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52章 信不信我掰断了它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我都不选。”安小兔想抽回手,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星眸瞪圆,“唐聿城你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掰断了它。”

    “那就掰断吧。”他说着,抓住她的手伸进内裤里……

    安小兔狠狠倒抽一口冷气,要不是这个男人紧紧扣住自己腰部,她早就吓得跳起来了,被迫握着他巨大的昂扬象征,掌心像被烙铁烫到般炙热不看,内心一片兵荒马乱,不知所措。

    “你……你太可恶了。”她一动不敢动说道。

    “是你点的火。”他压抑着说道,“由你把它浇灭。”

    “可……可是我我……我不会。”安小兔声音颤抖,羞耻得几乎要哭出声来。

    在遇到他之前,她连男人的唇都没吻过,现在却突然让她握着他的致命部位,还要她帮他泄|火。

    太欺负人了。

    “我教你。”他在她耳边低沉说道,温热潮湿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间,像一根羽毛般,惹得她一阵轻颤。

    语罢,他握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或重或轻地滑动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

    安小兔帮他泄完火后,立刻羞愤地跳下床,咬牙切齿冲进盥洗室。

    站在盥洗盆前,安小兔挤了一大堆洗手液在手里,洗去手上那男人专属的腥黏味道。

    洗了好几遍,几乎要搓掉一层皮了,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什么,隐隐还是能闻到一丝淡淡的男性腥味。

    于是耳边又回响着那个男人刚刚指导她时的情|欲话语:‘小兔……慢点儿……用力点……’

    ‘……老婆,我感觉今晚在你手上小死了一回’

    安小兔用力甩了甩头,小脸浮起一股羞怒的燥热,一口白牙几乎咬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想不到平时冷漠寡言的男人,居然会说出那样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来。

    果然很闷骚。

    好一会儿,从盥洗室出来,看到唐聿城已经收拾好自己,半靠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本外国文学名著。

    唐聿城看到她,立刻放下手中的书籍,“过来。”

    “你还想干嘛?”安小兔生气又警惕地问。

    “我现在不会对你怎样。”他看着她酡红的小脸,承诺道。

    安小兔咬了咬唇,小心翼翼走了过去,低下头在病床边的单人沙发坐下。

    “谢谢!”唐聿城淡淡地道,抬手梳理她颊边微乱的秀发。

    “嗯?谢什么?”他的道谢让安小兔有些不解。

    “刚刚的事。”

    他略长薄茧的大掌轻柔摸索着她漂亮的小脸,如顶级丝绸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

    安小兔思索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

    她毫无杀伤力的双眸瞪着他,“不许再提刚刚的事,你以后再让我帮你做那种事,我、我……信不信我真的会废了它。”

    “不会了,除非是你自愿。”他深邃如墨的眸瞳闪过一丝深沉莫测。

    “我才不会。”安小兔不知他哪来的自信,那种事,打死她也不会再做了。

    她又道,“我要回去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嗯,我叫了司机来接你,到家给我发个信息。”倾身,微凉薄唇落在她的脸颊。

    待她离开后,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唐聿城强撑的精神终于垮了下来。

    看着渗血的伤口,他苦笑了一下,叫来主治医生……

    ********

    唐斯修出车祸住院的事,江隽扬和魏君宇是从安小兔口中知道的。

    当天下课后,两人便急匆匆赶到医院来看他。

    “斯修,你该不会是因为知道安老师是你二婶婶,大受打击自杀未遂吧?”病房内,江隽扬目瞪口呆夸张说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唐二爷会突然冒出个妻子,而这人还是唐斯修喜欢的人儿。

    “你再在我面前提‘二婶婶’这三个字,信不信我杀了你。”唐斯修想起之前打电话给安小兔,结果是那个男人接的事,就怒火中烧,温润俊逸的脸庞阴沉得吓人。

    “……”江隽扬。

    “斯修,你该不会还喜欢安老师吧?”魏君宇小心翼翼地问。

    之前不知道还情有可原,可现在安老师是他二叔的妻子,他要跟他二叔抢女人,太大逆不道了。

    “不是喜欢,是我爱她。”唐斯修唇角牵起一抹势在必得的偏执笑意。

    在不知道她是那个男人的之前,他就想得到她,在知道之后,这种念头更加强烈了。

    如春天的野草般,肆意疯狂生长着。

    “可是她已经结婚了。”江隽扬提醒道。

    “然后呢?”唐斯修不以为意,他只知道自己想得到她,也必须得到她。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要是真把安老师给抢了过来,以你二叔的身体状况,以后恐怕很难再娶到妻子了。”魏君宇分析道,“况且,你爷爷奶奶还有你太爷爷,肯定不会谅解的。”

    他不知道唐斯修为什么对安老师那么偏执,甚至不惜和唐家为敌。

    “如果你们俩是想劝我放弃的,那可以滚了。”唐斯修冷哼了一声,不悦说道。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我听说安老师已经和唐二爷领证了,唐二爷是军人,按照r国法律规定,军干部阶级以上的军婚是不能离的。”魏君宇又说道。

    “这个我自有计划。”唐斯修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对了,小兔老师最近在忙什么?”

    他知道她在躲自己。

    “上课下课然后回家吧,安老师的生活一向都比较简单。”准确来说是比较宅。

    唐斯修见问不到什么消息,自己现在无法离开医院,便不再问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江隽扬说出去给他买晚餐。

    ……

    回来时,魏君宇见他只买了两份,问道,“江隽扬,你怎么才买两份?”

    “咦?安老师呢?”江隽扬仔细看了看一圈病房,才解释道,“我出去的时候遇到安老师了,看到她提着东西进医院的,我以为她给斯修带晚餐来的,才没有买斯修的份。”

    “你说你看到小兔老师了?”唐斯修皱起眉头问。

    想到明明同一家医院,她去看望别人,却不愿顺路来看一下自己,他的心瞬间跌落谷底,冰沉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