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5章 不知节制的男人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翌日中午

    该死的!

    安小兔躺在床|上,蹙起秀眉揉着酸疼不已的腰,暗骂了一句:禽||兽。

    想到昨晚被那兽|性大发的男人不知节制折腾了一整晚,她简直欲哭无泪。

    为什么明明是他出力,最后累的却是自己?

    以前他不会那么凶猛的,呜~要怪只能怪她自作孽煲了那蛊汤给他喝。

    趁着唐聿城不在房间,安小兔扶着腰,拖着发软的两条腿拿了套衣服,慢吞吞地走进浴室。

    往大浴缸开了七八分满的热水,安小兔泡在滴了精油的浴缸里,看着手臂上、大腿上还有身上布满欢|爱后留下的烙印,再一次在心底将唐聿城骂了个遍。

    还好现在是冬天,可以穿衣服盖过,不然她不用出去见人了。

    半个小时后,泡过热水澡的身体虽然还是腰酸腿软,不过已经舒服很多了。

    看到那个男人神采奕奕出现在房间,安小兔脚步一顿,脸颊浮起一抹不自在的红。

    “午餐,让佣人送上来,还是下去吃?”他淡淡问道。

    “我可以下去吃。”她瞪他一眼,咬着牙回道。

    还敢问,都是因为他,才弄得自己只赶得上吃午餐。

    “走吧。”

    他的手臂搂住她的腰,离开房间。

    “我跟你说,要是有人问我怎么那么晚起床的话,你不许乱说,我就说我是因为昨晚玩游戏忘时间了,知道吗?”安小兔手肘碰了一下他腰侧,叮嘱道。

    “……”

    唐聿城眸光扫过她锁骨处若隐若现的吻|痕,沉思一秒,点头。

    奢华的用餐厅

    今天是周六,唐墨擎夜不用去上班,此时笑容玩味儿地打量着唐聿城。

    而墨采婧笑眯着眼打量着安小兔,拉着她的手热情说道,“昨晚突然降温都把我冻醒了,小兔,你昨晚睡还好吧?有没有冻醒?”

    唐墨擎夜在一旁听得嘴角抽搐,母亲的套话的技巧不怎么高明;冻醒?府邸的房间都装了温测设备,会自动调节适合人体的室内温度,怎么可能冻醒。

    “呃?没有。”安小兔不自在地解释道,“因为我昨晚通宵玩游戏了。”

    “哦?二嫂嫂,那游戏肯定很好玩吧?”唐墨擎夜眼尾瞄了瞄自己二哥,一语双关笑问道。

    安小兔并未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只是客气道,“还好。”

    “原来二嫂嫂喜欢玩游戏啊,这爱好太可爱了;正好我们kr·c国际近年也开始涉及电竞行业,最近新研发了一款游戏,不过还没开始公测,过两天我带回来给你玩玩看。”唐墨擎夜眸里闪烁着笑意,一副讨好的语气说道。

    “……”安小兔。

    “可以开饭了。”

    唐聿城冷冷地一开口,冷锐的眸子扫了眼唐墨擎夜,他立刻便安分了。

    话音一落,管家指挥着佣人迅速将精致美味的菜肴呈上餐桌。

    “小兔,你太瘦了,要多吃些肉……”

    “这个对身体好,很补的……”

    “……”

    安小兔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发现唐夫人今天格外热情,饭间不停地给她夹菜,这让她很是受宠若惊,也吃得忐忑。

    最后还是看不下去唐聿城开口了,唐夫人才收敛了许多。

    吃过午饭,唐聿城送安小兔回了趟她家。

    ********

    云顶豪墅

    一辆黑色路虎缓缓在豪墅前一停下,一名身穿黑西裤马甲的中年男人迅速迎了上来。

    “二爷,您怎么来了?”钟管家微微鞠着腰恭敬问道。

    自从先生和夫人离世后,二爷就几乎不来这里了,如今看到他突然出现,钟管家的内心说不吃惊是假的,不过基于职业礼仪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小少爷还在家?”唐聿城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屋里,边冷问道。

    屋里的几名女佣看到他,迅速退了下去。

    “在的,斯修少爷在画室,二爷您稍等,我去请他下……”唐聿城抬起手打钟管家恭敬的回答。

    “不必麻烦,我直接上去。”

    冷冷说完,他直接朝楼上走去。

    站在画室外敲了敲门,约半分钟后,厚重的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

    唐斯修一看到他,原本温润的脸色瞬间冰沉了下来,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抿紧了唇,一言不发地用力把门甩上,唐聿城却动作比他快一步,用脚抵住了门。

    抬脚想进去,唐斯修却抓着门,整个身体挡在门口,身上散发着尖锐的敌意,“你来干嘛?来看我死了没有?”

    “到书房来,有事。”唐聿城冷冷命令完,转身朝书房走去。

    唐斯修冰冷眼眸瞪着他离开的方向,然后‘嘭’的一声巨响,用力把门甩上。

    他有什么资格命令自己?

    愤怒地走到画架前,继续自己未完成的画。

    偌大的画室内,摆了几十个画架,每一个画架上画里的女子却都是同一个人,只是女子身上的服饰不一样。

    这时的唐斯修自己绝对没想到这些自己亲手绘出的女子身上的服装首饰,会在几年后轰动一时,风靡了整个国际时装界,而这些也给他带来了一大笔能与唐聿城抗衡的财富……

    五分钟后

    敲门声再次响起,画室内的唐斯修却并未回应。

    “我不想把门拆了。”唐聿城冰冷而富有威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唐斯修压下胸臆间狂炽的恨意与愤怒,重重地将画具与颜料一放,走过去猛地拉开门,冷冷瞪着他,“唐聿城,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立刻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

    “如果你不介意别人听到,就在这里谈。”他清冷的声音刚落。

    唐斯修已经走出了画室,并把门反锁后,用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踩着愤恨的脚步朝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唐斯修攥紧拳头转身与他对视,不耐烦冷道,“你要说什么赶紧说,说完快滚!”

    “我跟你之间的恩怨,不要将你二婶婶牵扯进来。”唐聿城神情凛冽,声音冰沉而透着一股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强大威慑力。

    他刻意说‘二婶婶’,刻意咬重‘二婶婶’这个词,就是为了提醒唐斯修认清彼此的身份与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