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46章 叔侄俩都受伤了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进来。”一道冷冽的声音从病房内传出,安小兔推门而入。

    唐斯修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见安小兔走进来,眼底闪过一抹惊喜,轻喊了句,“小兔老师。”

    “你吃过早餐没有?我带了点流质食物来。”安小兔淡笑了下,将紫罗兰花束放在桌上。

    “还没有。”唐斯修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唇角却弯起一抹弧度,温润的脸庞喜悦隐现。

    “怎么会出车祸的?哪里受伤了?”安小兔边盛粥边问道。

    “酒驾。断了两根肋骨而已。”唐斯修心虚低下头,故作轻描淡写回答。

    话音刚落,后脑勺重重挨了一巴掌。

    安小兔怒声骂道,“唐斯修你还不到19岁,学别人喝酒就算了,居然还学别人酒驾,还断了两根肋骨而已?你活腻了是吧?”

    “在得知小兔老师结婚的那一刻,确实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了。”唐斯修垂下黯然眼眸,低柔的语气带着一抹哀伤。

    安小兔一愣,把粥塞到他手里。

    “以后不许再酒驾了,知道吗?”

    “小兔老师。”他喊了句。

    “什么事?”安小兔把花插|进花瓶里,头也不回问道。

    他的眸光像捕捉猎物般紧紧盯住她,语气无比坚定,信誓旦旦说道,“我会把你从他手里抢过来的。”

    ‘磅啷’——

    安小兔的手猛地一抖,花瓶被碰掉在地上。

    她深吸一口气,“唐斯修,我是你二婶婶,请你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

    “不管你是谁,我就是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他能给你的我也可以。”唐斯修攥紧拳头偏执说道。

    安小兔无力一叹,将花瓶碎片扫进垃圾篓,“你吃早餐,我拿垃圾出去扔掉。”

    说完,也不管他答不答应,就提着垃圾袋离开了病房。

    扔完垃圾,安小兔并没有回病房,生怕唐斯修又会说出什么吓死人的话。

    “二少夫人,你来看二爷的?”沈世钧手里提着东西,对安小兔问道。

    “什么?”安小兔猛地抬起头,立刻认出眼前这个身穿休闲服,板寸头,脸庞俊朗的男人是昨天跟唐聿城去r大其中一人,思索了下他的话,她紧张问道,“你你是说唐聿城在这件医院?他受伤还是生病了?”

    沈世钧脸色一僵,深邃如墨的眸子闪过一抹不自在,心喊一声:糟了。

    他不擅长说谎,支支吾吾回答道,“二少夫人,你别问了,反正是不二爷受了枪伤。”

    “我有问你是不是他受枪伤了吗?”安小兔揪住他的病语。

    “我、我……”沈世钧一咬牙豁出去了,坦白道,“二爷是受伤了,他没告诉二少夫人是不想你担心,既然你现在知道了,那你跟我来吧。”

    “他……”安小兔小脸苍白跟在他后面,想到昨晚他匆忙赶回部队,“他怎么受伤的?”

    “这个我无可奉告,你还是等会儿问二爷吧。”沈世钧秉着少说少错的原则,坚决不回答她的问题。

    到了病房门口,他转过头,将一个袋子塞到安小

    一秒记住【酷书包 】,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大家有眼福了哦.

    兔手里,“二少夫人,这是二爷的早餐,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二爷要知道他受伤的事是从自己嘴里泄露出去让二少夫人,一定立刻会毙了他。

    安小兔轻推开病房门,看到唐聿城闭着眼躺在病床上,那俊美如斯、棱角分别的深邃脸庞,此时染上虚弱的病白。

    她呼吸窒了窒,心脏抽痛一下。

    唐聿城听着脚步声并不是沈世钧的,猛地睁开锐利双眼,见是安小兔,眸底闪过一丝惊讶。

    “谁告诉你的。”他语气如常寡淡问道。

    “我在外面碰到你下属,他以为我来看你的,就问了句,我才知道你受伤了。”安小兔眼眶有些泛红,听到他受伤的消息,心底莫名恐慌不安。

    “你来医院看朋友?”

    “是唐斯修出车祸了,也在这间医院。”

    “他情况怎样?”唐聿城声音有些紧绷。

    “据他所说断了两根肋骨而已。”安小兔将病床调高,“你呢?怎么会受伤的,伤到哪里了?”

    “只是军事演习失误。”他抬手擦去她脸颊的泪水,“别太担心,休养些时间就没事了。”

    安小兔一双泪眸狠狠瞪他一眼,有些生气。

    “就算你当时受伤不想让我担心才没告诉我,但至少脱离危险后该跟我说一声,我好歹是你妻子,结果还是从外人口中知道你受伤的消息……你要求我有事一定要告诉你,可是你却瞒着我,这样算什……”

    “我饿了。”他淡淡开口,打断她的喋喋不休。

    安小兔赶忙盛了碗粥,唐聿城刚伸手想接,却被她一瞪,娇怒道,“伤患就该有伤患的样子,坐好别动。”

    安小兔试了下粥的温度,才动手喂他。

    她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军事演习失误受伤的,是昨晚有紧急任务吧;不过部队里的事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过问的。”

    “嗯。”唐聿城想到昨晚的行动,拳头紧握了握,深邃眼眸飞快掠过一抹冰寒恨意,稍瞬即逝。

    他对安小兔叮嘱道,“我受伤的事别告诉斯修。”

    “好的。”

    安小兔想问他和唐斯修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小兔。”

    “嗯,怎么了?”

    唐聿城沉默几秒,“我想跟你商量一下关于我们的婚礼。”

    安小兔听他突然提起,顿时有些手无顿措。

    他继续说道,“唐家本来是打算隆重盛大举办的,不过由于我自身的一些原因,我想我们的婚礼就简单而隆重地举办,只宴请两家的亲友,你同意吗?”

    “我觉得挺好的,隆重盛办的话,到时候邀请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感觉挺不自在的。”她笑笑地说。

    “没能给你一个盛大婚礼,全城直播,会不会觉得遗憾?”

    安小兔猛地摇头,夸张说道,“不不,全城直播,万一有男人看上你,来跟我抢男人怎么办?”

    “砍丈夫桃花,是妻子的责任。”

    吃完早餐,唐聿城打了通电话给父母,告诉他们唐斯修出车祸受伤住院的事。