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69章 最深情的告白(1)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回到房间,看到某个小女人沉静甜美的睡颜,唐聿城唇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冰冷的眼眸掠过一丝柔情。

    将记事本随手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他迈着优雅沉稳的步伐走进浴室。

    ……

    安小兔醒来时,看到那个尊贵优雅的男人正衣装整齐坐在沙发上,无意间对上他清冷沉寂的眸子,她慌忙移开了视线。

    “早、早安!”被他这样盯着,她低下头略不自在地打招呼,也不知道他这样看着自己看多久了。

    呃……她应该没流口水,睡姿还能看吧?

    “早。”他回道。

    “你起来多久了?”安小兔随便找了个话题。

    她昨晚翻来覆去道很晚才睡着的,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房是,更别说他什么时候起床了。

    见他冷冷抿着唇不语,她又道,“你是在等我么?”

    上次回来,被他折腾了一晚,结果第二天醒来事发现他已经起床,一个人到楼下大厅了,为此她埋怨了他一番。

    “嗯,你去洗漱,我有事跟你说。”他神情极认真说道。

    “哦好的。”安小兔点了点头。

    看他那表情,觉得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要说,一秒也不敢怠慢,飞快下了床,拿了套衣服就朝浴室跑去。

    半个小时后。

    她衣装整齐,形象整洁踏出浴室,在他对面的床边坐了下下。

    深吸一口气才说道,“我准备好了,你有什么事想跟我说的,说吧。”

    “你不用紧张。”他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你昨晚问我是否喜欢你?我承诺今天告诉你答案的。”

    “……”安小兔呼吸一窒,心脏在怦怦跳动。

    他他他……真的要一大早跟她讨论这么刺激的话题吗?

    看他神情认真严肃,完全没有一点儿即将要告白的喜悦或羞怯,她突然有点儿慌乱、紧张、不安……

    唐聿城翻开放在大腿上的黑色记事本,看了几眼后,合上。

    然后抬头对她严肃认真道,“我并不知道喜欢的定义是什么,我在向心理医生咨询过后以及在网上查找的权威情感调查答案,我目前对你的感觉大概有一下几种——”

    “首先,你是第一个我碰了却不会发生过敏反应的女子……”

    “司空小姐是第二个。”她轻声反驳道。

    “不要打断我的话。”他端出在部队时极具威严的严肃态度,接着严谨道,“还有,我当初和你领证,不是为了对你负责或者喜欢上了你,是因为以前我承诺过会娶你……”

    “等等!等等!”安小兔几乎是惊叫出声,心慌地咽了咽唾液,“什么以前?你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她确定自己并没有发生过失忆之类的狗血事故,所以不存在忘记他的可能;而且在遇到他之前,自己根本没有谈过恋爱,也就绝对不可能有所谓的私定终身什么的誓言。

    像唐聿城这么尊贵出色的男人,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深深刻记在心底,如果以前她认识他的话,绝对不可能不记得他的。

    &n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bsp;  那么,唯一的结论就是——

    他认错人了。

    想到是这个可能,她的心脏顿时觉得沉甸甸的,阴云密布,有些闷疼窒息,喘不过气来。

    “我没认错人,你大腿内侧有一个形状像兔子的灰色胎记。”他目光落在她的腿上,语气严肃说道。

    安小兔蓦地合拢双腿,一溜烟爬上了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我非常确定我以前绝对不认识你。”更别说什么要他承诺娶自己的话了。

    “自己忘了的事你自己去想起来。”唐聿城语气有些冰沉,微蹙起眉头,情绪有一丝波动。

    安小兔撇了撇嘴,因为他的话,开始怀疑他们以前是不是真的见过?

    “那你接着说,你是否喜欢我?”

    “娶你是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他一顿,心底组织了一下语言,英俊性感的脸庞清冷严肃继续道,“但你给我的感觉很舒服。拥抱你的时候,就好像一个毛茸茸的玩具揉入心里,带着点儿酥痒又很柔软。”

    “你长得并不倾国倾城,也不艳美四射,高调张扬;稚气未脱又很粉嫩,很青涩;但意外的让我觉得很耐看、舒心。”

    “哦哦,继续。”安小兔红着小脸忙不迭点头,虽然他严肃得吓人的表情让人看着像在例行解说,不过低沉的嗓音很是悦耳动听,让她的心底泛起丝丝甜意。

    虽然他没明确说,不过他是喜欢她的吧?是的吧?是的吧?

    总是被打断,唐聿城低头翻看了下记事本上的笔记,安小兔却突然跳了起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笔记本,粗略扫了一眼。

    怒道,“你、你你竟然拿着剧本……”

    亏她还觉得出现奇迹了,他竟然会说这么多甜言蜜语,原来是照着剧本念的台词。

    唐聿城夺回记事本,蹙起眉头严肃训道,“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我,坐好!”

    安小兔委屈地瘪着嘴,眼眶泛着一层水气,乖乖坐回床上。

    太可恶了!居然还拿着剧本,这么撇脚的谎言她就是听了也不会相信的。

    看她坐好,他才认真解释,“我跟你说过,我没喜欢过人,更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我是否喜欢你?我认为这个答案对你来说很重要,我并不想草率地给你回答,也不容我的答案有任何不谨慎;这是我在网上查阅了喜欢的定义是什么后,从而写下的一些我自己对你的一些特征现象以及感觉。”

    意在告诉她,这份剧本是他自己亲手编写的,并非摘抄别人的劳动成果。

    写下来,告诉她,念给她听。

    “真的?”安小兔眨了眨眼,屏退眼底的湿意。

    仔细盯着他的深邃俊逸的脸庞,才注意到他眼眶下有一层很淡的青黑色,他昨晚离去,是为了弄清‘他是否喜欢自己?’这个问题吗?

    他说他昨晚咨询过心理医生以及在网上查阅,只为了给自己一个严谨负责的答案?

    他昨晚什么时候回房睡的?还是根本没睡?

    唐聿城优雅而利落合上了记事本,口吻极严肃道,“如果你现在心存质疑,那包括后面的话,我觉得还不是时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