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6章 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斯修弯起唇角,勾勒出一抹冰冷嘲讽的弧度,低垂的眸子又缓缓抬起,眸底酝酿地狂风暴雨看向他,道,“我不过是让我心爱的小兔老师认清你人面兽心的真面目罢了,但我还没有告诉小兔老师你杀了谁;你猜,如果小兔老师知道你竟连……”

    “住口!”唐聿城嗓音冰沉地打断他的话,眼底掠过一丝复杂情绪,稍瞬即逝又恢复冰寒。

    闭眼深吸一口气,他才冷冷警告道,“如果你再跟你二婶婶乱说些什么,把她牵扯了进来,我会立刻把你送出国,或许你十年内都无法再踏入北斯城一步。”

    “你敢!”唐斯修怒目圆睁,拳头狠狠握紧,杀气迸射。

    “我有这个能力,你可以试试挑战我的底线,看我敢不敢。”

    扼住他的弱点,唐聿城强大的气势瞬间压倒了他,仿佛主宰天下苍生的帝王。

    霸道、冷酷、肃杀!

    唐斯修胸口上下起伏,急促地大口呼吸着,眼里毁天灭地的恨意在肆意汹涌。

    该死的他竟敢用无法再见小兔老师来威胁他。

    “唐聿城,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把小兔老师从你手中夺回来。”他咬着牙恨恨发誓道。

    唐家的男人向来都强悍无比,绝非凡人。

    虽然年龄不及唐聿城,但瞬间爆发的强大气场已及唐聿城的六七分,若再过十年八年,相信足以能和唐聿城抗衡或者更胜。

    “你觉得你杀得了我?”唐聿城冷冷勾起的嘲讽弧度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苦涩与痛苦,又自负而傲慢冷道,“斯修,我等你十年时光,你都未必杀得了我。”

    “不用十年。”唐斯修冷哼一下,无比坚定冰狠道,“八年,我会杀了你,如果你到那时还没杀我的话。”

    他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还无法与这个男人抗衡,但总有一天,他强大得会让他匍匐在自己脚下求饶。

    总有一天,他会向小兔老师揭露他虚伪的面目。

    “我不会杀你,那我就等你八年。”唐聿城看着他的深邃眼眸掠过一丝赞赏,随即又再次冷道,“你想杀我可以,但若再将你二婶婶牵扯进来,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说完,他冷漠转身,走到门口时又停住脚步,“如果你无法让自己变得比我更加强大,那么你永远都无法杀我。”

    这一次,唐聿城全身笼罩着孤傲冷寂气息,头也不回地离开。

    到了楼下,他压低了声音对钟管家冷声吩咐道,“等会儿请医生过来给他看看,不要提到我。”

    “是,二爷。”钟管家颔首恭敬回答道。

    了解二爷的用意,如果让斯修少爷知道医生是二爷吩咐请来的,斯修少爷一定会毫不犹豫拒绝,甚至说不定连以后的定时检查都拒绝了。

    出了云顶豪墅,唐聿城才回头看了下眼前的豪华别墅,坐上车,绝尘而去。

    把车开离云顶豪墅一段路后,唐聿城缓缓将车停在了路边。

    手肘撑在车窗边,他闭眼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半晌后,拿起放在车前台的香烟盒,抽出一根,点燃……

    缓缓吐出的白色烟雾笼罩着英俊深刻的脸庞,朦胧而不真实,白雾掩饰了已经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出现龟裂的伪装面具。

    连抽了三根烟,却依然压不下心底的情绪,他揉了揉眉心,再次启动车子……

    ********

    凌晨半夜

    室内正在上演一支旖旎的春|色之舞,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惊得唐墨擎夜差点儿泄了。

    他低声咒骂了一声,却并没有去管那还在响的手机,很快调整情绪后便把那手机铃声当成音乐伴奏,继续奋力在娇媚的女子身上耕耘。

    而那头打电话的人却孜孜不倦,手机停了又响,反反复复三四次后。

    唐墨擎夜欲||求不满地翻身下床接电话,火大怒吼道,“该死的不管你是谁,你打这通电话最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否则老子废了你。”

    “唐、唐墨总裁。”电话那头的人吓得浑身一抖,颤颤巍巍说道,“是二、二爷在这儿喝醉了,boss让我通、通知您来接二爷回去……”

    “你家boss是不是瞎了,让他去看眼科。”唐墨擎夜怒骂完,不等对方说话,便挂了电话。

    他二哥极少沾酒,更别说会喝醉了。

    刚上了|床,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回,对方学聪明了,率先开口道,“唐、唐墨总裁,我家boss没瞎,你不信的话我发个短信给你。”

    那边一说完便火速挂了电话,生怕被唐墨擎夜的怒火殃及。

    “该死的竟敢挂我电话,除了二哥还没人敢挂我电话。”唐墨擎夜一张盛怒的脸微微扭曲,却并不狰狞,反而妖冶得有些变态。

    话音刚落没多久,听到短信提示声,他点开看了一眼,然后迅速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动作如行云流水,无比流利顺畅。

    如狂风吹过一般消失在房间内。

    半个小时后

    唐墨擎夜凝着脸色问一个在门口等候的酒吧侍应生,“我二哥呢?”

    “二爷在包厢,唐墨总裁您请跟我来。”侍应生战战兢兢说完,快步为他引路。

    穿过酒吧大厅,走过长长的走廊,最终在最尽头的一间包厢门前停下,侍应生替他推开门。

    唐墨擎夜眯了眯眼才适应包厢内昏暗的光线,看到唐聿城安静地靠坐在沙发上,像睡着了般,桌上整齐得摆着数不清的酒瓶。

    他从不曾见过二哥买醉,和二嫂嫂吵架了?不可能,两人的感情好着呢。

    连唯一的可能都排出了,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唐墨擎夜眉心高高皱起,迈开步伐向他走去。

    “二哥。”他站到唐聿城面前喊了声,浓烈的酒气混合着烟味,让他的眉心皱得更高。

    见没有丝毫反应,他深吸一口气,才弯腰将唐聿城横抱起,对侍应生说道,“二爷的账记我名上。”

    “是。”

    侍应生恭敬应着,跟在后面送他离开。

    出了酒吧,将唐聿城放坐上车后,唐墨擎夜坐在驾驶座,边大口喘气边捏着酸痛的手臂。

    待缓过气后,他才开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