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4章 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子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唐聿城从手术室出来,便立刻让院方安排连夜转了院。

    病房门缓缓推开,浅眠的唐聿城蓦地睁开凌厉冰冷双眸,见来人是墨采婧,眸子微眯,被子下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即坦然接受。

    唐斯修知道了他受伤的事,昨晚在医院又闹了那么大动静,唐家会知道也不奇怪。

    “二少,身体感觉怎样了?”墨采婧在床边的椅子坐下,关心地问。

    “不碍事。”他语气寡淡回答,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看不出任何表情。

    原本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昨晚因为伤口迸裂,伤势加重。

    “你受伤的事为什么瞒着我们?”墨采婧生气地质问。

    因为斯修再次进了急救室,她才从江家小子那里得知,原来斯修知道他也住在第一军区医院后,两人发生了口角,最后叔侄两纷纷进了手术室。

    她去逼问院方,才知道儿子昨晚从手术室出来就转了院。

    上次在医院遇到小兔,她还以为是去看斯修的,原来是给儿子带饭,顺便帮斯修带了一份。

    想到有小兔无微不至照顾着他,心底顿时欣慰了不少。

    “他怎样了?”唐聿城冷然问道。

    墨采婧的眼神黯然下来,无奈一叹,“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醒来后就一直没说话。”

    唐聿城眸光闪烁一下,抿唇不语。

    “二少,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妈不想再失去一个儿子了,妈承受不起,知道吗?”墨采婧说道伤感处,眼眶湿润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子还是斯修敬爱崇仰的二叔,他们叔侄不会演变成这种境地。

    “不会的。”唐聿城如是说道。

    他如今有令人魂牵梦萦的牵挂,他承诺过那人儿尽量不让自己在受伤的。

    舍不得她为自己担心落泪。

    “你安心养伤,斯修那边,妈会照顾好他的。”墨采婧宽慰道。

    “嗯。”

    墨采婧又坐了一会儿,叨念了一番。

    唐聿城跟她提了关于婚礼简单举办的事,让她找个时间跟安氏夫妇谈一谈。

    墨采婧知道儿子不喜欢陌生人靠近,因此既并没有聘请特别看护。

    临近中午,他本打算让佣人给他送午餐过来,得知安小兔会帮他准备,于是交代了些事便回去。

    唐聿城吃着安小兔精心准备的营养午餐,每天不带重样的。

    抬起头看着坐在一旁的人儿,“小兔,以后工作日不用给我送饭,我让妈派人送来。”

    “妈知道你受伤的事了?什么时候知道的?”安小兔惊讶地问。

    “应该是因为昨晚的事,她刚来过。”他解释道。

    “那唐斯修怎样了?”

    想起昨晚他在她面前吐血、昏迷倒下的画面,安小兔仍忍不住心惊胆战。

    她猜想唐聿城应该是不想在刺激到他,才连夜转院的。

    “没什么大碍。”

    “聿城,我……”安小兔咬了咬唇,征询他的意见,“我能去看一下他么?”

    &nbsp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 回想起他卑微又心碎的语气问自己,‘你特地来看他,也不肯顺路来看我一眼,是吗?’,她就忍不住有些心疼。

    唐聿城沉默了几秒,想起不久前母亲的话。

    “去吧。”他一顿,又补充了句,“别提到我。”

    ********

    踏进第一军区医院,远远的,就看到唐斯修的病房外站着一名护士和医生,两人面露难色。

    安小兔认出那是唐斯修的主治医生,加快步子走上前,“傅医生,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安小姐。”傅医生喊了声,摇了摇头无奈说道,“是唐小少爷吃药和检查时间到了,不过他却把自己反锁在病房里,不肯开门。”

    唐斯修的任性让安小兔蹙起洁白眉心,抬手敲了敲门。

    不到几秒,‘嘭’的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摔在厚重的门上,吓得安小兔后退了一步。

    因为高级病房的隔音非常好,医院又不能大声吵闹,安小兔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唐斯修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她又不死心再打第二次。

    “小兔老师。”

    如冲破结冰湖面的惊喜声音传入耳膜,安小兔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说道,“我刚刚看你病房的门反锁着,以为你午休了,就回去……”

    话未说完,厚重的病房门蓦地打开,唐斯修俊逸的脸庞神色焦急,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这样站在那里,赤脚踩着一地的花瓶碎片仍不觉。

    不知所措过后,他压下激动无比的情绪,病白的脸色冰沉了下来,冷冷讥讽道,“那个男人已经不在这间医院了,你还来干嘛?来可怜我?”

    想到那个男人为了不让自己有机会靠近她而连夜转院,他就愤恨不已。

    “特地来看你不行吗?既然不欢迎那我走了。”看他语气那么冲,安小兔一时觉得有些难堪。

    而且这样的唐斯修让她感觉很陌生,还有些可怕。

    “不,别走。”唐斯修伸手扣住她的纤臂,“小兔老师你别生气,我刚刚不是故意那样跟你说话的。”

    她是特地来看他的,不是顺便;这个领悟让他雀跃不已。

    “傅医生说你不肯配合治疗,是吗?”安小兔皱着眉头,端出老师的姿态严肃问道。

    “等傅医生给我检查了,我写份检讨给你好了。”他的眸光熠熠闪烁,勾唇扬起一抹讨好的温润优雅笑容,又道,“别皱眉了,你皱眉很难看。”

    说罢,乖乖地转身朝病床走去。

    “唐小少爷,你的脚受伤了。”傅医生看见地上一小滩血,地板躺着许多碎瓷片,惊恐叫道。

    唐斯修脚步顿住,抬起脚一看,一块两公分多的花瓶碎片几乎全部没入脚底,他不以为意地伸手要将碎瓷片拔出,结果吓得傅医生连忙上前阻止。

    “唐小少爷,不能轻易乱拔。”傅医生回头对随行护士说道,“安排手术。”

    ……

    于是,唐斯修再次被推进手术室,脚底的伤折腾了半个多小时。

    再次回到病房,地板已经被人打扫干净得一尘不染了。

    “唐斯修同学,你不穿鞋的恶习真该改改。”安小兔又端出老师的姿态,一脸的不赞同,语气严肃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