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2章 他是一个杀人犯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不是,吃饭吧。”

    他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便开始面无表情动手喝着她亲手煲的‘补汤’。

    安小兔看着那他仿若饮毒的神情,很明显就是不喜欢这汤的,可还是强迫他自己喝了。

    想到这样,她顿时觉得心底闷闷的,不过她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再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儿埋头吃饭,食不知味。

    吃过饭后唐聿城送她去学校上班,上了车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最终,安小兔闷闷地开口,“我想我以后不煲汤了。”

    看他一副强迫自己喝下她煲的汤,她并不感到开心,心里反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你知道那些汤都用了什么食材吗?”唐聿城目视前方,把车开得很平稳。

    “那些都是妈让人准备好的,很多我都没见过。”她低下头,回答得很没底气。

    他是唐夫人的儿子,总不能是害的他。

    “那想必你也不知道那蛊汤的药效。”他肯定地道。

    “……”安小兔的十指郁闷地纠结着,声音压的低低的说道,“妈说你的伤未痊愈,那汤是补身体的。”

    补身体是很笼统的说法,主要看具体指那方面。

    唐聿城冷笑一下,“嗯,比如壮|阳。”

    什、什么?

    安小兔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壮|阳。”他冷冷吐了两个字。

    壮壮壮|阳?安小兔吓得蓦地瞠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汤是……是壮|阳的?

    被人质疑身为男人的那方面能力,而且当时用餐厅里还有爷爷和爸妈,难怪他的脸色会那么难看。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汤……”她红着脸,无比羞窘说道,“可是你明知道那汤是是……那你怎么还喝?”

    她没想到唐夫人会让她给他煲那种汤,弄得她活像欲|求不满的深闺怨妇。

    “你煲的。”

    安小兔更加羞窘得几乎无地之容,这个男人还真是……像唐夫人所说因为是她煲的,就算是毒药他也会笑着喝完。

    她咬唇说道,“以后我不会乱来了。”

    “嗯。”

    说开了之后,两人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

    送她到了r大,唐聿城说了句下午派司机来接她,便调头回去了。

    安小兔拍了拍发烫的双颊,踩着轻盈优雅的步子办公楼走去。

    “小兔老师。”

    一道年轻温润的嗓音响起,她还没回过神,就被人抓着手臂拉到角落处。

    “唐斯修同学,你怎么……”安小兔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脸庞俊美帅气却掩不住神色憔悴的优雅少年。

    他不是说还要几天才出院的吗?

    唐斯修一双墨眸定定望着她,狠狠咬了下唇,眼眶泛红着说道,“小兔老师明明就会跳舞,还跳得那么好看……亏我还像个笨蛋一样想教你跳舞。”

    看着昨晚她和那个人在舞池里舞步翩翩,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舞姿是那么的优美。

    她还和三叔跳舞了,却不肯和自己。

    安小兔呼吸窒了窒,想来他昨晚是看到她和唐聿城一起跳华尔兹了,自己撇脚的谎言自然也就被戳破了。

    她敛下眼眸,不想去看不愿去探究他眼底蕴含的情绪。

    “唐斯修。”安小兔深吸一口气,语重心长道,“你对我那份心思是不对的,早早断了,对你是最好的。”

    “如果断不了呢,小兔老师。”他苦笑了一下,若真能说断就断,他现在就不会因为她而那么痛苦了。

    看她和别人在一起,比他恨那个人还要痛苦。

    “我听说你和你二叔有些矛盾,如果我不是二叔的妻子,你还会对我那么偏执吗?”她平静问道。

    猜想他之所以那么执着,有部分是为了想报复唐聿城吧。

    唐斯修身体一震,语气突然变得极认真严肃说道,“我对小兔老师的执着感情根本与别人无关。”

    一顿,他冷哼一声,又有些激动,“我跟他之间只是有些矛盾而已?他是这么跟你说的,嗯?小兔老师他根本配不上你,你知不知道他是……他是……”

    “他是什么?”安小兔屏息,直觉突然卡住的话就是他和唐聿城之间误会的关键。

    “小兔老师何不去问他?”唐聿城眸光渐冷,温润如玉不复存在,完美的唇角牵起一抹冷嘲弧度,“不过我想,就算小兔老师去问了,他也不会告诉你实话的,毕竟他给人的形象是那么完美,怎么会让人知道他曾经的致命污点呢。”

    “唐斯修你和他矛盾,你说的这些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安小兔坚定说道。

    在她心目中,即使唐聿城又冰冷、面瘫、又沉默寡言、闷骚、情商低……可他依然是她心目中最优秀的男人。

    “是吗?”唐斯修清沉的眼眸流转着一抹悲伤,望着她缓缓说道,“就算他是一个杀人犯,小兔老师也不在乎吗?”

    杀人犯?

    安小兔瞬间如遭雷击,脑海一片空白。

    一袭寒意袭上心头,她只觉得浑身冰凉,张了张嘴,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他是你二叔,就算你再恨他,也不能这样抹黑他。”

    她相信唐聿城不是那种人。

    她不信唐斯修所说的。

    “那小兔老师猜猜我为什么那么恨他?”唐斯修咬着牙,眼眸一片狰红。

    她就这么信任那个人?

    呵!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该会是怎样的反应?

    “我猜不到,唐家的事也轮不到我插手。”安小兔推开他抓住自己手臂的大掌,“我要回办公室了。”

    “小兔老师。”她脚步莫名一滞,又听到那少年的声音自背后响起,“你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大可去问唐家其他成员,问他是不是一个杀人犯?”

    安小兔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故作镇定地快步朝办公楼走去。

    唐斯修那笃定的语气,那真实的充满恨意的神情……不像是装的。

    他说唐聿城是杀人犯,他说唐家其他成员都知道这事;而唐家其他成员却说唐聿城和他只是有很深的误会。

    到底是怎样的误会,会让唐斯修觉得他是个杀人犯?会那样恨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