刀叉,站了起来,“我去接小兔。”

    “妈,我想起有些事急着处理,先走了。”唐墨擎夜丢下这句话,拿起餐盘上的三明治迅速消失在用餐厅。

    按照以往的经验,母亲一旦叨念完二哥,接下来就轮到叨念他了,比唐僧念紧箍咒还可怕,所以他还是赶紧消失为好。

    出了府邸,唐墨擎夜追上了唐聿城,咬了一口三明治才问道,“二哥,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唐聿城冷冷抿着唇不语,大步流星朝车库走去。

    “二哥,你是不是因为肾虚的事而烦恼,才跑去买醉的?”见他不说话,唐墨擎夜又不怕死地故意问道。

    “肾虚?”唐聿城冰冷凌厉的眼神扫过他的腰部以及身下,语气森冷危险反问。

    呃?唐墨擎夜背脊冒了冷汗,后退一步,蓦地感觉胯下一紧。

    ‘砰’的一声,唐聿城全身散发着寒气甩上车门,迅速启动车子扬尘而去。

    一个小时后

    安母听到门铃声响走去开门,见是唐聿城,有些惊讶。

    “妈,吃早餐没?”唐聿城将手礼交给她后走进屋里,语气淡淡地问候。

    “吃了吃了。”安母连连笑答道,又关心问,“对了,你身体恢复得怎样了?”

    “很好。”他答道,又对坐在客厅沙发的安父喊了声,“爸。”

    “嗯,小兔在厨房呢,你去看看需不需要帮她打下手。”安父点点头,给两人制造相处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